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架空小说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216 龙腾表白!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凌七七 11172 2020-04-25 20:08

  一晌贪欢,不分昼夜。喜欢网就上L。

容和龙腾都不知道他们互相纠缠在一起多久,缠绵了多少次,只知道在地上的青石板上滚来滚去,容至今都愣在那儿,完全不知道她和龙腾到底是滚了多少次。

陵寝内也只有四盏幽暗的煤油灯,再加上龙腾手中的夜明珠能够照明,但也无法猜测此时外面到底是什么时辰了。

体内的热浪在一次又一次的缠绵中总算是消散了,容整个人也恢复了以往的精明,说是精明,但容觉得此时她也完全傻在那里了!连发生了什么都不清楚。

容绝美倾城的小脸,因为受过**的滋润而愈发的妩媚动人,美丽的不可方物,顾盼流转,尽是慵懒魅人的波光。小脸上有欢爱过后的妩媚妖娆。

此时,龙腾色的披风铺在地上,他浑身**的拥抱着同样浑身**的容,狭长的凤眸涌起一股满足的神色。

龙腾和容两个人都没有出声,两个人都这么静静的,谁都没有率先出声。

龙腾是在回味欢爱后的绝妙体验,容则是在回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和龙腾滚起来了!

越回忆,容的头就觉得越疼,貌似一开始,是她最先纠缠龙腾的,还是她主动扑到龙腾的怀里扯他的衣服,甚至还主动亲上龙腾那性感的薄唇!

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容愈发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她干的都要叫什么事情啊!

现在回想起来,容真有直接钻到老鼠洞的冲动!她——她竟然主动强上了龙腾!

这种情况下,她是不是要对龙腾负责啊!

呸!

这事情怎么算都是自己吃亏,她还少了一层膜呢,龙腾那厮少了什么东西!啥都没少!

但容就是觉得心虚啊,觉得自己好对不起龙腾啊!

等等——

容忽然正了正神色,见鬼了,她凭啥要心虚啊!要不是龙腾这厮大半夜的不睡觉硬是把她从被窝里拉出来,硬是要把她带到皇陵,会出这样的事情嘛!

他中了春药不说,还害的自己中了春药,不合欢,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死的还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还有龙腾!

越想,容就越理直气壮起来,她什么都没做错!

说白了,容深深的觉得,她还是龙腾的救命恩人呢!要不是她舍己救人,以身饲虎,指不定龙腾这时候也小命呜呼哀哉了!

但无论容给自己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容还是心虚啊!谁让主动的人是她,而不是龙腾!貌似,自己主动扑上去的时候,龙腾还言辞拒绝了!是自己硬生生的往龙腾的嘴巴脸上凑的!

一想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容原本娇艳的能滴出血的容颜似乎更红了。

想来想去,还是该怪先帝!

话说,你要杀龙腾,就直接弄毒药毒死龙腾,这多方便啊!硬是要弄春药!

如果先帝真的是弄毒药要毒死龙腾,想想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龙腾身上的那颗蓝珠子似乎能让他百毒不侵!

容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到最后,好像还是什么都没有想通,但是有一点,容很确定,她不可能和龙腾在一块儿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龙世子,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做做成年人的游戏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总不会要对我负责吧,况且,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相信龙世子你心里肯定是有数的!虽然这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我主动的,但是咱们得分分情况不是,虽然是我主动的,但损失更的人是我!咳咳——但我也没想跟龙世子你讨要什么!名分什么的,那是万万不用提的!提这些俗气,伤感情!那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就只有一句话,龙世子咱们以后还是当陌生人的好。那个——”

其实容自己也不知道该跟龙腾说什么,说了一堆,容自己都没有弄清楚她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反正她如今头都疼的不行,说话颠三倒四,翻来覆去,好像一直都说不到一个点子上!

还不等容把自己想说的表达清楚,龙腾就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她腰间的软肉,痛死她了!更过分的是,龙腾那厮竟然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是下了狠手捏!痛的容整张脸都要扭曲了!这个混蛋!容在心里狠狠骂了龙腾这混蛋!

抬眸,容正想跟龙腾算账,但是在接触到龙腾那双阴鹜嗜血的眼眸,容想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这样的龙腾好危险,容有预感,她要是敢继续说下去,八成她的小命都要危险了!

