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架空小说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382 暴揍应无言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凌七七 12247 2020-04-25 20:08

  容凰怒气冲冲地离开房间,天气已经入秋,秋风微凉,迎风一吹,容凰总算是稍微冷静了一点。

容凰抬头看天,明明是湛蓝的天空,为什么看着总觉得蒙上了一层灰呢?

转而,容凰闷闷地收回视线,她知道不是天蒙上了一层灰,而是她的心蒙上了一层灰。

容凰迈着沉重的步伐去看菊香,不短的路程,容凰硬是从两个多时辰。容凰每走上一步,心里都觉得沉重的很。

等到了菊香所在的庄子时,第一次,容凰有了退缩的心,她真的不敢去看菊香。

不敢?容凰都觉得此刻的自己很好笑,她竟然会有不敢做的事情,可事实就是如此,她的确是不敢。

容凰的双腿好像被绑了千斤重的石头,让她根本抬不起来。

容凰沉重地不知叹了多少次气,最终还是抬步进屋,屋内的敲打木鱼的声音似乎更加明显了,听得容凰心里沉甸甸的,这种滋味儿真的让容凰很不舒服。

脚下的动作不禁加快了两分,容凰来到菊香的房间,抬起手想要推门,但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容凰的手再次缩了回去。

来来往往好多次,最终容凰才抬起了自己的手,然后推开门进去。

入目处,是菊香安稳地待在床上,双目阖实,双腿平放在床上,腿上盖着被子,而菊香就这么直直地坐着,左手捻动着檀木制成的佛珠,另外一只手则是在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木鱼。

可能是容凰的推门声惊动了菊香,菊香敲打木鱼的动作一顿,缓缓睁开眼睛,在看到容凰的那一刻,菊香目光平静,“容施主。”

容凰抬步走到菊香的床边,伸手想要探探菊香的双腿,手未落下去就被菊香抓住,“容施主不必费心了,贫尼很清楚自己的腿怎么样了。膝盖骨已经完全碎了,只差没将这一双腿给砍下了。容施主不必再看,免得揪心。”

容凰拉开菊香的手,小心翼翼地掀开盖着菊香双腿的被子,手尽可能地温柔,像是在对待易碎的珠宝,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当手放在菊香的腿的那一刻,容凰悲怆地闭上眼睛,正如菊香说的一样,膝盖骨全都碎了,如今菊香这双腿也真的只是长得好看,其他真的什么都没有。

不能再站立,不能再动,仅仅就只是一个装饰品!

容凰心里翻江倒海,她想愤怒地大喊,她想愤怒地大叫,总归容凰想找个法子好好宣泄自己心中的痛和不甘。

千言万语全都梗在喉咙里,容凰一时间对菊香是无话可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容凰只能闷闷地为菊香盖上被子,动作一如既往地小心,只是不想弄痛了菊香。

“容施主不必难过。这是贫尼的劫数,是贫尼该受的。”

“该受什么该受!不就是一群长舌妇!有什么好怕的!你能拿我的名字吓唬她们一次难道就不能吓唬她们第二次不成!

那些人活着就只知道搬弄是非,活着根本就是在浪费粮食!一把毒药毒死她们都是活该!”

“容施主,你周身的戾气太重了。你既已是腾凰皇后,贫尼只愿你能心存善念,好好造福百姓,这才是天下苍生社稷之福。”菊香诚恳地看着容凰开口,一言一句皆是苦口婆心,可就是这样的苦口婆心才更让容凰头疼心痛!

“心存善念个鬼!菊香你到底是怎么了!我真的看不懂你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

难道你剪了头发成了尼姑,就真的一心向善!满脑子想的都是别人,都不为自己想一点?就连一点都不想?”容凰忍不住爆粗口了,菊香这副样子真的是让容凰生气。

“贫尼不敢称自己一心向善,贫尼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容凰的暴怒仍然是掀不起菊香半点的情绪波动,平静的犹如一滩死水。

容凰很希望菊香能跟一个泼妇似的大吵大闹也好。这样菊香在容凰眼里,最起码还是个人,还是给知道生气的人。

可如今的菊香呢?容凰觉得菊香不是人,是死人!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了,竟然能下狠手把自己伤到这个地步,她到底知不知道痛!她到底知不知道她伤的是自己的身体!

