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总裁豪门 > 萌宝来袭:妈咪快嫁我爹地
萌宝来袭:妈咪快嫁我爹地 锦羡儿
102.60万 字 总点击 3 推荐票 0

她出于怜悯捡了个小萌宝回家,岂料某日萌宝他爸竟然带着儿子找上门赖上她? 小萌宝:“妈咪,我爹地有颜有值又有财,买老公还赠儿子哦。” 她惊恐:“我和你爹地不太合适。” 不合适?是身还是心? 总裁壁咚式告白:“补充一点,本人不仅颜值高财富多,还有富余的精和力,都留给你。” 她红了脸:“啊,这就不用了吧……” (1V1甜宠,治愈宝宝文)

书友评论
她出于怜悯捡了个小萌宝回家,岂料某日萌宝他爸竟然带着儿子找上门赖上她? 小萌宝:“妈咪,我爹地有颜有值又有财,买老公还赠儿子哦。” 她惊恐:“我和你爹地不太合适。” 不合适?是身还是心? 总裁壁咚式告白:“补充一点,本人不仅颜值高财富多,还有富余的精和力,都留给你。” 她红了脸:“啊,这就不用了吧……” (1V1甜宠,治愈宝宝文)
最新章节 :   大结局:你亦是我的全世界! 更新时间 : 2021-05-23 16:08

作者作品
同类推荐
  • 久等了,唐先生!

    作者 : 妖妖仙儿

    被继母逼迫,她走投无路,和神秘富豪签定协议嫁进豪门。<br/> 婚后三年,富豪老公把她宠上天。<br/> 只除了没有生下继承人。<br/> 豪华别墅里,裴七七气愤地将报纸砸在男人身上:“这上面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唐煜,明明就是你的问题。”<br/> 男人放下报纸,一本正经地赞同小妻子的话:“怎么能乱写呢,你分明属猪!”<br/> “唐!煜!”她气得跳脚!<br/> 男人轻笑:“有没有孩子有什么关系,你就是我的小宝贝。”<br/> 裴七七:这画风,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 豪门婚姻之溺宠娇妻

    作者 : 紫菱衣

    十年前,一场在他的生命意外里,她救了他。。 <br/> 从那以后,她成了他魂牵梦萦的妻子。。 <br/> 但是,再见她时,她的生命里,却断然了只刻下另外一个男人的印记。。 <br/> 她逃,他却死死的不肯放手。。。 <br/> 他手里握着别人所不能拥有的一切。。 <br/> 但是,他却愿意把这一切,只堆到她面前。。 <br/> 他残酷,冷血,却愿意用命来爱她。。

  • 我家夫人又美又凶

    作者 : 雨中彼岸

    【十项全能貌美如花女主vs口是心非深情专一男主】<br/>(1v1甜宠+爽文+男强女强,姐弟恋)<br/>#惊! 南清大学新来了一个顶级颜值校花#<br/>#惊!!校花竟然主动和霍大校草搭讪#<br/>#惊!!!校花把霍大校草按在墙上强吻,校草竟然没有反抗#<br/>自从乐芷凉来了南清大学,南清大学计算机系天天在无形之中撒狗粮!<br/>片段1:<br/>“你好,霍同学,我是乐芷凉,很高兴认识你”乐芷凉纤细白嫩的小手,伸到霍一阳的眼前。<br/>就当众人担心霍大校草会毒舌拒绝时,他,他竟然主动伸出手,握上了,握上了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br/>“你好,乐同学!”<br/>我和我的小伙伴儿们都惊呆了!<br/>片段2:<br/>“霍同学,考虑好了吗?”<br/>乐芷凉把霍一阳堵在了楼梯口的角落里,强势霸道。<br/>霍一阳邪魅一笑“如果我说不呢?乐同学”<br/>乐芷凉伸出手臂,将霍一阳狠狠的按在墙上,悄悄地踮起脚尖,就把唇瓣贴了上去。<br/>哇!!!这是什么神仙操作!<br/>乐芷凉:霍一阳,我希望你可以永远牵住我那只冰凉的手,陪我一起沐浴阳光。

  • 陆少宠妻有点甜

    作者 : 木子笙

    陆汴娶个老婆是脸盲,结婚两年“六亲不认”。陆汴嘲讽脸:“记忆力不行就算了,智商还低于常人。”然而同居一个月后,陆汴发现乔桥很可口……乔桥的腿,乔桥的唇,乔桥的娇软,让他的荷尔蒙迅速燃烧。这种用永不冷却的炽热感,让他死心塌地沦为老婆奴。某日,一群记者将乔桥堵在家门口问她,“你老公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乔桥:“颜高钱多兼内外兼修。”记者:“内外兼修?”乔桥:“就是……就是指勤俭持家生财有道!”陆汴从门内走出来:“是指男女……唔!”乔桥捂嘴拉人:“今天采访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甜死人不偿命极品宠文一枚,男主冷且宠,女主美且甜,基本一路甜到底,顺便虐几个渣。

  • 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

    作者 : 绾妤

    嫁入谌家,许默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姐姐的替身。<br/>所以她主动提出:“两年之内,我给你个孩子,你放我走。”<br/>后来,姐姐回来,她准备“功成身退”,却被男人一把压在了床上:“准备走?孩子呢?”<br/>再后来,许默看着身后的一对可爱龙凤胎,再次准备“功成身退”,却又被男人抓住:“两个不够!”<br/>“谌子言,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老男人!”<br/>“老没关系,好用就行!”<br/>“唔——老禽——唔——兽——”<br/>这场赌局,他算计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只为了诱她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