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婚久不言爱
婚久不言爱 云深无迹
76.60万 字 总点击 8 推荐票 0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郦颜清这辈子最想重来的事就是:第一,那晚没有经过那条小巷;第二,坚持将路家独子送进监狱;第三,她宁可孤独终老也不要嫁入路家豪门;  豪门到底是什么?  郦颜清:围城and炼狱;  郦颜清你呢?天使or魔鬼?  郦颜清:重走老路便是无路可走;

书友评论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郦颜清这辈子最想重来的事就是:第一,那晚没有经过那条小巷;第二,坚持将路家独子送进监狱;第三,她宁可孤独终老也不要嫁入路家豪门;  豪门到底是什么?  郦颜清:围城and炼狱;  郦颜清你呢?天使or魔鬼?  郦颜清:重走老路便是无路可走;
最新章节 :   番外三 你自由了 更新时间 : 2020-04-25 21:08

同类推荐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 : 黍宁

    备注排雷:大长文,我流修真,女主在挨打中成长的血泪奋斗史,非传统修真,非传统修真,非传统修真,非唯境界论,只是修真玄幻背景下写个故事,披皮伪少年漫风,越级打怪是常事,热爱传统修真的原|教|旨|主|义慎入。<br/>小白套路文,小白套路文,小白套路文,作者没格局没野心,只想尽量写个自己心里的故事。<br/>——<br/>穿成白月光替身后,白月光回来了。<br/>乔晚一直都明白,自己是昆山派小师妹穆笑笑的替身,是穆笑笑陨落后,昆山派找到的替代品。<br/>师尊师伯,师兄师姐们爱护她,也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穆笑笑。<br/>不论旁人怎么说她不如穆笑笑勇敢,不如穆笑笑可爱,不如穆笑笑聪颖。<br/>属于乔晚的价值被抹去,乔晚都不在乎。<br/>加倍的努力,是希望不辜负宗门的期盼。<br/>直到有一天,死去的穆笑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昆山派真正的小师妹,穆笑笑回来了,取回了原原本本属于她的一切。<br/>白月光替身,冒牌货乔晚尴尬了,悲愤了,心态崩了,怒而掀桌下山,这替身老子不做了。<br/>过去这么多年里,她一直在为别人而活,如今,乔晚只想为自己,堂堂正正地活一次,并且锤爆那些煞笔的狗头。

  • 你可爱到犯规

    作者 : 蠢萌小尾巴

    莫怼怼和苏皮皮每天都在互撩的路上,真·不要脸和真·皮各种激烈摩擦碰撞。<br/>只要有情侣半价就跟他天下第一好?<br/>明明是男朋友却要地下恋喊他哥哥?<br/>女朋友是真的皮。<br/>莫时凛表示:算了算了,自己宠的。<br/>从小宠到大的小祖宗,还不能从大宠到老吗?

  • 重生小地主

    作者 : 弱颜

    前世,被小三儿暗算,香消玉殒,好不容易有了个重生的机会,醒来一看,小手小脚娃娃脸,竟然穿成了乡村小萝莉?!<br/> 面对善良软弱的包子爹娘和强势JP的亲戚,连蔓儿握紧了小拳头,她要保护亲人不再被欺负,一家人开开心心勤劳致富,过上欢脱幸福的小康生活!

  • 骨生花

    作者 : 浅墨

    最毒的毒药,不过爱人的心;最好的解药,不过情人骨生花。<br/>亲眼见娘亲被昭华公主截掉四肢、做成人彘、折磨致死。<br/>被囚地牢中数年,每隔十日被人抽血一次,用来救昭华公主之女怡宁郡主的命。<br/>她发誓,累累血债,有生之年,定亲手索取,绝不会假手他人!<br/>在地牢之中伴随她多年的母亲遗骨,生出了最毒的曼陀罗花。<br/>枯骨生花之日,他闯入地牢,夺走曼陀罗,顺带掳走了她。<br/>他说:“你身为灵族后人,只有留在我身边,方能保你一世无忧。”<br/>她等着他护她一世无虞,没想到等来的是他另娶。<br/>他大婚那日,她笑颜如花,举杯相贺:“待我嫁得良人,定谢君今日不娶之恩。待我风华绝代,定谢君赠与百般伤痕。”<br/>砸了他的婚礼,毁了他的新房,笑着转身,独自成殇…...<br/>三界六道里飘零之际,遇到了他——<br/>他说:“三界六道,九州八荒,万物皆尘,吾心所系,唯汝一人。唯汝是吾骨中骨,血中血,为寻汝,黄泉碧落,吾往矣。佛挡,杀佛。神阻,诛神!”

  • 我家靳先生已上线

    作者 : 司徒萱雅

    据说,靳先生宠妻入骨,在圈内一直有个惧内的称号…<br/>而有一天,许微然终于爆发“特么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多了你这么个丈夫?!”<br/>听及,靳先生放下锅铲,抬起头仿佛要说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我七岁,你四岁那年,你拉着我非要我当你的新郎,而我当时恰好缺个伴侣,便勉强的答应了你的要求”<br/>而话落,许微然脑海猛然模糊不清的记起当年某次玩过家家,还随手抓了个男童拜堂的那一幕…猝<br/>“太太,有人说她非先生不嫁,怎么处理?”<br/>“哦?先生怎么说”<br/>“…先生说他家太太有暴力倾向,他没那胆子…”<br/>“!!!”<br/>“…喂?先生吗?太太怒火中烧还拿了把刀…”<br/>听及,靳连沅眼露笑意,看着眼前瞪着他的妻子,动了动跪在搓衣板上有些疼的膝盖“嗯,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