容凰觉得,菊香不知道,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菊香,你到底知不知道痛?你在亲手废了自己一双腿的时候,你到底知不知道痛?”

“痛。但是贫尼不在意。贫尼用一双腿,好歹是保住了许多人的名声,这就足够了。”

舍己为人吗?

好高尚的情操!

可是容凰从菊香的嘴巴里听到这话,怎么就觉得这么别扭反胃呢!

高尚的人值得人敬佩,容凰也同样敬佩那些所谓的高尚之人,但是这舍己为人的高尚之人是她身边的人时,容凰就高兴不起来了。

人都是这样,自私的,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人会这么想。

所以容凰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菊香,我很希望你能自私一点。应无言和明珠已经被算计了,他们两人已经被这么多人看在眼里了,就算再加上你又能怎么样!

最多也就是被传的难听一点。

你是在关心应无言还是在关心明珠,甚至是所谓魏国公府的名声?

应无言还是算了吧。他不配!一个大男人就连自己的家事都管不好,你若是喜欢应无言,早就可以嫁给他了,有我在,应家谁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至于明珠,她是你姐姐,但你们姐妹两人的关系也没好到这份儿上吧!

魏国公府就更可笑了!他们就连认你都做不到!

菊香啊菊香,我真的想不通,你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想什么!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啊!”

容凰压抑着心头的愤怒,如同受伤的狮子般怒吼出声,她是真的不懂菊香心里是设么想法。

做人不应该自私吗?做人就应该自私,多为自己想一想!

你要容凰为人付出一切吗?可能,但这世上容凰能为之付出一切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龙腾,另外一个是魅!

其他人想让容凰为之付出,三个字“不可能!”

可菊香呢?

为应无言,为魏明珠,为魏国公府!

她生生地亲手废了自己的一双腿,容凰都不知道菊香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容凰甚至想象不出来,菊香在废了自己一双腿时,她到底有多痛!

“容施主,你称呼错贫尼了,贫尼是灭心。菊香已经死了。”

灭心!

心都没有了,所有身体上的疼痛就一点都不在意了?甚至自己对自己下狠手,也丝毫不会犹豫。

这一刻,容凰眼底深处一直隐藏的泪水终于留下。

晶莹的泪珠如一串串洁白的珍珠成串落下,当泪珠从如玉洁白的脸颊上流过时,容凰只觉得那一颗颗泪珠跟刀子似的割着她的脸。

“是我对不起你。”

“容施主严重了,你没哪里对不起贫尼。相反,贫尼很感激你。”

容凰苦笑,当泪水流入她的嘴唇时,容凰只觉得苦涩难当。

“我容凰从不觉得我对不起谁。可是对你菊香,我是真的觉得对不起。

如果当初你没来我身边多好。甚至我当初没有遇到你该有多好。

如果那时候你和袁雨桐一起进了青楼,哪怕你成了青楼女子,是不是也好过你现在这样?”

就是成了青楼女子,也好过如今这样成了半个死人要来得强。

这些,容凰也只能想一想了,事情都已经发生这么久了,容凰再怎么想,事情也是不会改变了,多想无益。

“容施主入魔了。容施主不必觉得对不起贫尼。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在容施主眼里,贫尼是在受苦,殊不知贫尼却是心甘情愿,没有半点的不甘呢?”

容凰扯了扯嘴角,如果亲手废了自己一双腿还是快乐的话,那么那个人已经不是人了,八成可以说是神经病了!

菊香如今在容凰眼里,就是神经病一样的人了!

