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架空小说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389 陈秀才妥协(一更!)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凌七七 11938 2020-04-25 20:08

  城北

“人生苦短!对酒当歌!”一醉汉,头发披散,身穿麻衣,一只手拿着酒壶对着自己的嘴巴灌,另外一只手不停地瞎晃,以这醉汉为中心,顿时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你看这人灌了几口黄汤又开始说醉话了!啧啧——”路人甲指着醉汉不屑道。

“对啊,反正这场景在城北几乎每隔上几天就会上映,我早就习惯了。”

“你们不知道啊吧,这醉汉其实还是一个秀才,也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有手有脚,也有才华,可每天就是摆摆摊给人写信,得了钱也不知道存起来,一有一点钱就是喝酒,除了喝酒,就没见这人做过其他事情。”路人丙不甘示弱地开口。

“就是!这醉汉是陈秀才吧,听说他年轻的时候还是挺有才华的,就是运气不怎么样,屡试不中,最后蹉跎年华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说这陈秀才都在想什么?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存点钱买房娶个媳妇儿。”

“人家读书人心里怎么想,哪里是我们这些俗人能明白的。”

“哈哈哈——你说的对,这些读书人心里想什么,哪里是我们这些俗人能想明白的!”

……

被议论的陈秀才,就好像没听到这些话,仍然一路喝着酒,一路高歌而走,好像方奴才别人议论的人不是他一样。

陈秀才一路晃悠悠地回到他自己的家。

那个地方是自己的家吧,姑且可以被称为自己的家吧。

说是家,其实不过是个破茅草屋,看着十分的不牢固,甚至给人一种,只要风大一点,就能把这茅草屋给吹倒的感觉。

陈秀才晃悠悠地推开门,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这臭味简直熏得人恨不得离开三尺远!

但是陈秀才就好像完全没有闻到一样,自顾自地进了门,脚向后一踢,门应声关上,陈秀才那一脚似乎踢得很重,当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会给人一种这门即将坏了的感觉。

陈秀才却对这一切没有半点的知觉。

关上了门,房间不禁更加黑了,偶尔有几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耀进屋子。但就是这样,也没有给这屋子带来半点的温暖,屋子里照样是阴寒冰冷,泛着一种令人作呕的潮湿气味。

这一切的一切,正常人都无法忍受,八成只有一直肮脏的乞丐才能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吧。

可陈秀才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晃荡地坐到了自己的床上,身子向后一倒,就这么顺势躺下去了。

此时,陈秀才手中的酒壶已经一点酒都没有了。

陈秀才把酒壶往自己的嘴巴里又倒了倒,还是一滴都没能倒出来,随手就将手中的酒壶给扔了,酒壶被陈秀才扔在地上,在坑坑洼洼的泥地上滚了好多圈,最后才停止在一断了腿的桌子边。

“存钱?娶媳妇儿?读书人?呵呵——这一切早就离我很远很远了。”陈秀才对着窗户,刺眼的阳光让陈秀才很不适应,他伸手挡着那刺眼的阳光,这才稍微舒服了一点。

完全喝醉了的陈秀才,眼前浮现出一俏丽的身影。

那人儿穿着大红百花袄,头上戴着一朵艳丽的杜鹃花,站在阳光下,笑起来,脸上就有小小的酒涡,她会甜甜地喊自己陈哥哥。

陈秀才痴痴地笑出声,伸手似乎是想要触碰那人儿,可是一手摸过去,什么都摸不到。

陈秀才喜欢喝酒,因为每次只有醉酒时,他才能梦到她最想见到的人。

“大丫,我好想你。”

声音低沉缠绵,带着浓浓的爱意。

忽而,陈秀才脑子一痛,晕了。

“这里简直是比猪窝还要臭啊!这差事真是倒霉死了。”

“哪来这么多话,还不赶紧把人带走。皇上和皇后娘娘等着见人呢。”

