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小说 风华帝军

第一卷 跨江湖、涉庙堂 第一百八十章 暗流涌动

风华帝军 白话一生 2553 2021-04-08 08:49

  

自从李撼海和安立国右贤王完颜赤秘密会面之后,这名被外界称为景文王府第一谋士的李老心情一直不错,不知是因为这位俗称红貂王赠予他大红袍的原因还是他那句关于提前恭喜李老入主内阁的言语。

这一切都等到那名妖娆的红衣女子进了小院之后随之改变,老人涨红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到隐秘不发的怒火。

“义父,是月儿大意了,还请义父责罚。”红衣女子井月低头唯唯诺诺的说道,一点没有父女俩的样子。

老人涨红的脸逐渐恢复正常,面色也和蔼许多,即便是这样,名叫井月的女子还是不敢抬头看上一眼。“月儿,为父也不想多说什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只希望你的自负不要再成为景文王的负累。”

“月儿知道了,下次不会了!”井月毕恭毕敬的答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查清楚没有,我要知道的越详细越好。”李老皱着眉头说道。

这可把井月给难住了,因为她只在林子亭官驿稍一驻足便离开了,去了那个她心向往的蚍蜉小院。

李撼海见自己的干女儿不说话,心中更是愤恼,因为他基本上已经猜到自己的干女儿到底去干什么了,又是那个让他又爱又恨年轻书生,颇有他年亲时候的傲慢,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李撼海才会对这个名叫赵庆明的年轻后生那么容忍。并不是像那个年轻后生口中所说的那样,至少他口中的原因不是第一位的。对于李撼海而言,之所以对这个年轻书生给予厚望,第一个原因是他有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才华横溢自不必说,更为吸引他的是那与生俱来和才华能力相匹配的优异感。但是自己这个女儿几次三番的因为这个年轻后生险些误了自家王爷的大事,这一点他不能容忍。

“月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在义父的身边也有不短时间了吧。”李老微微笑道,皮笑容不笑的模样让井月心中犯嘀咕,这话不像是自己义父平常说话的语气。

“义父,月儿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该断的情分月儿一定会处理好,不劳义父费心了。”井月一字一句的说道,虽然口中是轻描淡写,但是心中却如刀割。

李撼海微微点头,对他而言,还是比较看重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干女儿,但似乎又不是那么重要。

“探子来报,叶琛等人休息之时甲不离身,刀不离手,但是地点却选在了官道正中间,没有驿馆,周围除了二十骑骑兵之外,并无其他帮手,你怎么看。”李撼海问道。

井月收回思绪,赶紧答道:“义父是怀疑有诈?”

李撼海:“不得不防啊,你们动手的那一刻,城门口也有动静,而且后来救他们的还是一队甲士,我怀疑他们的周边早就布好了天罗地网。”

井月:“那怎么解释我们的人和他们在林子亭官驿僵持了两三个时辰呢?如果他们周围有埋伏的话,应该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

李撼海:“或许情况和安南道西城门的龙甲军将士一样,距离较远和一些不可控的因素才导致援兵姗姗来迟,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出现的那伙人到底是什么原因。”

井月:“会不会是巧合呢?”

李撼海坚定的说道:“不可能,凌晨还在赶路的甲士,这样的巧合我宁愿相信它是早就预谋好的。”如果此时的李撼海知道这确实是一个巧合,估计气个半死都是轻的。

叶琛一行人大摇大摆招摇过市,一点没有起先需要隐藏的意思,反倒是周围的人见怪不怪,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们,即使是偶尔路过繁华村镇,那路边要饭的叫花子都懒得瞧上一眼。他们越是这样,叶琛心中越是踏实。

原本跟着叶琛几人的探子也随着距离京畿道城门越来越近而遁走,总是感觉后面有双眼睛盯着的叶琛也逐渐放下心中的担忧。

这时,魑快步走向叶琛,见周围没人注意他俩,小声附耳说道:“后面解决一个,跑掉一个。”

不等叶琛点头回应,魑立即补充道:“但是我们前方一里地,有一个家伙始终不紧不慢的走着,节奏和我们大致相当,似乎有意为之。”

叶琛双目一凛,冷声道:“行伍中人?”

魑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看着确实像。”

叶琛担忧道:“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如果他真的亲自插手了,那这次使团的人无论如何也是到不了皇宫的。”

魑似懂非懂,说道:“你是说李?”

叶琛不再答话,策马扬鞭,大声说道:“金队正,拿出使团的两面旗帜,扬旗呐喊,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使团的人!”

金正华没有多想,吩咐手下扯开使团携带的四方大旗,风中猎猎作响。

京畿道天庆街李府,李麟湖看着池塘中游曳的锦鲤,笑着对身边的管家李伯说道:“你看它们不光长得好,还身在我李家池塘,但是最终还就是条池中鱼。”

管家李伯不知怎么回答,只是笑笑点点头不说话。

李麟湖似乎也没有准备李伯能搭上话,继续说道:“使团的人什么时候进京?”

“快了,估计还有四五天能进城,人我也安排好了,等老爷下令。”

“我忽然又不想动手了,现在对他们动手对我毫无好处。”

“老爷,如果不动手的话,顾信道那边我们也不好交代啊。”

“我李麟湖还需要向谁交代吗?”

李伯见李麟湖的脸色忽然变了,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反驳。原本说好的使团进城之前,防卫营接到通知后,立即安排人做掉使团的主官,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主子忽然又改了主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变化,但是依着李麟湖的脾气,李伯定是不敢违背他的意愿。

李麟湖继续道:“老李,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与皇帝陛下的那点香火情你都知道,你觉得这次他朱承远为什么一定要将始鸠国和里耳国的使团交到我的手上?”

“老爷,陛下是不是在试探你?”

“试探我?你觉得我们的事情败露了?”

“回老爷的话,肯定不会。”

“那不就得了,咱们这个陛下深谙权御之术,他这是在给我李麟湖台阶下,上次的事情之后我们之间就一直像隔了层膜,谁也不好点破,要不是老爷子在军中威望尤在,我想我们这个皇帝陛下不会有这个耐心在我身上做文章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