“容施主不必为了贫尼责怪皇上。皇上并没有什么错。

在贫尼出事后的第二天,皇上就亲自来探望过贫尼。贫尼当时能看出皇上的脚步虚浮,身上似乎一点内力都没有。

有武功的人和没武功的人,贫尼还是能辨别一二的。想来当时皇上是出了大问题吧。”

容凰眼神一闪,菊香的眼力果然不错。

“你说的不错,龙腾当时武功尽失。”

菊香微微一笑,“果然。皇上在武功尽失的情况下,还能亲自来探望贫尼,贫尼受之有愧。

皇上来看贫尼时,曾经说了,他可以直接下旨要了戚施主的命。可是贫尼拒绝了。”

龙腾竟然来找过菊香说要戚氏的命!龙腾怎么没告诉她?

容凰是不会怀疑菊香说谎的,就菊香这副出家人样儿,容凰也不会怀疑菊香说谎。

出家人不打诳语!

龙腾当时若是真的下旨要戚氏的命,应将军就算是再想护戚氏也别想护住!

容凰不信应将军能为了戚氏一个女人就造反!

造反倒好了,黑甲卫直接压死应将军,整不死他!

但是菊香竟然拒绝了!

这让容凰说什么是好!

菊香怎么能忘记如果不是戚氏算计,菊香需要自废双腿吗?

菊香怎么能不直接同意龙腾的话呢!

“戚施主也是个可怜人,她毕竟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她可怜个屁!她活该!应无遂是个没脑子的,自己都能把自己作死!那什么戚氏也是个没脑子的,脑子里什么都没装,就是装了一肚子坏水。成天想着这么算计人!这么恶心无耻的女人,老天爷怎么就没直接劈了一道雷,劈死她!”

容凰要不是顾忌菊香的身体,她都想给菊香一耳光了!

戚氏可怜!戚氏可怜个毛线!

“容施主你言过了。”

容凰气的面部不停颤抖,如同中风。

“出家人手上是不能沾血的。”

容凰气的手在隐隐颤抖,出家人手上不能沾血!

屁!

容凰深深觉得手上要是沾了像戚氏那样人的血,简直就是在做天大的好事!

”容施主,你和皇上历经了千辛万苦才走在一起,不要因为贫尼的事而让你们心生嫌隙。”

菊香这话,容凰也就是在耳朵边过了一遍。

戚氏就算再难杀,容凰敢说,只要龙腾想杀肯定是能杀的了的。

只是龙腾没有动手罢了!

龙腾来询问菊香的想法,肯定是存着尊重菊香的想法,只要菊香说一句杀,龙腾一定会要了戚氏的命。

可是谁能想到菊香根本就没有要戚氏命的想法!

再加上戚氏身后有应将军为她做主,其中又有应无言,关系到自己好兄弟,再加上菊香这不积极的态度,龙腾就开始消极怠工了,也没这么坚决地要戚氏的命。

说到底,不就是龙腾没把菊香的事情放在心上!

如果换做应无言一双腿被戚氏害得废了,容凰敢说,龙腾肯定立即要了戚氏的命!

龙腾的所作所为还是让容凰心里不舒服,菊香在龙腾心里没分量,但是在容凰的心里有分量啊!就是为了她,龙腾也该出手才对!

可是龙腾——

容凰摇了摇头,不愿意再想龙腾,越想越生气!

龙腾这不作为的行为,让容凰愤怒了!

“容施主,凝和金桔二人,也没做错什么。是贫尼恳求她们别将贫尼的事情告诉容施主。

一切都是贫尼的过错,只希望容施主能不要责怪她们。”

容凰再次无语地看向菊香,这根本就是圣母玛利亚啊!处处为人家着想,她有为自己想过一点吗?