*

“呃——”陈秀才只觉得头很痛,脑子重重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入目处,不是他那破烂的家,而是金碧辉煌的屋子。

陈秀才以为自己此时正身处梦中,再次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结果自然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陈秀才猛地翻了个滚儿起身,入目处,是一男一女。

男子俊美犹如天人,女子美若天仙,两人这么并肩而坐,显得那么的登对,天作之合!这个四个字顿时映入陈秀才的脑海中。

“这——这是哪里!”陈秀才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哪里,他明明喝醉了酒,然后睡着了,怎么一觉醒来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啊!这里是皇宫。至于你眼前的人,他是皇上,我是皇后。”容凰指了指龙腾,又指了指自己。

皇上!皇后!

这个两个词,离陈秀才真的是十分的遥远。曾经陈秀才也想过金榜题名,在殿试中面见皇上得到一个好成绩!

可是陈秀才的考运真的是不怎么好,屡试不第,最后只能蹉跎一生,不能不说,这真的是一个悲哀的故事。

“皇……皇上……皇……皇后……”陈秀才忽然结巴起来,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容凰笑意吟吟地看着陈秀才,长得倒是不错,挺清秀的一个人,难怪当年戚氏能看中这人了,如今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最起码这张脸的确是挺让人喜欢的。

“怎么不相信?”

信!当然信!

这世上的骗子很多,但是哪里会有骗子胆大包天地敢冒充当今的皇上和皇后娘娘!况且眼前的两人一看就知道不平凡,不是皇上和皇后,哪里会有这样的气度。

“草民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容凰挑眉,这人这么快就相信了。

“平身吧。”龙腾淡淡地开口。

陈秀才战战兢兢地起身,根本不敢看龙腾和容凰一眼,低着头,双手在双腿前平放,多年酒鬼的生活,让陈秀才已经变得懦弱卑微至极,他现在面对上等人,根本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不问问,本宫请你来是做什么?”容凰眯着眼看着陈秀才这低眉顺眼的样子,这还真是让人——看不上眼啊!

“皇上,娘娘有什么吩咐,草民定会全力为皇上和皇后娘娘完成,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容凰能从陈秀才的声音里听到颤抖恐惧,还有浓浓的卑微。

容凰想到调查到的资料里,陈秀才虽说不是一个高傲的人,但是读书人都有几分清高,陈秀才年轻时,还是很有几分傲骨的,可是如今在陈秀才身上,真的是半分的傲骨都看不到了。似乎当年那有傲骨的陈秀才已经彻底死去了,被他日日夜夜的酗酒给杀死了。

“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还请皇后娘娘吩咐。”陈秀才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十分狐疑,如今的他还有什么值得当今的皇上和皇后另眼相待,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本宫要你做的事情如果跟你的那位大丫有关系呢?”

大丫!这两个只有在醉酒后,他才敢吐露的名字,如今乍然被容凰提起,他只觉得心神一痛,猛地抬头看想容凰,仍然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但是此刻,却让陈秀才觉得恐怖至极。

陈秀才慌乱地低着头,语气慌促,“皇后娘娘在说什么,草民听不懂。大丫——大丫是谁,草民不知道。”

“不知道?你当初不是差点和你的那位大丫成亲,一个差点成为你妻子的女人,你竟然跟本宫说,你不知道?”

都知道!竟然都知道!陈秀才心里慌乱极了,这慌乱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戚氏,皇上和皇后找上他,怎么会文到大丫的事情!这是不是代表大丫有危险!

不行!不行!陈秀才拼命地在心里呼喊,不能这样,他一定要保护大丫!

“皇后娘娘在说什么,草民一句话都听不懂。”

“行了,在明白人面前就别装傻了。本宫看你装傻,也头痛的紧。也着实是没有这个必要。你说是吗?”

陈秀才的头更低了,他此刻甚至想着,如果待会儿容凰说出让他对大丫不利的事情,他该不该直接选择死。

“别低着头,抬起头。是不是很好奇本宫找你说大丫的事情?”

