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妖魔当道

第三百六十五章 灰心丧气 保命防身

妖魔当道 红枣泡枸杞 5768 2020-07-31 09:29

  

  陈三捂着脑门,头也没回的出了常家,嘴里嘀嘀咕咕。

“要哪天让我知道你是装的,我让杨成子好好整整你……”

回了宅院,一进门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真如方琴所说,憔悴了很多。

“娘。”

“陈三,你的伤好了?”

“嗯,好了,没什么大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馨儿已经被劫走了,你可不能再有什么事了,要不我这心…”

“娘,我会把她救回来的,你放心。”

“可你一人如何去救,到哪去救,馨儿写了封信报了平安,说是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并没有说她在哪里。”

“放心吧娘,不管她在哪里,我都会把她救回来的,一会我和常老爷说一声,给你们去别的地方买间屋子,你和方琴还有柳儿一起住吧,这里毕竟是常府的。”

“好,我们不麻烦人家,我和方琴去收拾收拾。”

“嗯,你们三个在一起,我也能放心的出去。”

这时常青松从门外走了进来,不悦道:“侄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常青松是这样的人么?”

“常叔。”

“宅子空着也是空着,你们放心住着,这里还有下人照顾,你放心去救丫头,你和杨成子救过常玉的命,这点忙你就算不开口我都会照顾好她们的。”

“可…常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宅子是常玉婚嫁用的,娘她们住在这似乎并不合适。”

“这有何难,大不了再买几间屋子,你别和我客气,否则常叔我就不高兴了。”

“可……”

“可什么可,和我见什么外?只是丫头的事我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常叔,你能帮我照顾娘和方琴母女就已经是帮了大忙了,只是常玉她…”

常青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不记得你们了,方才被打疼了吧,这丫头从小被惯坏了,骄纵的很,你别放在心上。”

“嗯,兴许过些日子她便想起来了。”

“嗯,走,进去看看杨成子,他重伤初愈,丫头又轰了他几次,似乎是有点受挫了。”

两人进了屋,三人说起了常玉的事,还有陈三日后的路。

虽然常玉不认人了,可杨成子是不可能在这时候扔下她回茅山的,就是三天两头被她轰出闺房有些不适应。

要说也不能怪杨成子,这坏印象算是常玉失忆之后第一次见面造成的。

那时候,常玉失忆了,可杨成子也重伤了,关键他还不知道常玉失忆了,其他人也不知道,因为她爹娘、小翠、家丁她都认识。

常玉一直没去看杨成子,这让杨成子着实担心,心想她一定伤的很重,不然就这丫头的性子,爬过来也会来看看自己的。

心里担心着,问起常青松的时候,常青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不是常玉没提起过么,直说了怕伤了杨成子的心,就一直以没什么大碍,只是还没恢复好为借口,敷衍杨成子。

杨成子自然不信,稍稍好点,身上绑了许多白纱布便强撑着去了常玉的闺房。

那会才吃完午饭没多久,暖风和煦,吹得常玉舒服的不行,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睡着了,小翠要给常玉煎些化瘀血的汤药,见她睡着了便关了门煎药去了。

家丁都认识杨成子,知道是常府日后的姑爷,谁会去拦他,一路到了闺房,推门一看,常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杨成子当时心就慌得不行,一把抓住常玉的手,也顾不上身上的伤痛,一脸着急的看着常玉,关键他还一屁股坐在了常玉的床上。

嘴里叽里咕噜的没说几句话呢,常大小姐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没等杨成子开心呢,一脚踹在了杨成子的胸口,破口大骂。

杨成子受着伤,本就是强撑着过来的,被这一脚踹得连滚带翻的滚落在了地上,有那么一会没爬起来。

听到了叫骂声,小翠立马跑了过来,见杨成子嘴边都冒出了血半趴在地上,似乎起不来,赶紧过去扶了起来。

这一扶,还带了一句,“小姐,你干嘛呀,杨公子身受重伤,你怎么也不扶一下呀。”

“扶他?他谁啊,我扶他?偷进本小姐的闺房,还坐本小姐的床,我不砍了他就不错了,还扶他!”

小翠和杨成子听到这话那是震惊万分。

小翠急着说道:“可他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常玉反驳道:“是什么?臭丫头,我就睡个觉你干嘛去了?还让一个大男人进我闺房,这要是传出去了,你让小姐我还如何嫁人?”