“别人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一点的好。你如今最该做的是好好想自己的事情。

你身边就一个粗使婆子照顾你,我不放心。我再挑两个人伺候你。”

“多谢容施主的关心,但贫尼——”

“你要是拒绝,行啊。我亲自来伺候你怎么样?”容凰不想听菊香拒绝的话,直接了当地开口。

菊香一噎,“容施主你何必如此呢。”

“我何必如此呢?是我对不起你。我现在就连赎罪也不知道该怎么赎。”

“容施主你——”

“行了,我不想听你说了。在你嘴巴里,是不会有对不起你的人的。”容凰摆了摆手,阻止菊香继续说下去。

菊香闻言,沉默叹气。

容凰走出菊香的屋子,心里的烦闷感不禁更加重了。

怪谁呢?都该怪吧,或者谁都不应该怪。

容凰抬起脚步继续往下一个目的地走去。

魏国公府

容凰来到魏国公府时,一眼就看到了在魏国公付门前探头探脑的应无言。

应无言的变化可真大,容凰第一眼还真没有认出应无言。

应无言穿着一件白色袍子,但是衣服全都是皱巴巴的,一眼看过去似乎还有些黑色,至于应无言这个人,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理里他的胡渣了,青色的胡子围绕了应无言嘴边一圈。

总而言之,应无言此刻的状态只能用差来形容。

容凰看着应无言那副想要上前但是又不敢上前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容凰直接走到应无言身边,应无言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伸出手在应无言的背上狠狠拍了一下。

应无言只是走神,但不是一点警惕心都没有,被容凰拍背的瞬间,应无言就清醒过来,发射性地就要对容凰动手,幸而应无言转身的刹那,看清楚了来人是容凰,这才收住了手。

容凰看着应无言高高抬起的手,不禁觉得好笑,难得应无言还有一点点的警戒心,否则敌人要是冲着应无言的后背来一刀,也不知道应无言还能不能继续活着,容凰还真的是有些好奇。

同时,容凰心里还真的是挺希望有个人直接冲着应无言的背后来一刀,了结了应无言,想想,这也是一件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情啊!

别说容凰太狠毒了,对应无言这渣,如果他不是龙腾的好兄弟,容凰真的打算自己动手替天行道了!

“大嫂。”应无言看着容凰的眼神满是尴尬。

容凰扯了扯嘴角,“你的屋子在哪儿。我有话想跟你说。”

龙腾告诉容凰,应无言在魏国公府附近置办了一处宅子,故而,容凰才会有这么一问。

应无言什么都没说,默默转身离开。

容凰挑眉,跟着应无言一起走,来到他临时的住所。

应无言这临时住所够小的,只是一处两进的小宅子。

容凰察觉到这屋子可是有不少人盯着,但是那些人都没有什么恶意。

容凰撇了撇嘴,她都能猜到是谁派人看着应无言,除了龙腾还有谁。

派人看着应无言啊,好!真是好!容凰的拳头一时间握得“嘎吱——嘎吱——”得响亮。

“啪——“容凰给了应无言左脸一巴掌,这一巴掌容凰绝对是用了浑身所有的力气,打得应无言一个大男人脸都撇到一边去。

“这一巴掌,我是为菊香打的。”

“啪——”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容凰打在应无言的右脸上,跟应无言左脸的巴掌正好对称。

“这一巴掌我是为明珠打的。”

容凰打人还不忘记告诉应无言她是为什么打的。

容凰甩了甩手,应无言这厮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打得容凰手都有些发疼发麻,这滋味儿真不怎么舒服。

容凰是想教训应无言,但是可没打算让自己难受,于是容凰换了一思路,不用手打了,转而用脚踢。

容凰一出右脚狠狠提向应无言的右小腿,踢完后,似乎都能听道应无言小腿骨头碎裂的声音。

在暗处的人,不禁个个牙疼,啧——皇后娘娘未免也太狠了,这根本就是要人命啊!他们忍不住想着两巴掌还有一脚要是打在他们身上,他们会怎么样!

不敢想了,真是不敢想了,这要是落在他们身上,真心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太疼了!

“疼吧?”

容凰打的都哟徐诶气喘吁吁了,但是应无言这个被打的就是一声不吭,死死忍耐着,哪怕此刻他的脸苍白的可怕,冷汗直流。

“这就疼了?你可知道菊香亲手打碎自己一双腿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比我踢你的更加狠?”