不能不说,在某些时候,容预感危险的能力真的是杠杠的,还不是一丁点的厉害。

容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低着头,竟然有些不敢跟龙腾对视。

奇怪了,方才那些话,可都是她的真心话!容忽然想不通,她怎么就不敢跟龙腾吵呢!怎么就不敢跟龙腾表明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呢!

“成年人之间的游戏?不要名分?当陌生人?”

容低着头,看不到龙腾的表情,但是莫名的,容觉得龙腾现在的表情肯定是咬牙切齿,简直是恨不得咬死她!

别说,龙腾还真是这样的想法。

龙腾每说上一个词,容的小心肝就颤抖了一下,心里发虚的感觉就更加深了。而且更见鬼的是,容竟然觉得自己真的对不起龙腾。容此刻竟然隐隐有些不敢面对龙腾的想法。

殊不知龙腾现在是用了极大的耐心,才忍住没有掐死容!在他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水到渠成,彼此心灵相通时,容竟然能给他冒出这么一番话,要是换了一个人,龙腾早就活活掐死她了!但这人是容,所以龙腾用了最大的忍耐力,硬是给忍了下去。

容那番颠三倒四的话,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瞬间就插透了龙腾的心,将他的心扎地血淋淋!

容光顾忌着心里那点点的异样,她忘记了,此时她和龙腾浑身**,她更是被龙腾抱在怀里,这样子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了。

但此时这两人都没有在意这一点。

气氛尴尬凝滞到了极点,暗淡的烛火与幽静宁远的夜明珠光芒交相辉映,照耀在龙腾和容身上,一个体格健硕,一个肌肤如雪,本该是极美的画面,但是此刻,却显得格外的奇怪。

良久,容好像才意识到此时她正全身**的被龙腾抱着,默默的起身,捡起自己被龙腾扒掉的衣裳,默默的自己将衣裳穿好。

容忽然庆幸,亏得龙腾没有把她的衣裳给撕坏,否则她现在也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才好。

龙腾定睛凝视着容,见她将身上的衣服都穿上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同样自顾自的穿起了衣裳。

才做了最亲密事情的两人,本该是感情最为融洽的时候,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是说不出的怪异,甚至隐隐有些压抑。

容没有转头看向龙腾,有些话,看着龙腾,容觉得自己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了,这样背对着背很好。

“龙腾,我知道我方才说的话让你生气。你以为我真的跟我方才说的一样,什么女儿家的贞洁都不在意?什么成年人都会做的游戏?我虽然不是那种失了贞洁就要寻死觅活的,但我把自己的贞洁也看的很重。”

尽管这身子不是她的,而是原主的。容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龙腾,你告诉我,我不将我们方才发生的一切当做一场和游戏,我能把它当什么?难不成我能把它当做是我们两情相悦,当做是我们两个情不自禁?说实话,我真不觉得自己对你有这么深厚的感情!”

容这一刻说的都是实话,可能某些时候容是对龙腾产生过好感吧,这一点容不否认!

但要说容对龙腾有多深情厚谊,那绝对是假的!

“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择夫君的标准吧。最低的标准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你龙腾连着最最低的标准都做不到。你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爱上你,别说爱了,就连动心的瞬间都不会有。因为你龙腾已经明明白白告诉我,你身边有一个公孙如玉!这就断绝了我对你动心的可能!”

容扪心自问,她真的没有对龙腾动心过吗?这是假话!有时候,可能是周围的环境太美了,或者是龙腾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释放出的温柔太迷惑人了,容那颗几乎被寒冰包裹着的心,是真的有过动心。

但是很快,公孙如玉这个名字不期然的在脑海中响起,这就让容稍微火热了一点的心瞬间冰凉!

容对龙腾可以说是有过动心的瞬间,却没有成为永恒!

人这辈子,有些东西可以妥协可以退让,但有些东西是这辈子都不能改变的!

比如原则,比如底线!

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标准就是永远不会改变!与人共侍一夫,哪怕死,她也做不到!

容绝美的小脸上红晕妩媚尽散,眉眼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凝,宛若天山雪巅上积年不化的冰雪。

“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想跟本世子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一直都是龙腾听容开口,龙腾倒是难得冷不丁得开口说了一句。不知为何,听着龙腾的话,容心里发虚的感觉更浓了。

“是!龙世子不当今日的事情没发生过,那还想怎么样?难不成是要八抬大轿娶我进门不成?龙世子将公孙小姐放在哪里了?”容没有转头,再一次提起了公孙如玉。

容发现,每次一提起公孙如玉,容的心就能瞬间冷硬,对龙腾那一丁点的愧疚立马就能消失的一干二净,半点不剩!

