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魔法方程式

第两百章 祭坛中的“灵”

魔法方程式 妙笔大花生 6586 2021-02-24 03:02

  

  自始至终,马蒂亚斯都没有亲眼看到奥古斯蒂娜的死亡,唯一能够证明这件事发生过的证据,只有他手中缠绕的那一缕细麻绳,那是奥古斯蒂娜随身携带永不离手的乐器的一部分。

如果当时奥古斯蒂娜并没有死,甚至说,在马蒂亚斯的灵魂升华术式中动手脚的就是她,那么一切,似乎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是,还有一点说不通。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刘烨感觉自己还缺少了一部分关键的信息,使得他很难分析出那时的真相。

“呼——”他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欧阳谷和唐茵从宫殿里救出来再说。

他伸手抚了抚密闭的殿门,这扇门足足有五六米高,全部由冰凉的青石制成,上面刻着一圈又一圈的云状纹路。刘烨用魔力稍稍一催,一股奇异的力量瞬间将他的身体笼罩,脑海猛地一震,就好像突然被人当头棒喝,他整个人向后一个踉跄,连续退了好几步。

“这是……”刘烨闭上眼静心感受着空间中残余的魔力波动,发现整座大殿都被这种奇异的力量所笼罩,就好像一个牢不可破的罩子,将其严丝合缝地扣在了里面。

他谨慎地尝试了几次,结果受到的反击一次比一次强烈,他最终确认想要强行突破这层屏障是不太现实的,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方案。

转身望向山下的柯伦古城,刘烨瞳孔微缩,竟然出现了瞬间的惊怔,就在他寻找进入大殿方法的这短短几分钟之内,这座古城居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覆盖着一层白色粉末的地面化成了漆黑的焦土,一丝丝黑烟从地面上散发出来,飘散在灰色的天空中,压抑湿冷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臭味,天上不时有一道道闪电划过,血红色的光芒晕染着阴云,但其中却不时有着五彩的光芒闪烁,一道道如同蛟龙般撕裂天际,转瞬即逝。

他凝望着山下的古城,目光闪烁,心中莫名地感到一阵压抑,似乎有一股哀怨的情绪正在逐渐扩散。

轻轻握了握拳,左手右手同时传来一阵酥麻和疼痛,但比先前要稍微好一些,至少不是完全不能用了。

“这些变化的起点,似乎都是那座祭坛……奇怪,这些焦黑的泥土,好像不是被高温烧烤出来的……”刘烨身子一晃,向着山下疾驰而去。

他的速度很快,眼看着就要来到祭坛边的一根石柱旁,就在这时,忽然他身子一顿,好似流星一般迅速向左一个滑步拉开。

“轰!”

就在他变向的瞬间,一团青紫色的火焰,蓦然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先前所在的位置,这团青紫色的火焰足有一人多高,出现的瞬间便掀起了一阵又一阵滔天的热浪,炽热的气流猛地向四周扩散开来,一下子便冲散了周边地面上冒出的黑烟。

但那些黑烟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好似蠕动的毒蛇一般立刻调转了方向,不再飘上天空,而是齐齐地径直向着祭坛上方悬浮着的那轮血色光球钻了过去。

刹那间,那血红色的光球内涌现出了大量扭曲跳动的黑色细线,那黑色细线迎风便涨,如同一条条令人胆寒的触手,在那不断地无序扰动。

刘烨飞速后退的同时,目中寒芒一闪,十指勾连,身前立刻浮现出了一个冰蓝色的魔法阵,三支冰雪凝聚而成的箭,好似狂风一般呼啸而过,带着凛冽的冰寒之力向着那轮血色光球冲击了过去。

此时,那一根根触手般的黑线立刻缠绕在了一起,立刻形成了一面硕大的盾牌,挡在了前方。

刘烨眸中白色的光芒不断闪烁,就在那三支冰雪飞箭就要与盾牌相撞的瞬间,他的瞳孔里刹那便倒映出了一个耀眼的圆形阵列。

“嗖——”