应无言原本苍白的脸不禁更加苍白。

暗中的人嘴角不禁更加疼了,皇后娘娘真的是太狠了,不仅使用暴力让人身上痛,如今还使用毒舌技能,让人更痛,这份本事真是——啧啧——

容凰看着应无言苍白的脸,心里一阵痛快。

容凰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看到一根粗大粗大的木棒时,容凰眼睛一亮,这东西出现的时候真的是太好了。

容凰上前两步,拿过木棍,冲着应无言的背狠狠打去,那沉闷的声音听得人心头一震。

“应无言你看看你做的事情!我呸!你扪心自问,你算一个男人嘛!啊!你算一个男人嘛!你做的事情好意思称自己是一个男人嘛!

你要是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男人,我都不好意思听!

你明知道戚氏不怀好意,你就不知道留一个心眼看着戚氏?

好,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你被戚氏算计了,不算你全错,只有五分错!

可你接下来做的事情,你好意思嘛!我告诉你,我光听着都恨不得杀了你!”

噼里啪啦的棍棒声夹杂着容凰的怒斥声,一下一下地落在人的心中,让人只觉得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你才占了明珠的便宜!你个混蛋竟然好意思跟菊香说什么,你愿意娶菊香?

应无言,我问你,你到底把菊香当成什么了!

我知道你是看到菊香双腿断了,你觉得对不起菊香,所以才说出要娶菊香的话!是不是!是不是!你跟我说是不是啊!

应无言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你应无言就是个懦夫!你干的更不是一个男人做的事情!

你那不是对菊香好,你根本就是在羞辱菊香!羞辱明珠!

菊香拒绝你了,你就直接离开?

应无言,我敢说,你心里其实也根本没想过要娶菊香吧。只是在看到菊香那一双废了的腿,你对菊香同情了,才说出要娶菊香的话!是不是!是不是!”

随着“是不是”的声音落下,容凰握着木棍的手愈发的用力,打应无言的力气也更大了。

“菊香拒绝你了,你心里一点都不难受吧!相反,我敢说你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你只是因为自己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对菊香说要娶她!

应无言你可知道你说的话有伤人的心!你这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羞辱!

菊香拒绝你了,你就跑来找明珠?

我告诉你应无言,你这行为更可恨!

应无言你丫的根本就是把两个女人的尊严全都踩在脚下!

应无言你丫的根本就不配当一个男人!

我一想到你丫的做的事情,我就想打死你!”

容凰说着又举起棍子朝着应无言打去。

“噗——”应无言死死忍着,任凭容凰打,甚至应无言都被打吐了血,但他还是不吭声,任凭容凰打。

容凰打累了,停手了,气喘吁吁地看着应无言,丫的,打这人渣,打的容凰也累死了。

应无言弯曲着身子,目露悲怆,声音沙哑,“大嫂你骂我骂的很对。你打我也是我该受的。”

容凰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棍子扔在地上。

“应无言别说的这么好听,你是不是觉得我打你,能让你心里好受一点?

我打你,只是我看你不顺眼!跟菊香和明珠两个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对她们两个的伤害绝对不会因为我这顿打就能一笔勾销的!”

应无言想不想让稍微赎一下你的罪孽?”

应无言看向容凰。

容凰冷笑,“很简单,现在跟着我去应府,咱们俩直接去取了戚氏的命。”

应无言沉默了,没有一口就答应下容凰的话。

容凰看着应无言的样子,心里不禁愈发的失望了,应无言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怎么不愿意?”

应无言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却仍然闭口不言。

“因为你父亲?”

应无言低垂眼底闪过挣扎的神色。

容凰真的对应无言更加失望了,这个男人——

“应无言你真不愧让我对你失望!就你做的事情,我真的是很看不起你。就因为你对你父亲的愚孝,你一次两次地放过戚氏,可结果呢?戚氏有一点点悔改之心吗?