呸!

容恨不得好好唾弃自己,她对龙腾愧疚个毛线啊!是龙腾该对她愧疚好不!要不是龙腾,她过得别提有多悠哉了!更别提现在大晚上的在别人的棺材前**又——

“若本世子能做到你的要求呢,一生一世一双人!”

容正在心里吐槽,猛地听到龙腾的话,不可置信的砖头转过身,死死地盯着龙腾那张俊脸,似乎是想要看清龙腾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良久,容才收回了视线。

“龙世子在说笑吧。龙世子说的,你今生必定会娶公孙如玉的话言犹在耳。怎么,如今倒是反口了?如果龙世子是觉得毁了我的清白,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才不能不抛弃公孙小姐。那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龙世子,这没必要。我从来没将这事情放在心上过。龙世子也不必放在心上。龙世子要是真心觉得对不起我,其实也好办的好,给我金银好了,我这个人啊,俗气的很!

虽然很多时候钱不能解决一切,但在我这里,很多事情是可以用钱解决的。”

容曾经无数次想过,要是龙腾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和龙腾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可不可能发展一下。

这些容都在心里想过很多很多次,但是直到现在,真的听龙腾说了,能答应她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容心里第一产生的反而不是喜悦,而是淡淡的不悦,龙腾八成只是因为毁了她的清白,感到抱歉,所以才愿意对自己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容一直都是个霸道的人,但施舍得来的一切,她容不屑!

至于心中那淡淡的苦涩,容硬是咬牙忽略,她怎么可能心酸怎么可能心痛,她一直都是个没心没肺的,感情什么的,从来都不适合她!

猛地,容被一个宽大的怀抱紧紧拥住,龙腾将头搁在容的脑袋上,手上抱着容的力气愈发大了。

“本世子前些日子一直没去找你,不是因为忙,也不是因为不想见你。而是一直在想,你所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真的,第一次听你说一生一世一双人,本世子还愣在那儿。世间男子,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不纳妾的,好像除了那些连饭都吃不起的男人,稍微有点家底的,也要纳个妾。更别提位位高权重,有钱有权的男人了。

本世子在男女情事上看的不是太重,或许是心中的仇恨早就占满了本世子的心,让本世子再也容不下其他。

但直到你出现——

还记得在碧云庵初见你的那一刻,本世子不会忘记,那一刻的你有多美,柔和的月光洒在你身上,衬的你如同九天仙女下凡。本世子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了惊艳。

可惜啊,惊艳还没多久,就是惊讶了。你还真不像个女人,竟然敢跟本世子做起生意,谈条件。”

龙腾似乎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潋滟的红唇边漾起丝丝柔和的笑意。

容脑海中也不期然的想起了和龙腾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在见到龙腾的那一刻,容也惊讶,世间竟然有这样的美男子,尽管浑身都系着绷带,却无损他的威严和俊美,唯一可惜的是,脾气太差了,再美的场景,龙腾一开口,那就彻底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龙腾那拽霸狂的样子,至今还在容的脑海中浮现,让容久久无法忘却。

“要是换了一个人敢在本世子面前这么放肆,他的小命肯定是不保了。但本世子那时候对你很好奇,被未婚夫抛弃,又被家族流放的一个小女子,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跟本世子谈条件!

不能不说,从那一次后,本世子就被你吸引住了。要说当时对你有多少好感,未必。更多的,本世子是想看看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后来,你在勇毅侯府,看你过得如鱼得水,本世子还真是有些惊讶了。那时候本世子是真以为你就是说着玩玩儿的,哪来的什么大本事。”

“然后你就看不惯我日子过的太舒服,硬是要给我制造点麻烦,把菊香、金桔还有红莲送到我身边,一个个的来头都不小。”想到龙腾欺负她的事情,容顿时生气了,龙腾这丫的那时候也不知道欺负了她多少,一次次的给她挖坑,一次次的找茬!

现在这些事情想起来,还真让容恨得牙痒痒!

龙腾闷笑,容紧贴在龙腾的月匈膛上,能清晰的感受到龙腾因为闷笑而引起的月匈膛阵阵轻微的颤栗。

“对,本世子那时候就是看你过的太悠哉了。觉得勇毅侯府的那些人真的是太没用了,所以本世子就给你制造了一些麻烦。”

容嘴角抽搐,你那找的是一丁点麻烦嘛!心脏稍微弱小一点,手段稍微差一点的,指不定就要被龙腾这厮给折磨死了!