三支飞箭陡然消失,与此同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盾牌之后传出,盾牌立刻破碎,变回了一条条诡异的黑色触手缩回了那血红色的光球之内,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在那光球上浮现,一缕缕灰白色的烟气从中散出。

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间扩散开来,眼看着那光球就要炸开。刘烨瞳孔微缩,立刻向着傅里叶和雅德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一手一个提住两人的衣襟,拉着他们便向着山上狂奔。

不料,那血色光球并没有就此爆炸,那股狂暴的魔力掀起了一阵短暂的风暴之后便立刻收缩了回去,紧接着,天地变色,一阵诡异的黑光笼罩了整座古祭坛。同时,五道颜色各异的雷霆从阴云密布的天空中劈落,击打在了祭坛外的黑色光罩上,但却没有引起一丝一毫的波动,而是宛如泥牛入海,转眼便被尽数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烨将雅德和傅里叶的身体安置在一处枯木掩映的僻静角落,转身望向山脚下那处正在发生奇异变化的祭坛,面色凝重,目光捉摸不定。

他能够感受到那股哀怨的情绪正在变得越来越浓郁,但他的嘴角却不受控制般地不断向上扬,就好像随时会突然笑出声来一般,诡异得很。

“又悲又喜?”

用力咬了咬嘴唇,刘烨努力控制着心绪的稳定,他冷眼望着山下那座祭坛,笼罩整个祭坛的黑色光芒正逐渐淡去,其中那轮播撒血光的球体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那人影看上去约莫一米六七,一头长发,身材不高不壮,反而有些瘦弱的感觉,似乎是个女子。她全身散发着黑色的烟气,双目紧闭,足尖微微悬空立于地面上方一寸左右的位置,如同一尊飘逸的塑像,就这么静静地浮在祭坛的正中央。

忽然,她睁开了眼睛,那眸子里竟然是漆黑一片,刘烨心跳顿时加速,不禁轻轻吸了一口气。

那人望着刘烨,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这抹微笑让刘烨顿时浑身寒毛倒竖,眼前这人诡异得紧,绝非善类,她的身上更是没有一丝一毫活人的气息,但却洋溢着如渊似海般庞大的魔力波动,恐怕是诗岚和他提过的那种因为魔法而诞生的奇异存在——

“灵”。

这种甚至很难被称作生灵的东西几乎无法被杀死,枯木杖中的“灵”便是如此,就算魔器本体已被折断,刘烨仍然能够感受到其中传来的淡淡的情绪波动,虽然微乎其微,但它仍然还存活着。只要它寄宿的器皿没有被彻底磨灭,“灵”将会永远存活。

刘烨目光微动,立刻做了决断,身子一晃,向着一旁闪烁而去,他必须要将这个“灵”从昏迷的傅里叶身边引开。

那女子右手向前轻轻一挥,顿时刘烨前进方向上的空气一凝,一道数十米长宽的无形墙壁立刻生成,阻挡住了他的去路。

刘烨眸子里白光闪烁,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百米外的一处石屋屋顶之上。

凝神向那名女子的方向看去,他蓦然发现那人竟然也已消失,与此同时,他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悲鸣,脑海中顿时掀起一阵滔天骇浪,他抬手猛地一拍额头,剧痛之下瞬间清醒了过来,可一道夹杂着岩石碎块的高压水流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躲无可躲。

“轰”

速度奇快的水柱带着坚硬的石块冲撞在了刘烨的小腹上,一下子将他顶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地上,他顿时胸口一甜,一口鲜血立刻从口中喷了出来。

