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媚倾天下

第4卷:君宠一夜繁华-第150章:让公主验明正身!

媚倾天下 心静如蓝 4078 2019-12-01 19:58

   第4卷:君宠一夜繁华-第150章:让公主验明正身!

  沐袭隆回到府中,一颗心却仍旧闷闷不乐。那么好的计划,本来就可以顺利的削弱武夷侯的势力,却被这个乐正子徽给破坏了,他真是不甘心。尤其是被他掌控在手中的苏倾衍却不知怎的消失之后,沐袭隆就越发的憋闷。

  如今,皇上心软又不肯杀了武夷侯,留着必定是个祸害。可偏偏他派去的人没有一批能够活着回来的,想必是皇上对他不够放心,想留着武夷侯来压制着他,这个皇上也是个老狐狸,哼,不过他的计划很快就要成功了,他一定会将姓宁的所有人都赶出大齐国的。

  沐袭隆眼里闪过阴狠之色,可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继续削弱武夷侯的势力,绝不能让苏倾衍和宁云纤成亲。

  方胜以为沐袭隆还在为袭击乐正子徽的事而不乐,遂站在一旁不敢出言。直到沐袭隆对他说:“方胜,你可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皇上取消苏倾衍与宁云纤的婚事?”

  方胜大概没想到沐袭隆会问他这个,沉吟了一会,方才对沐袭隆说:“侯爷,天羽雨露散是情药中的极品,我敢肯定公主已然失身于乐正子徽,若侯爷能在朝堂上当着众臣的面说出此事,皇上就算相信公主是清白的,为了掩住众臣之口,也必定会让公主当众验明正身的。若到时,公主验身之后却不是清白之身,那侯爷都是要怎么说都是侯爷您说了算咯!”

  方胜一双细圆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脸上尽是算计的笑容。

  沐袭隆一听,登时双手用力的一拍:“嘿嘿,有道理,有道理!就算公主是清白的又怎样,只要在给她验身的人身上下些功夫,嘿嘿,还不怕公主不招供不成!”

  沐袭隆大喜。

  翌日,早朝!

  皇上处理完众臣上供之杂事后,对众臣说:“众卿可还有事要禀报?无事的话就退朝了吧!”

  “臣沐袭隆有事要启奏!”

  沐袭隆突然站了出来,高声朝皇上回道。

  皇上见是沐袭隆,不由得想到昨日乐正子徽给他送来的那一封信,信里曾言沐袭隆派人给他最宠爱的女儿下毒,而且是极品的情药天羽雨露散,幸好乐正子徽随身带有能化万毒的墨玉,不然他宝贝女儿的清白便要被沐袭隆毁于一旦!乐正子徽还对他说,让他提防沐袭隆这个人,沐袭隆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绝不甘于为人臣子!

  如今看到沐袭隆,皇上的心就一阵憋闷。可毕竟是在朝堂之上,他身为皇上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就忍着心中的憋闷淡声问道:“镇国侯可有要事相禀?”

  “是,臣有要事相禀!臣要禀报陛下的要事与云纤公主有关,臣闻云纤公主昨日中了天下第一情药天羽雨露散,随后公主就被神秘人送到了鸿来馆,并和云安国的大皇子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但臣顺着神秘人提供得线索追寻到鸿来馆时,乐正子徽却多处阻拦不让臣将公主带回宫,还欲为公主瞒天过海。但天羽雨露散不是一般的情药,臣以为,公主已然失身……”

  “住口,沐袭隆,你胡说八道什么!”

  没等沐袭隆把话说完,皇上已经怒极喝止了沐袭隆即将说出口的话。

  但众大臣仍然事被沐袭隆披露的事情惊呆了去,纷纷朝沐袭隆望去,继而又朝皇上暗暗打量。好些,还互相眼神交流,窃窃私语。

  “皇上,臣句句实话,还请皇上明察!皇上若是不信,可让公主验明正身!”

  “沐袭隆你……”皇上龙颜大怒!抬手指着沐袭隆,却因为太过生气而说不出话来。

  沐袭隆却趁机却身旁几个大臣挤了挤眼色,那几个大臣都是沐袭隆的跟班,得了沐袭隆的眼神,便见他们都齐齐的出言应和沐袭隆的说话。

  而其他不明所以的大臣为了不得沐袭隆自然也不敢胡乱开口。

  就在这时,沐袭隆那一伙人其中的一个还向前站了一步对拱了拱手对皇上劝道:“皇上,公主与礼部侍郎苏倾衍苏大人已有婚约,如今,苏大人为办案而失踪,武夷侯也含冤在狱,然公主却出了这等有损皇家颜面之事!皇上,众口铄金,要谨慎呀!不如就依镇国侯所言,让公主验明正身,也好给天下人一个说法啊!”

  “是呀,验明正身,也好给我们一个说法呀!”

  其他大臣也纷纷松动开始为沐袭隆说话。

  “要验明正身要不是不可以,可臣认为,给公主验身的得请一个公正的人,臣有一人要推荐给皇上!”

  相国大人柏浩存从一旁站了出来,他淡然的扫了一眼沐袭隆,随后定定的望着皇上,那淡然的眼神霎时将皇上心中的怒火按了下来,但皇上的脸上仍旧充满了不快。

  要知道,在朝堂之上当着众臣的面验明正身,就算云纤没有犯错,一身清白,传了出去对她的名声也是不好的。不到万不得已,皇上真不愿意这样做。所以,皇上沉吟着,并没有立时答应。

  “这事容孤再考虑一日,一日之后再给众卿一个答复,退朝!”

  皇上恼火的下了朝,出了朝殿却直奔宁云纤的燕薇阁。

  其实,沐袭隆的话也让皇上的心起了涟漪,他必须找柏路筝确认一番。

  与此同时,柏浩存出了朝殿则朝太子东宫而去。宁云纤与他的宝贝女儿柏路筝相好,若是宁云纤出了事,柏路筝定然不会开心。若是确认了没什么事,那一切就好办了。

  柏浩存叹了叹气,转身往东宫而去。却没看见沐袭隆在他身后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柏路筝与宁君尧的伤大好之后就从凝香居里搬回了东宫。晨起,柏路筝才听闻云安那位美人儿大皇子昨日已经回云安去了。柏路筝十分遗憾不能去送一送乐正子徽,毕竟乐正子徽也救过她一次。不过,柏路筝也总感觉她与乐正子徽应该不会只是一面之缘,未来肯定还有再见的时候,也就没有多想。

  这时,柏路筝正躺在东宫的院子里荡秋千,并且一边荡秋千一百年看话本子。宁君尧因身上的伤还没痊愈,皇上下了令不让他去上早朝,他也乐得窝在房里睡懒觉。

  柏路筝正看到无聊处,忽听得莲香进来禀报说是她老爹来了,慌忙丢了话本迎了出去。

  柏路筝已经很久很久每有见到他老爹了,当她瞧见柏浩存时,柏路筝终究是忍不住扑到了柏浩存的怀中撒起娇来。

  “爹爹,筝儿好想你呢!爹爹,你又长了许多白头发呢!爹爹,娘好么?”

  柏路筝将头挨在柏浩存胸前磨蹭,没等柏浩存回答就连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柏浩存见女儿一如既往的向他撒娇,不由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还真是长不大的孩子,这么撒娇粗鲁!爹爹可是听说,你都怀了小宝宝了呢,却一点儿做母亲的模样都没有!”

  柏浩存宠溺的抚了抚柏路筝的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