龙腾似乎察觉到容的不悦,连忙转移话题,“后来,本世子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关注你了。一天不听到你的消息,就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那时候,本世子还不知道,这是因为心里有了你的缘故。”

“这算是表白吗?”

容忽然觉得很好笑,现代的男人表白多浪漫啊,租个游艇,然后在茫茫的大海,捧着一束玫瑰花,单膝下跪,向心爱人表白!

蓝天白云,偶尔从海面上掠过的海鸟,都是爱情的见证!

或者没那么好的条件,起码也要去一个环境优雅的咖啡厅,捧着鲜花,向心爱的人告白。

容知道的最最不济的,就是大学生告白了,夜晚,男生在女声的寝室楼下,用点燃的蜡烛摆一个爱星的造型,然后拿着喇叭大声对心爱的女人告白!然后周围有一群呐喊助威的人!

容和魅以前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在那里吐槽一番,说是吐槽,更多的是有些羡慕吧,毕竟哪个女人不怀春,再铁石心肠的女人,也会羡慕这柔情百转。

容有时候也会想想,如果有男子跟她告白,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容在脑海里真的是想过很多很多。但唯一没想到的是,倒是有人跟她告白了,竟然是在别人的陵寝!就算是皇帝的陵寝,但也不能改变这是一个陵寝!还是在别人的棺材面前!

想象中的鲜花没有,想象中浪漫的场景也没有!容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遗憾的!

龙腾拧着眉,似乎是在想容的话,“告白?你如果觉得是告白,那就是告白吧。”

容直接翻了个大白眼,也不管龙腾看得到还是看不到!这人无论长得多好,都不能改变,这人是一个爱情白痴!

魅那家伙还总说她的情商低,真该让她来看看龙腾,这才是情商低的人好不!跟心爱的女人告白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还什么算是告白呢!容就没见过这么傻气的人了!真是太傻气了!

容在心里愤恨吐槽!

龙腾见容久久没有开口,以为容是将这一茬给接过去了,于是再接再厉,继续开口,“后来本世子越来越发现,咱们是一路人,是一样的人。不知不觉的,更关注你了。甚至有时候心也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在见到你后就有些不规则的乱跳。”

“那真是抱歉了,我见到你,绝对没有什心不规律的乱跳,想来我是没有对你动心!”容得意洋洋的开口,“啊——”

龙腾拥着容的手猛然一缩,容痛呼出声。

“你现在心里没本世子可以,但你以后心里一定要有本世子!不,是你现在心里就必须有本世子!”霸道的本性一览无余,这就是龙腾!

容撇了撇嘴,觉得自己快要亏死了,还是魅那家伙说得对,找丈夫就是得找一个软绵绵听话的,找个霸道的,这辈子有的你苦了!

现在容就是深受其害啊!

“还记得本世子处决宋丹吗?”

“那只怂蛋啊!记得!”容点头道。能记住完全就是因为那奇葩的名字,取什么不好,竟然取名怂蛋!那人也真的是够怂蛋的!

“本世子早知道宋丹是女干细,但在战场之上,宋丹也的确是一员虎将,本世子也的确是器重他。有时候,甚至会忘记他是皇帝派到本世子身边的女干细。本世子其实给过他很多机会,只要他跟本世子坦白,本世子就会饶过他,甚至可以帮他救出他的妻儿,让他们一家子远走高飞,从此远离是是非非。”

容嗤笑一声,“龙大世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道不同不相为谋,那只怂蛋能让皇帝派到你身边当卧底,肯定是心腹之人。你觉得心腹之人是这么好收买的吗?反正我是不相信了。况且,你人杀都杀了,你现在难受个什么劲儿!我认识的龙腾可不是这么娘们兮兮的,做了的事情还要在那里后悔来后悔去。从一开始,你和宋丹就注定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各为其主!”

“娘们兮兮?敢这么说本世子的,也就只有你一个。本世子也只是偶尔惆怅一点。到底是曾经同生共死过的。也是那一次,本世子很确定,自己喜欢上了你。本世子当时伤重,莫言和龙剑都反对本世子亲自处决宋丹,只有你同意。那时候本世子从你的眼里看出来,你是懂本世子的人,也是唯一配站在本世子身边的人!”龙腾的语气里难掩骄傲!