陈秀才闻言,头低得更加厉害,也不敢和容凰对视。

容凰笑了,“陈秀才,你的学问挺不错的。皇上和本宫还让人特地抽了当年你参加乡试的卷子,皇上看了倒是夸奖了你几句,可是很奇怪的是,你当年参加乡试,别说名次了,竟然连个举人都没考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容凰说着,给身边的人递了一个眼神,将陈秀才参加了五次乡试的试卷都交给陈秀才。

陈秀才颤巍巍地接过自己的试卷,纸张已经不新了,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陈秀才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他的字迹!那是他当年参加乡试,所答得试卷。

五次啊!整整五次啊!陈秀才就是死也不会忘记,他参加了五次乡试,每次他都是满怀着希望而去,他有自信,他答得卷子绝对不差,不说名列前茅,但是一个举人的名头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等待他的是什么,一次次的名落孙山,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打击!

仕途的不顺,心爱的女人成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妻子,这些对陈秀才的打击真的是太大了。

从此,陈秀才堕落了,终日与酒为伴,每天都喝得不成人样,日子过得比乞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陈秀才颤颤巍巍地伸手摸着他当年作答的试卷,心里感慨万千,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容凰扫了一眼陈秀才,“你文采的确不错。你的作答水准,得个前三是有些困难,但是前十肯定是没问题的。但你可知道,为何每次你都名落孙山?”

“还请皇后娘娘赐教。”陈秀才的眼睛都红了,完全是气红了,他原本可以考取举人啊!甚至指不定他还能成为进士!可就是连续五次乡试,他每次都名落孙山,这给了陈秀才极大的打击,所以他自暴自弃,他的一生可以说就是被这么毁了!这让陈秀才如何能不恨。

“你倒霉。在你参加乡试的时候,有人特地跟主考官打了招呼,不让你当举人。那人啊位高权重,最起码不是一个小小的主考官得罪的起的,所以你就惨了,考了那么多年的乡试,连个举人都没有得。”容凰用一种近乎缓慢的语气说着让陈秀才恨不得死去的话。

断人仕途!简直犹如夺人性命!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到底是谁!

陈秀才双目通红,死死盯着容凰要一个答案!

“你想知道那位贵人是谁吗?”

“求皇后娘娘告知。”陈秀才一字一句道。

陈秀才在心里发誓,如果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他一定会去杀了那个人!就算杀了那人以后,他也会死,但是陈秀才不介意!

因为陈秀才深深地清楚,他的一生都已经被那个人给彻底毁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杀了那人报仇,自己再死!

“那人就是大丫。”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皇后娘娘,就算你是一国之母,但是也不能随意污蔑无辜的人!”

这一刻的陈秀才似乎忘记了害怕忘记了卑微忘记了懦弱,他正义地打断容凰的话,维护着他心里的天使!

容凰奇怪地看着陈秀才,“咦?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方才不还说了,你不认识什么大丫。既然你都不认识那大丫是谁。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容凰似乎十分不解地看着陈秀才。

龙腾宠溺而又无奈地看着容凰,他哪里看不出来容凰就是故意在给这陈秀才设套。

说真的,龙腾在知道陈秀才的遭遇后,都有些同情这位陈秀才,他真的是挺倒霉的。就是因为爱上了戚氏那毒妇,原本大好的前程全都被毁了,满腹才华,却只能给人写信赚点小钱,然后每日与酒作伴,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当男人当到陈秀才这样,龙腾都要同情一下了,然后再鄙视一下。眼睛瞎了,看上哪个女人不行,看上戚氏!最后自己一辈子都给毁了个干干净净!

想到这里,龙腾就觉得自己眼光好,看看他挑选的媳妇儿不要太好了!

