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王爷们都求我别衰了

0113他就是子桑祈

  

  那剑鞘上的花纹,有些奇怪,在灯下看起来像是细细的鳞片。

子桑祈在灯下细细地观摩着那把剑,苏乐则看着他。

“听说鬼街处于阴阳交界处,可以隐匿万界行踪,你带我来这里,是要躲着谁?”

“你这么不听话,为何指望我会什么都告诉你?”

苏乐......

不说就算了,反正她也能猜到他是在躲谁。

肚子疼了一会儿就没感觉了,但渴却是熬不过去的,苏乐视线移向桌子上的水壶。

他坐在那里,苏乐不敢过去,算了,谁知道这里的东西她能不能吃喝。

苏乐也不敢睡,怕睡着了以后他又会做什么,就强撑着,可是意识却越来越沉重,最后看到他朝着她走过来。

醒来以后,躺着被他搂在怀里,苏乐轻轻地动了动,摸到她身上好像是有衣服的。

蜡烛已经灭了,她睡了一觉天还是黑的,鬼街永远都是黑夜。

感觉到他动了,苏乐马上什么生息都没有了,只当是自己睡着了以后的动作。

有一只手探进了她衣服里,紧贴着摸她的肌肤。

苏乐忍不住动了,将他的手从她衣服里抽出来。

他的手顿住。

“还是不让我碰?你是要饿上几天才肯服软?”

“......”

原来是故意饿着苏乐啊,苏乐现在就渴的难受,连口都不想张了,心里憋着一口气,他不是子桑祈。

听到他轻笑,感觉他的隔着一层衣服移到她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很会讨好他啊,到了我这里怎么就这么犟了?”

“因为你不是他,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苏乐一痛,身体缩了一下。

“不会这么对你?我看是他将你惯坏了才对。”

“你到底想怎么样?”

带了苏乐出来,除了这事,就在鬼街待着什么都不做。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就明说了,你和我温存三日,三日后我就会消失,换子桑祈出来,否则,你就永远都别想见到他了。”

“......”

前世今生都是同一个灵魂,唯一不同的是一世一种性格,他们现在就像是主人格与副人格,子桑祈没有他强,所以占主导位置的就是他。

苏乐想让子桑祈出来,她喜欢的那个人是子桑祈,抿唇,再开口。

“如果我答应了,你还要告诉我你的身份。”

话落,就听到他笑了。

“你这女人倒是和前世差不多,都是将自己的身体拿来做交易,只是我们一码归一码,你只能拿你的身体来换他出来。”

说完以后,苏乐瞧着他低身凑了下来。

“别这么板着一张脸了,你这么一动不动地,和昏迷时有什么区别?不是早跟你说过我就是子桑祈?”

“你这么恶趣味,我前世喜欢你吗?”

“当然喜欢,你怎么敢不喜欢?只是我没想到这一世他竟然对你这么无趣。”

苏乐真是受够了他在耳边说的那些话了,好看的皮囊下是这么一个恶劣的男人,这反差,苏乐前世会喜欢他才怪了。

“是吗?幸好前世遇到你的不是现在的我。”

“没关系,你这几天习惯就好。”

他最好说到做到,三天以后让子桑祈出来。

“三天以后你要将我们带出去。”

“那是自然。”

苏乐一直都想从他嘴里套出些话来,但是他那张嘴闭的严丝合缝儿,他只说他出来以后,就不会让她有事的。

屁,苏乐只要他把子桑祈还回来。

开始梳理起这几天发生的事,尤其是想到山神当时突然就跑了,是不是也发现了棺里的异样,那棺里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她的前世身体。

而是这个男人的神识。

说明山神当时也认为那里面的是苏乐的前世,山神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凤如归了。

那个墓室有人进去过,除了凤如归会进去也没谁了,单千于要是知道那里面有他的神识,他说过单千于是被他困在那里面的,那单千于一定会去毁了他的神识。

所以这一切问题的远点就又回到凤如归身上了。

“凤如归被天雷惩罚,现在生死未卜。”

苏乐的下巴被他掰过来,看着他。

“宝贝儿,你提他做什么?我不喜欢你在我面前提其他男人。”

每次他都在她耳边宝贝儿地叫,苏乐对他冷着脸。

“不是他帮你的吗?难道你这人也没有良心?”

他笑了,翻身将苏乐撑在身下。

“别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我可是有子桑祈的所有记忆,唯一不同的就是我们性格有些不同而已。”

“至于凤如归,你说他是帮我,真不知道你这小脑袋里是怎么想的。”

低身又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肉麻的情话。

他说凤如归没有帮他?那这一切又解释不通了,但说凤如归帮他,之前凤如归又天天巴不得苏乐离子桑祈十万八千里远。

来来回回就没有一个是能想通的。

但是他嘴里的话也并不是都可信的。

“你现在有子桑祈的记忆,那子桑祈会有你的吗?”

他顿了一下。

“暂时不会,我回去以后,他还是一个凡人,不过我还真是舍不得你啊,你呢?现在会不会舍不得我?”

“......”

这无聊的问题,苏乐不想搭理他了。

见苏乐又是一副冷冰冰的脸色。

“冷血的女人,你就连个好脸色都不肯给我。”

苏乐环过他的脖子。

“我已经在配合你了。”

这三天时间房门都不让苏乐出,苏乐都有些反感了,他还乐此不彼。

有时候苏乐就想着能不能直接把他砸晕了,看能不能换子桑祈回来,只是他一直都不让苏乐有机会,否则苏乐真想试试。

“喂,你以前该不会是天上的什么神仙吧?现在天庭里的那些神仙那么护着你,却巴不得我死,我上一世是造了什么孽啊?”

“怎么?你这张小嘴又想套我的话?既然想套话,就等你这张嘴没那么笨了再说吧。”

苏乐......

前世要有也是孽缘。

先等三天时间过了,但是这里不分白天黑夜,永远都是黑夜,苏乐只能靠自己肚子饿的时间来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