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酷爹萌娃记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酷爹萌娃记 浅茶浅绿 5952 2019-11-30 14:37

   “嗯哼。”宋浅探手抱了抱裴奕霖,声音里溢满了深情,“我已经怀了你的两个孩子,并且你最近对我还不赖,我不嫁你嫁谁?”

  听了宋浅的话,裴奕霖的眼睛里涌起一抹浓浓地喜悦。

  他们两人折腾了这么久,终于,她肯答应嫁给他了!

  看见裴奕霖这下意识欣喜若狂的表情,宋浅轻轻一笑,心里全是满足,故意说:“不过,如果你不是诚心娶我,那我也可以不诚心嫁你。大不了,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协议离婚,好不好?”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裴奕霖抱紧了宋浅,像是她会突然不见那般地紧张。

  感受到怀里满满地温度,他的心也满足了,一把抱起她,他激动地转着圈,像小孩子般得到糖果的傻样,看得刚入门的方子狂微微一愣。

  随即,方子狂垂首,他声音低低的,“奕霖,这是从加原银身上拿到的东西。她已经面目全非,尸骨无存了。”

  “嗯。”裴奕霖点了点头,放下了宋浅,伸手拿过方子狂手里的东西,他只看了一眼,就随手扔到了一边。

  “烧了它!”裴奕霖冷声吩咐。

  “好。”方子狂听了,点了点头。

  他拿着那东西,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宋浅却叫住了他。

  她目光沉沉地看着方子狂手中的那个小瓶子,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方子狂,这东西,既然你要烧了,那不如就留给我吧。”

  “浅儿,不行!”裴奕霖断然拒绝。

  这东西是他年幼时被加原银欺辱的铁证,他怎么能让它出现在宋浅面前?

  虽然,裴奕霖乍看到这东西时,他是很欣喜的。

  但是,这些已经是过去了,不足以叨扰他现在的生活。

  “为什么不行?裴奕霖,你还要不要娶我了?”宋浅双手叉腰,做出一脸愤怒的表情。

  “浅儿……”裴奕霖无奈,开口正欲说些什么,宋浅却捂住肚子蹲了下来。

  “你……你怎么了?”裴奕霖忽然就紧张起来,赶紧蹲下。

  “我……我肚子痛。”宋浅低声。

  “快,快叫医生。”顿时,裴奕霖吓得满身是汗。

  他一边吩咐方子狂去叫医生,一边抱起了宋浅,匆忙地往外跑去。

  “你放下她。她要生了。”裴奕霖抱着宋浅刚走到门口,就被赶来的曲兰和郝医生拦了下来。

  郝医生先给宋浅检查了一下,确定宋浅没有产前综合症,立刻吩咐曲兰给她做助手,他们推着宋浅到了裴奕霖早已经准备好的产房去接生了。

  接生的过程是紧张的,是快节奏的。

  整个过程,曲兰和郝医生几乎都没有停下来,一直不停地鼓励着宋浅,帮着宋浅。

  而宋浅也一直很配合,在一番努力之后,她成功地生下了一个七斤八两的小男孩就晕了过去。

  “这是你的儿子。”郝医生给新生儿剪了脐带装好了脐带血,就给新生儿简单地清洗了下,命人抱到了裴奕霖面前。

  那个小孩生出来皱巴巴的,他那么小,那么软,裴奕霖看着他,都不敢伸手去抱。

  郝医生笑了下,跟在裴奕霖身边这么久,还没有看见他这么紧张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呢!

  忽然,裴奕霖又突然就变了一张脸。

  “浅儿呢?”乍看那小人,裴奕霖欣喜不已,但在欣喜之外,他却又惊慌了起来,一把抓住抱着他儿子的护士,他脸色黑沉的如同地狱阎罗,“我夫人她在哪里?她如果有半点闪失,我要你们所有人的命。”

  “裴先生,请你冷静。这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小护士想解释清楚,但在裴奕霖的威压之下,她却是越说越糊涂,越让裴奕霖以为,宋浅出了事。

  又加上,郝医生急着给钱萌萌做手术,没有来得及通知裴奕霖,也就让裴奕霖制造了一个大大的乌龙。

  这个乌龙后来虽然解释清楚了,但仍然成为了宋浅等人的一个笑料,直至钱萌萌完全治愈并且他们的儿子满月之后,宋浅等人仍然就这件事笑话着裴奕霖……

  “哈哈,你不知道,当时奕霖那个脸色哟,黑得就跟锅底一样。”方子狂拍着手掌大笑,裴奕霖立刻用恶狠狠的目光瞪他。

  往日里,他肯定是要立刻静声的,但现在有宋浅给他撑腰,他自然是绘声绘色地把当天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这是宋浅第二次听到裴奕霖因为担心她而威胁小护士,害得小护士想要给他生个孩子抵债的事情了。

  但她仍然笑得很开怀,柔柔的目光看向旁边囧地脸色发黑的裴奕霖,她朝他柔柔地招了招手。

  裴奕霖立刻上前,握紧了她的,“浅儿,怎么了?”