就是容凰如果能让他早点回卧室上床,那就更好了。

“我——”陈秀才被自己方才的话套住了,低着头,双手死死捏着自己的卷子,不再开口。

只是陈秀才还是不相信容凰说的,他一直没有考上秀才,难道真的是被大丫害的?怎么可能,大丫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纯洁,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皇后娘娘有必要骗他吗?陈秀才觉得一点必要都没有,但是——

陈秀才很矛盾,容凰的话在他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让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容凰眼见陈秀才的神色越来越复杂,也懒得再和这人兜圈子了,“行了,本宫也懒得跟你拐弯抹角说了。听好,方才本宫跟你说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实情。当年你才情不错,就在第一次乡试时,你就能成为举人,只不过是戚氏跟当时的主考官打了招呼,不许你上榜。

戚氏,对了,戚氏就是你的大丫,当时的戚氏已经是应将军的继室,堂堂的将军继室要压着你一个秀才,那真的是太简单了。毁你一辈子的前程也真的是太简单了。”

“不可能的,大丫没必要这么做!她没有必要这么做!我们曾经——”陈秀才眼神狂乱地看向容凰,他不想相信容凰的话,可是容凰没有必要骗他。

可是大丫——以前那善良美丽的大丫,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更准确地说,大丫怎么会对他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陈秀才不相信!他真的不愿意相信啊!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吗?我觉得很有必要啊。你知道戚氏是给谁当继室吗?”容凰现在也有些可怜陈秀才了,被戚氏这么个女人耍的团团转,因为戚氏,他真的是被毁了一辈子。

一个男人啊被一个女人害成这样子,到底是那个男人太没有用了还是那个女人的本事太大了呢?

或者是两者都有呢?

“是一个将军。”陈秀才艰难地开口。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另外一个只是薄有财产的秀才,两者比较,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啧啧——你被害到今天这地步,真的是不冤枉啊。这人太蠢了。

你除了知道戚氏给一个将军当了继室,其他的你都不知道。你不惨谁惨哦。”

所以人在被害的时候,不要一味地恨那个害自己的人,当然恨是必须的。但也得往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好嘛?像陈秀才这样的,就是被害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谁害的,容凰觉得他挺活该的。

“还请皇后娘娘指教。”容凰的话很难听,但是陈秀才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因为他不敢对容凰怎么样,二来他的确是想从容凰的嘴里得到答案。

“指教不敢说了。只是看你蠢到这地步,本宫对你都有些无语了。你心爱的大丫给人当了继室,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你听好了,你那位大丫正是给,你当初救了的那位满身是血的将军当了继室。”

陈秀才不可置信地看着容凰,他当初救了的人!

多年的往事像是电影放映一样在陈秀才的脑海中重新放映,陈秀才记得很清楚,当年他无意中救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他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他出于同情把人救回去了。甚至他还拿出自己的钱财给那人买补品,还让大丫照顾他。

可以说陈秀才对那被他救回来的人是仁至义尽。对一个陌生人,陈秀才做到了那个份儿上,的确是令人敬佩了。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告诉陈秀才,他救回来的人竟然夺走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这让陈秀才如何接受!

陈秀才心道,他这跟救了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你不是在想你救了的人是一个白眼狼?其实,你还真没有必要这么想。人家不知道你救了他,人家一直以为是戚氏救了他,所以后来为了报恩就娶了戚氏当继室喽。”

陈秀才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容凰一眼就看出来了,于是凉凉地开口。

“他以为是大丫救了他!”这又给了陈秀才狠狠的打击,让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陈秀才现在很怀疑,他这么多年到底是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一直都在欺骗他!把他当做一个傻子一般对待!