小翠和杨成子对视了一眼,小翠还想说什么,被杨成子抓着手拦了下来,见常玉活蹦乱跳的,可对他又是这般粗鲁,他都有些摸不准了。

神识之中,让那游魂用鬼遮眼想要迷惑常玉,看看这丫头是真的不认识他了,还是装的。

哪知道……

预料中的温柔可人,娇羞喘息没有出现,常玉像是在被淫贼轻薄一般,在小翠吃惊的注目下,那是叫得异常惊恐,整个常府都听到了。

杨成子没敢继续试下去,让游魂散了鬼遮眼。

鬼遮眼刚散,杨成子便腾空而起,被常玉一脚踹出了闺房,若不是常青松及时赶到,和小翠两人架住她,杨成子恐怕是活不过那一天的。

后来方琴、小柳儿、年嫂都去看过常玉,可常玉一个都不认识。

常青松和杨成子算是弄明白了,常玉不记得他们这些人了,而且小翠还把最不该说的说给常玉听了,那就是杨成子是个算命道士,多的也没敢说,就偏偏说了这一句。

常玉这辈子最讨厌的两种人,一种是那些游手好闲,闷不出好屁的富家公子,她是正眼都不想看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

连她一个富家小姐都识字念书,琴棋书画的,那些个目不识丁的富家公子,的确是入不得她眼。

另一种便是算命道士,也是奇怪,没有算命的和尚,只有算命的道士,偏偏那道士说的话,还是常大小姐最不愿意听的,嫁谁不好,非说她会嫁个道士……

就是从那日起,常玉是一点都不待见杨成子,心中尽是厌嫌。

一来杨成子算是轻薄了她,她没砍死他,还得亏常青松的忽悠。

二来杨成子是她最讨厌的算命道士,他嘴里的屁话那是一句都不会当真的。

十来天的时间,杨成子被她连打带骂的轰出来了三次,不止杨成子被打被骂,那些家丁更是因为放这‘厌嫌的陌生人’进来,没少被常玉责罚。

自从常玉不认他们了,除了吃完饭,吕开泰陪杨成子说说话,回了屋杨成子便是一个人了,屋里也没个说话声,冷清的很。

似乎这个茅山大弟子已经习惯了那个小丫头天天粘着他,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下子冷清下来,他心里倒是变的空落落了。

桌上是常玉送给他的香囊,那绣了一大半已经很像鸳鸯的鸳鸯帕,还有她放在枕边的翠玉镯子,说是硌手拿下来之后便一直没再戴回去,就这么一直放在了床头。

常玉特别爱笑,杨成子记得的更多的是她的笑脸,闭上眼睛是,走在屋子里也是,整间屋子里到处都有她的身影。

就像杨成子对太玄老头说的,‘我恐怕做不了茅山掌教,我无法断念忘尘’,也自那一日起,杨成子几乎没再笑过。

吕开泰本是替人押镖而来,在回玉台镇的路上,碰到了被打的半死的杨成子和常玉,杨成子的声音他还能听不出来么,这人不能不救。

救回了杨成子和常玉,驾着马车给他们送回了庙吉镇,给他们疗伤倒也没他什么事,可他心里琢磨得等杨成子好了问他收些银子。

两条人命呢,关键是他知道常大小姐有银子,这不就等着杨成子好上一些打算开口么,谁知道常玉竟然不认人了,吕开泰便一直等到十来天,天天盼着常大小姐认了杨成子。

也算是陪杨成子说说话,杨成子这时的样子像极了当年自己媳妇被人害了之后自己那消极的模样。

谁知道没等到常大小姐认人,倒是把陈三给等来了,还多给了三百两,算是这些日子没白等,吕开泰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陈三告别了年嫂,留下许多银票,也给了方琴一些银票,让她们安心住着,若是有一天,常玉那傻丫头认人了,也好和她说道说道,这些日子她是怎么欺负茅山大师兄的。

临走的时候,常青松非要送陈三一辆马车,吕开泰自然是想要,卖了能值不少银子,可陈三谢绝了,虽然路途遥远,可他打算骑灵虎,马车太慢了。

吕开泰只陪陈三到玉台镇,两人便要分道扬镳。

到了玉台镇之后,他倒是给陈三弄来了三件法器,虽然不是很合陈三的胃口,但好歹也算是给他弄到了保命防身的东西。

三件法器是从镇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铸器师那弄来的,白送的,因为没人要,也因为吕开泰和那姓陆的铸器师是老相识,还帮过大忙。

得知他朋友需要三件法器,人想也没想便把东西给了吕开泰,白送的吕开泰自然要,管它好不好,凑活一下再说。

那三件法器压了十来年了,也总算是给送出去了,还腾了个地方。

人情还了,地也腾了,吕开泰也开心了,只是陈三一点也笑不出来。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关注石头.小+说+网w+w+w.10++o+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