没有!戚氏没有半点的悔改之心!相反戚氏是更加得意!一次次做出的事情都十分的挑战人的底线!

应无言我告诉你,如果戚氏害的是你,就算把你害死了,我都不会有太大的感触!你活该!

会为你伤心的,八成也就龙腾和小鸟两个了!你如果被戚氏害死,是你活该!

但是你应无言就是个扫把星!戚氏害你不说,还把菊香和明珠两个人害的这么惨!

应无言,我问你,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之心嘛!你这做出来的还是人事嘛!”

容凰把她心里想骂应无言的话全都骂出来了,这男人活该!

“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难道你真的要我杀了我的亲生父亲不成!他就算再不好,他也是我的亲生父亲!我难道一定要弑父!”

应无言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冲着容凰嘶吼,他看起来无助可怜极了。

容凰看着这样的应无言,心里却没有半点的想法,更没有同情应无言的想法,她怎么觉得应无言这人活该呢!

“我是让你弑父吗?我是让你跟我去杀戚氏!

对了,戚氏是你的继母,继母也是母亲。难不成你还把戚氏当你娘?”

“我只有一个娘!她早就已经去世了!”应无言吼道。

“是吗?你只有一个娘?你娘已经死了?你不说,我还真以为你是把戚氏当娘呢!”容凰冷笑。

应无言死死地看着容凰,神色冲动紧张,似乎下一刻就会忍不住冲上去和容凰拼命。

容凰冷笑地看着应无言,“你这么生气做什么?是觉得我说错了?我怎么半点都不觉得我自己说错了?

杀戚氏,可不是杀你父亲!你应无言为什么做不到?

你不用开口,我来帮你说为什么。

因为你父亲不许,因为你不舍得对你父亲怎么样!你一直都想着你能和你的父亲有父慈子孝的那一天!我说的对不对!

应无言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我方才说的话对不对!”

应无言心头一紧,他想呐喊,他想说容凰说的都不对!

可是应无言内心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对的!对的!容凰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内心深处真的是这么想的!

“应无言你真的让我很失望。那么一个父亲,你对他竟然还有期待,为了他一次两次地放过害你的人,害你是没什么,偏偏还连累了无辜。”

容凰看向应无言的眼神满是失望。

容凰眼看着应无言又想开口,冷冷地打断应无言的话,“应无言,你以后还是别娶妻了。谁要是当你的妻子,真的是倒霉。”

谁要嫁给应无言真的倒霉。

应无言是个好男人,会是一个好兄弟,会是一个好将领。

但是应无言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丈夫。

愚孝,木鱼脑袋,简直让人恨不得把应无言的脑袋给爆了,看看里面都装了一堆什么稻草。

容凰还想让应无言赶紧滚蛋,别再缠着明珠,但是话到了嘴边,容凰就不想说了,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应无言这人是根本不会在意的,他只会执意地去做他认为是正确的事情。

打了应无言一通,容凰倒是颇有点心累的感觉。

容凰原本还打算去看看魏明珠,但是转而容凰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主要是跟应无言闹了这么一通,容凰真的是有些累了,去找魏明珠,容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容凰转身离开。

容凰离开后没多久,立即就有两个黑衣人来到应无言身边,“应统领,要不要我们两兄弟给你请个御医?”

应无言好像没听到两人的话,仍然是自顾自地发呆。

这两人真的是有些头痛了,又再次重复了一遍。

这次应无言有反应了,愣愣地看向两个黑衣人,“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失败?”

两个黑衣人愣了,没想到应无言会问这个。

“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应该一个人孤独终老?”

两个黑衣人完全傻了。

应无言看着眼前两个完全傻了似的人,苦涩一笑。可能容凰真的没有说错吧。

应无言抬头看天,天色已经渐渐暗了,就如同他的心一样,也是暗的,心头缠绕的惆怅痛苦是怎么都无法驱散。

容凰回到皇宫,看到的就是龙腾颀长迎立在门口的身影。

容凰看着龙腾的身影,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儿,越过龙腾就要进屋,“不想看到你,你赶紧消失在我眼前。”

龙腾一把拉住容凰的手臂,“娘子。”

“别这么喊我啊!我听到这两个字,心里很不爽。”

“你就是我娘子!现在是,将来是,下辈子也会是,生生世世都是!”