陈秀才想要大喊想要尖叫,可是忽然间他却没有了力气尖叫大喊,他对这个世界渐渐绝望。

容凰看着陈秀才崩溃的神情,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做错了,她说的都是实话好吗?绝对是实话的不能再实话了。

“对啊。应将军一直以为是戚氏救了他,所以伤好离开后,应将军就娶了戚氏当继室。从此戚氏就成了将军夫人,从一介村姑成为堂堂的将军夫人,戚氏还是挺励志的存在了。

至于你这个初恋情人嘛,说真的,本宫也不知道戚氏对你到底是有情还是没情,这一点,本宫的确是不清楚。不过你挡了戚氏的路倒是真的。

第一,是你救了应将军,戚氏移花接木,把你的功劳硬生生地安了自己的身上。第二,你是戚氏的初恋情人,这身份的确是尴尬了。你要是一辈子都待在穷乡僻壤,那还没事,碍不到戚氏的眼睛。

不过可惜啊,你是个挺有才华的人,指不定一朝高中来到京城,你的到来很有可能会毁了戚氏的所有,戚氏不甘心啊!所以就只能对不起你喽。毁了你的前途,让你彻底萎靡不振。

现在看来,戚氏做的的确是很成功,从你五次乡试失败起,你就开始萎靡不振。彻彻底底成了一个酒鬼。”

容凰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如同利剑一般插在陈秀才的心里,他怎么都想不通,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大丫给毁了!

当初的大丫是多么纯洁善良的好姑娘,是自己从来没认清楚过她,还是大丫装的太好,把他给骗过去了。

这一切的一切,陈秀才都不知道。

陈秀才唯一知道的是,他现在心头很乱,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容凰也不催促,就这么静静看着陈秀才。

“皇后娘娘,您说的是不是真的,草民不知道。”

容凰挑眉,“本宫说的,你的确可以不相信。你可以继续自欺欺人,你可以想着,戚氏是世上最好的女子,她从来没有背叛过你们感情。她嫁给应将军是迫于无奈的。

这个是本宫猜的,本宫猜戚氏在嫁给应将军时,肯定是说了一堆我是无奈的,我爱的人只有你。

你也可以继续回去醉生梦死,不过本宫真是为你的爹娘感到可怜。把你生下来,你连最基本的传宗接代都做不到。

陈家在你这一代是要绝种喽。”

陈秀才的脸红了白,白了又红。

容凰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狠狠打他的耳光,陈秀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对。

的确,容凰说的很对,就连陈秀才心里也已经动摇,就是戚氏把他害的这么惨!

但是陈秀才不愿意相信啊!

陈秀才宁可相信,他的大丫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呢?

陈哥哥,我不想嫁给那个将军的,是那将军说了,如果我不嫁给他,我爹娘还有妹妹就得死!就连陈哥哥你也会遭殃!

陈哥哥,我死不要紧,可是我不能连累我爹娘和妹妹,我更舍不得连累你。

陈哥哥,如果只有我倒霉,我也认了,但是——

陈哥哥,你是能明白我的苦衷吧。我知道陈哥哥你是世间最好的男子。

陈哥哥,其实就算没有这件事,我也不会嫁给你。我知道妹妹喜欢你,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妹妹她一直偷偷地注视着你。我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能抢自己妹妹的爱人。所以陈哥哥忘记我吧,我们此生无缘了!

……

戚氏当年的一字一句都在陈秀才的耳边回响。

曾经,陈哥哥没听到这话,都会觉得很感动,从心眼里为他的大丫心疼。以及对小戚氏的厌恶!

陈秀才敢说他行的正坐得直,从来没有对小戚氏有什么暧昧的行为,小戚氏也明明知道自己会是她未来的姐夫,可那个女人竟然还是会选择爱上他!这让陈秀才如何不鄙夷小戚氏!

甚至陈秀才每每念起小戚氏时,都恨不得杀了小戚氏!

可如今再次想起这些话,陈秀才却觉得那么别扭,听着这些话,陈秀才打心眼里想吐。

以前那神圣不可攀的大丫,似乎变得狰狞丑陋无比。

陈秀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是大丫变了,还是自己从来不曾看清楚过大丫是个什么人呢?