  “裴奕霖,我是多么幸运,能在这辈子碰到你?”宋浅贴着裴奕霖的耳朵低语,柔柔的呼吸如最上等的迷情药,让裴奕霖眼神迷离,熟悉的紧绷感又一次从他向来合体的西装裤那里传来了……

  可是现在,浅儿她的身体,显然并不适合啊。

  裴奕霖深呼吸一口,勉强压下了心底的躁动,轻轻地拍了拍宋浅的头发,“不,幸运的那个人,是我。如果不是我那次阴差阳错地碰到你,并且跟你发生了那么多事,也许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心动是什么感觉,也不会知道,爱情,竟然是这么让人迷恋的东西。”

  “裴奕霖,你好肉麻。”宋浅的脸都红了。

  而裴奕霖的话,却听得宋浅心底暖暖的,毕竟,哪个女人不爱听甜言蜜语呢?

  但她嗔怪的目光却望向了他,那副假装嫌弃的模样,惹得裴奕霖哈哈大笑,他弯腰,正想说些什么,裴家女佣却上前禀告,说是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在门前大吼大叫,说是想要见见他的儿媳妇和干儿子。

  “成文封?他来干什么?”裴奕霖听着女佣的陈述,立刻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吩咐女佣下去把他请上来,他轻柔地抱着宋浅,把她安置在房间,然后才快步走了出去。

  大厅里,成文封已经等待了多时,看见裴奕霖出来,他立刻把他这些日子收集到的宝贝交给了裴奕霖。其中有可以给孕妇养身体的顶级阿胶、鹿茸;更有适合小女孩恢复身体的一些珍贵药材。

  “成老弟,一点点小礼,别客气,收下吧。”成文封傻傻地笑着,几个月的时间不见,裴奕霖觉得他比离开前,似乎胖了一圈。

  “不用了。”裴奕霖断然拒绝,“成老板应该知道,那几枚玉佩被加原银亲手毁了,我这里没有了。”

  “我知道。”成文封闻言,讪讪一笑,“不过,我这次来,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我是为了我儿子,听说有个男人跟我儿子抢萌萌。我想先帮我儿子定下萌萌。”

  说着,成文封把他在Z市的所有产业的产权书交给了裴奕霖,“这是定金。如果萌萌愿意,我还会付出更多。”

  “这个?”裴奕霖看着那一沓厚厚的产权证书,笑得很开心,“既然成老板这么看得起萌萌,那我就替他收下了。不过成宪的事,我们已经说好了。等他们成年之后,他们自然可以恋爱。”

  “来人,送客。”话毕,裴奕霖转身就走,留下目瞪口呆的成文封在原地悔青了肠子。

  他原本是准备跟裴奕霖套套近乎,想缓和两人的关系的,但是现在怎么看来,他就像是个傻大个,被裴奕霖涮了?

  “啊,裴老弟,我拿错东西了。那些不是,不是定金啊……”

  被裴家保镖请出来之后,成文封仍然不忘大声嚎叫着。

  刚刚赶回来的钱萌萌听着他的话,微微皱了皱眉,转身看向旁边,只见成宪的脸突地就红了,好像天边最美丽的火烧云,看得钱萌萌愣愣的。

  好像,似乎,她突然发现,成宪也变得秀色可餐了。

  那她要像妈咪学习,先吃后办,把成宪搞定吗?

  这个,似乎,太冒险了呀!

  似乎能感觉到钱萌萌的想法,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一声河东狮吼却从里面传了出来。

  “钱萌萌,你如果敢在十八岁之前谈恋爱,妈咪就把你爹地踢下床……”是宋浅怒极的声音。

  虽然宋浅很满意成宪这个女婿,但毕竟他们两人现在还太小,过早地就接触男女情爱,这样真的好吗?

  太早熟了点儿吧!

  “妈咪,不要啊。爹地好不容易才争取的权利,你不要轻易剥夺啊。”钱萌萌听了,立刻身子一颤,摇了摇脑袋,把刚才奇怪的想法摇出,她如一直轻快的小鸟,飞入了裴家那其乐融融的氛围中……

  而成宪,虽然面色微微泛红,但仍迅速地跟了上去。

  门外,匆匆赶来的尉迟皓蓝和曲兰,看着他们一家幸福的样子,嘴角噙起了淡淡的笑意。

  对视一眼,他们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释然。

  其实,这世界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跟一个爱你的人在一起,一起过你们都向往的生活……

  宋浅的爱人是裴奕霖,而尉迟皓蓝的爱人,自然是等待了他多年的曲兰。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