龙腾霸道的声音在容凰耳边响起。

容凰无语地看了一眼龙腾,原本就知道这男人无耻,现在容凰才知道,这男人原来不是一点的无耻。

“龙腾,你还要脸吗?”

早上才吵了一架,更准确的说,是容凰单方面地骂龙腾。

这才过了多久,龙腾竟然还能这么死皮赖脸地赖在她身边。

容凰对龙腾这厚脸皮也是无话可说了。

龙腾舔着脸凑到容凰身身边,“对自己的娘子需要什么脸?”

容凰扯了扯嘴角,这次她连骂都懒得骂了。

“你去了无言那儿?”龙腾收起脸上笑容,缓缓道。

说起应无言,容凰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你会不知道我去了应无言那儿?你派了那么多人看着应无言,我怕是一去你就知道了。

怎么是生气我打了应无言?”

“你打无言,无言挨这打不冤。”龙腾语气沉沉。

为了娘子,兄弟暂时可以放到一边去,况且就龙腾看,应无言也的确是欠打!

容凰冷笑,用力挣开龙腾的手进屋,龙腾连忙快步跟上。

容凰坐在床上,龙腾也凑到容凰身边坐着。

“龙腾,你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而且我心情不好的原因里面有你,你竟然还凑到我身边来!你跟我说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脾气太好了,不敢对你怎么样啊!”容凰斜睨了一眼龙腾,没好气道。

“娘子,咱们就不要因为其他人其他事生气好不好?”龙腾真诚地看着容凰。

其他人其他事?

“你词用错了。是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在你眼里菊香就是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所以在我拜托你关于菊香的事情后,你可以理都不理一下,全都交给应无言。”

龙腾沉默了,因为容凰的确是没有说错。在龙腾眼里,菊香的确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龙腾,在你眼里菊香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但是在我眼里,我亏欠菊香很多,我原本想补偿菊香的。但是菊香——

说是补偿,可到头来我补偿她什么了?什么都没有,她还是在继续受苦。

可你呢?还要在受苦的菊香身上再狠狠增上几笔!

龙腾你有没有为我想过!你知不知道我的心很难受!

你知道你明明想保护一个人,可那个人却在你的保护下,一次两次地受苦,你能知道那种感受吗?我看你肯定是不知道!”

龙腾抓住容凰的手,“我知道。我真的知道。我想保护你,可你却总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受伤。我知道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我唯一不知道的是,菊香在你心里竟然有这么重的位置。”

“我今天去狠揍了应无言一顿。”

“我知道。”

“那我和应无言说的话你也应该听到了?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

龙腾俊眉拧起,“无言其实没想的那么差,他——他也是有苦衷的。”

龙腾尽可能地为自己的好兄弟说话。

“这就是原因了。应无言是你的好兄弟,所以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应无言找借口找理由。

龙腾,你真的不能动戚氏?

不是吧。只是菊香的态度不怎么鉴定,也根本没有动戚氏的念头,再加上你不愿意让你的好兄弟为难,所以你就放任着戚氏活着。

你让戚氏活着,最大的原因还是应无言,你是在为应无言着想!

可你又担心应无言的安全,所以派了那么多人保护应无言。

你对菊香可有这么尽心?没有!因为菊香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菊香在你心里没地位!”

容凰说的每一句都对,让龙腾根本找不到一个字反驳。

“娘子,我还是那句话,在我眼里,这世上唯一值得我费心思的女人就只有一个!永远都只有你一个!”

------题外话------

谢谢辣妈爱美解元投了2张月票嫁秀娶浩举人投了1张月票136**1031解元送了1朵鲜花

有票子滴亲们记得投给七七啊!看七七打人打得辣么厉害!(*^__^*)嘻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