陈秀才迷惘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回神。本宫让人把你带来,不是让你在这里发呆的。”

陈秀才迷惘出神间,容凰清冷的声音响起。

陈秀才猛地清醒过来,愣愣地看着容凰。

“醒过来了?怎么不问问,本宫让你来是做什么?”

“请皇后娘娘指教。”

“本宫跟你那位大丫有仇。你说说,本宫让你来做什么?”

跟大丫有仇!陈秀才的瞳孔急剧收缩,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大丫怎么会跟当今的皇后娘娘结仇!怎么会这样!

陈秀才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皇后娘娘到底想说什么,还请皇后娘娘指教。”陈秀才稳了稳心神。

容凰轻笑一声,“别紧张。本宫又不让你去杀人,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容凰话落,陈秀才抖得不禁更加厉害。容凰是没让他去杀人,可是陈秀才却更加害怕!这比杀人还要让人害怕!

“你难道不想得到一个答案?不想知道戚氏到底爱不爱你?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落魄到这个地步,是不是戚氏害的?难道你真的愿意一辈子都这样活着,人不人鬼不鬼,一生所学全都埋没?”

容凰一句句问话,一次次地打在陈秀才的心里。

陈秀才想呐喊,他怎么不想!他做梦都想!

对戚氏,陈秀才想问她,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你到底是不是一直在利用我!你是不是毁了我的仕途!把我的一切都给毁了!

对自己的前途,陈秀才更关心,他想一展心中抱负,他想要光耀陈家门楣!

原本浑浑噩噩度日的陈秀才,在这一刻,似乎清醒了,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陈秀才似乎回来了。

清新了的陈秀才,这才发现他竟然有那么多的不甘,那么多的不愿。

陈秀才的喉咙好像被堵住了,话都到了嘴边,陈秀才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良久,陈秀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皇后娘娘,你想让草民怎么做。”

这话一出口,陈秀才就后悔了,恨不得立即收回自己的话。

可是陈秀才又不后悔,说完这句话,他好像浑身轻松。好像这话他早就想说了,只是他一直克制着。

“我要你去勾引戚氏。更准确的说是让戚氏重新爱上你,然后做你们成亲后该做的事情。”

钓了这么久的鱼,总算是上钩了。容凰的嘴边勾起满意的弧度。

陈秀才不可置信地看着容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做成亲后该做的事情,那不就是洞房!

可是戚氏已经嫁人,如果他和戚氏发生了什么,那不就是通女干!这简直是太有辱斯文!

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

这简直和陈秀才所学的一切相悖!

“怎么,是不是不愿意。”

“娘娘,这么做太不要脸了!”陈秀才愤愤道。

不要脸?

容凰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是挺不要脸的。

但是容凰一想到戚氏那女人做的,她设计了应无言和魏明珠,不同样是不要脸?不,应该说是更加不要脸!更无耻!

容凰现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陈秀才,本宫又没让你给戚氏下什么药,只是让你去勾引戚氏。

说勾引也不对,你们本来就是恋人不是吗?

本宫只是让你把当年没做完的事情做做完罢了。很困难吗?”

把以前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无疑,这话是深深地打动了陈秀才,对啊,当初是戚氏对不起他!是戚氏抛弃了他!更是戚氏毁了他的仕途!

可以说,陈秀才已经完全相信容凰的话了。

只是从小读的圣贤书,让陈秀才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陈秀才啊陈秀才,你爱了戚氏这么多年,可到头来你得到什么了?

你什么都没有得到!就连光明的前程都没有了!

说实话,本宫都为你感到惋惜!

你连你最心爱的女人的身子都不曾得到过,扪心自问,你难道都不觉得可惜?”

是啊,他为戚氏付出了这么多,落魄了这么多年,可他就连最心爱的女人的身子都没有得到过,为什么这么一想,陈秀才觉得自己这么傻气呢?