“咳,咳咳……”刘烨一落地便翻身爬了起来,这人的术式强度并不高,只造成了肋骨上的一点小伤,但之前和马蒂亚斯作战造成的伤势不断传来一阵又一阵近乎麻木般的痛感,持续刺激着他的神经。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算上在太平洋上赶路的日子,刘烨已经至少两天一夜没有合过眼了,这样接连不断的高强度战斗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荷。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甚至如果不是有着伤势带来的强烈刺痛,他可能早就已经晕厥多时了。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弱很多。”

一个空灵的女声在刘烨的心中响起。

那名塑像般的女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刘烨身前不到一米的位置,她的身体上缠绕着的黑气正在逐渐减少,那股哀怨的情绪似乎也在渐渐隐去。慢慢地,她的脸上多了几分灵动的感觉。

“比你想象中弱吗……”刘烨左脚一蹬,目中寒芒一闪,身体猛然蹿了出去,左臂瞬间覆盖上了一层银色的火焰,一拳直奔那女子的脸颊而去。

“是的,弱很多。”

将要打中的前一刻,女子轻轻抬起了右手,似缓实急,刘烨的身体顿时被重重地弹开了,同时脑海里忽然“嗡”的一声,一股无法言喻的剧痛爆发开来,仿佛他的眉心就要被生生撕裂一般。

“呼——呼……”

刘烨跌落在不远处的房屋废墟里,将一块厚重的石板撞得粉碎这才停了下来,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满脸是血,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伤口,那血是从他的耳鼻和眼眶里渗出来的。

他双目紧闭着,晃晃悠悠地扶着断墙站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连站都站不稳,紧咬着牙关,可却不断地在咳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魔力不断地在他浑身的伤口间流转,止血止痛,可这根本是杯水车薪,他现在的伤,早已经不是可以靠自愈可以解决的程度了。

“你在担心别人,而不是担心你自己的生命吗?”

正望着傅里叶方向的刘烨顿时一怔,眼前这个女子模样的家伙分明是闭着眼睛的,却能够把自己微小的一举一动都看得这么清楚。

“我担心谁不担心谁,不需要你管。”

“我不在乎,我只是觉得很有趣。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有的,自私得可怕,不论什么时候都把自身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甚至不惜害死许许多多无辜的同类。而有些,却又无私得愚蠢,呵,费解。”

“你不是人类?”刘烨一边问一边积蓄着力量,紧闭的双眼之下,一个由五色丝线交织而成的三角渐渐倒映在了他的瞳孔里。

“当然不是,我是高于你们的生命,仅仅凭借你们的知识,是无法完全理解我存在的……”

“正好,我也不想理解。”刘烨睁开了眼睛,一股天威般浩瀚的力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带着隆隆的破空之音,直接落在了那近在咫尺的女子身上。

“砰”

大地震动,一道道龟裂在漆黑的地面上瞬间浮现,令人牙痒痒的咔咔之神渐起,蛛网般的裂纹疯狂的蔓延,几乎是转眼之间,数十米范围内的一切都被强烈的焰浪吞没,就连刘烨自己,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被震飞出去好远。

“还没结束呢。”刘烨轻声念道。

瞳孔立刻浸染上了一层冰蓝,他伤痕累累的双手淌下一滴又一滴殷红的鲜血,但一个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魔法阵却坚定地快速浮现了出来。

“落。”

无数道冰棱骤然在他身旁凝聚,穿过了他手中的魔法阵,立刻出现在了前方的焰浪之中,冰火交融,一个个微小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如同潮水一般波浪迭起,转眼便汇聚成了一座爆发的火山,轰的一下,一股比先前更猛烈的气浪顿时炸开,将方圆两百米的一切全部碾碎成了芝麻大小的微粒。

刘烨摔在爆炸的边缘,他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喘息,这已经是他目前能够做到的极限攻击了,如果这样都不行……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偷袭,真是低劣的行径。人类难道都是这样吗?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你们一点进步都没有。”

还是那个空灵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那名女子双足悬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身上的黑气已经全数消失了,看上去已经与常人无异,除了那双漆黑一片的眼睛。

深邃而瑰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