可是——陈秀才心里还是在抗拒。

那是陈秀才从小接受的道德教养,圣贤教育,让陈秀才反抗着。

只是这反抗不会有多长时间的。

容凰之前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废话,那会将陈秀才心底最深处的谷欠望勾起,让他慢慢的堕落沉迷。

“可——可——”

陈秀才已经动摇了,他真的很想一口答应。

不为其他,只为容凰的一句,他爱戚氏爱的这么惨,可他却连戚氏的身体都没有得到过,他不是太可悲了!

可是陈秀才始终是迈不过自己心里最后的道德底线!

容凰笑的更加开心了,“可什么?她不仁,你不义!这有什么不好的。

况且等你把戚氏这件事了解后,就不会再有人拦着你的青云之路了,你可以继续考科举,以你的本事举人,进士,那不是很快就能拿到手吗?”

继续考科举!

这更是说到了陈秀才的心里。

陈秀才低头看着自己曾经作答的卷子,明明是锦绣文章,可却因为戚氏的阻拦,他一次一次地名落孙山,一次次地颓废,到最后成为一酒鬼!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戚氏所赐!

这让陈秀才如何能不恨戚氏!

况且戚氏竟然连皇后娘娘都敢得罪,可想而知,她是一个多么可恶的人!

是戚氏绝情在先,他凭什么不可以绝情!

这样的念头一次一次地在陈秀才耳边响起。

最终,陈秀才的心被攻克了。

陈秀才抬头坚定地看着容凰,“皇后娘娘请吩咐。草民一定会尽心尽力完成您的吩咐。”

这就是答应了。

容凰满意地笑了。

“你真不愧是一个聪明人,本宫对你很满意。至于你要做的,放心,很快就会有人告诉你,你到底该怎么做。下去吧。”

容凰话落就有人领着陈秀才下去。

陈秀才一下去,龙腾立即讨好道,“娘子,你果然厉害!”

容凰收下了龙腾的赞美,她也觉得自己很厉害!

“那是!”容凰得意洋洋地抬头,一脸骄傲。

“不过娘子,你确定如果不用药,这陈秀才真的能和戚氏——”龙腾倒是有点怀疑这一点。

容凰摇头,“不需要任何药。戚氏一定会情不自禁的。”

龙腾凤眸一闪,“哦?你怎么这么确定。”

“你能问出这话就说明你太不了解女人了。你以为女人是什么?女人都是感情动物,女人的感情从来都比男人要丰富,你懂吗?

就算是再狠毒,不择手段的女人,也有感情丰富的一面,只在于知道还是不知道。

尤其是戚氏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儿子死了,丈夫又被人给夺走了一半,她的心正是空虚寂寞的时候。

这时候,戚氏的初恋情人出现了,对着戚氏表达浓浓的爱意,这足以让戚氏的心重新复活。

到时候啊,肯定是干柴遇上烈火,哪里需要什么药。

其实要我说,没药那才是最好的。

那才是真正的感情外露啊。”

容凰笑的就跟一只狐狸似的。

龙腾若有所思地点头,龙腾对女人了解的真的是你太少。

主要是龙腾接触的女人太少了。

接触比较多的也就龙王妃、公孙如玉还有容凰,而龙腾唯一愿意下力气了解的也就只有容凰一个,可惜这唯一的一个,龙腾还没怎么了解呢!

如果了解,龙腾觉得他就不用悲催地继续睡书房的软塌,而是可以搬回卧室抱着自家香喷喷的娘子了。

龙腾见荣光嘴边噙着的笑容,“娘子,我今天是不是可以回房睡了?”

龙腾心想他是趁着自家娘子高兴的时候开口,应该有很大的可能性吧。

容凰原本上扬的嘴角落下,平平地看向龙腾,“你说呢?”

我说?这还用说吗!

“我继续睡书房软塌。”

------题外话------

晚上8点,继续二更走起!有票子滴亲们赶紧奖励七七吧!O(∩_∩)O哈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