容撇了撇嘴,深深觉得龙腾这所谓的爱来的还真是来的挺快的,话说,她真是一点都不觉得她哪里了解龙腾了,反正有时候龙腾的变态,容自认为是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

“在了解了对你的心意后。本世子还真的彷徨过。因为本世子知道自己对你不够好,甚至有些——坏。

有些?你还真是有些啊!处处给我挖坑,处处欺负我!这些都先暂时放在一边,你丫的还过分的掐我的脖子!龙腾你说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么就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竟然掐我的脖子!你知道对女人动手的男人是什么嘛!那简直就是小人龌龊人渣!”

想到当初龙腾是怎么欺负自己的,容心头的火气是在熊熊燃烧。

龙腾俊美的脸上隐隐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后来你不也掐了本世子的脖子了!不是说过了,再也不提这件事了!你倒好,又反反复复的拿出来提!”

靠!这么说来,还要怪她了!

容气愤地转过身,挣脱开龙腾的怀抱,恶狠狠地瞪着龙腾,“听你的意思,这还都得怪我了!”

咳咳——

龙腾俊脸微红,“都怪本世子,本世子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本世子?”

容很想大声说一句不原谅!龙腾又要继续拿着当初她说过的话继续争,这有什么意思!

这么一想,容就偃旗息鼓了。

“你方才说什么?打女人的男人都是龌龊人渣?”龙腾额猛地回过神,仔细品味起容的话,凤眸顿时眯了起来,射出点点危险的光芒。

容比龙腾还要生气,“看什么看!难不成你还觉得掐我脖子,你掐的很对啊!”

这是龙腾的软肋,再怎么样,龙腾也不敢说他掐容脖子掐的对,要是真这么说了,这辈子怕是都别想追妻成功了!

“不对。自从我明白对你的心意后,我就日日都在后悔反思。”龙腾这时候难得想起了莫言那狗头军师的话,对心爱的女子,说话要温柔,她说你错,你就是错的不要反驳!还要一直认错才行!

嗯,这个态度,容是满意的,但是也不能这么轻松放过龙腾!

“照你的意思,如果你没有喜欢上我,也没有明白对我的心意,你就不会后悔了?”

“是!”

容方才的话就是在给龙腾挖坑,谁知道龙腾竟然直接想都不想的就直接跳下去!哇靠,龙腾这厮在搞毛线啊!

龙腾凤目灼灼地盯着容,“本世子如果没有爱上你,或者没有明白对你的心意。本世子是绝对不会后悔!本世子位高权重,但相伴而来的却是无尽的危险,本世子没有那么的柔情心软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但你不一样,本世子很确定,自己喜欢你,所以本世子会愧疚,会后悔,甚至恨不得时光重来,只希望本世子从来不曾伤害过你!”

龙腾说的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只是他内心深处最真诚的想法。可就是这近乎到直白的话,却更让容觉得舒坦,全身的毛用在这一刻似乎全都舒展开了,微暖的春风携夹着点点甜蜜的花粉,让容心情由内而外感到舒适。

容别扭的转过身子,脸颊泛红,如同三月盛开的桃花,美的惊人。

龙腾心里有些惴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方才有什么话惹怒了容,大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容的肩膀上,似乎是对待绝世珍宝一样的呵护珍惜,“是不是我方才有什么话说错了?惹你不高兴了?”

容才不会好心的告诉龙腾,她没有不高兴!相反,她心里很高兴!但这话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谁让龙腾这厮一直欺负她!这时候不好好收一收利息,什么时候才收利息呢!

“还有呢?你难道就只有这些想对我说不成?”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泛着春色的脸颊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龙腾听容话里并无不悦,心里微微放松。

“后来,本世子知道自己对你太过分了。心里一直很后悔,在本世子昏迷,你掐了本世子脖子的时候,本世子才会说出抵消的话。其实说真的,本世子知道这是无法抵消的,曾经伤害了最心爱的女人,是本世子这辈子最最后悔的事情!如果可以,本世子只希望时光倒流,本世子可以提前知道,自己会爱上一个叫容的女人,本世子会从刚遇到她起,就对她好,对她很好很好。”

可惜啊,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这话不仅在龙腾心里过了一遍,在容心里也同样过了一遍。

“之后就是本世子亲了你,那时候本世子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可谁知道你反应这么大——”

“我反应不大,是不是还该欣喜若狂啊!”容阴测测的盯着龙腾。

龙腾面色一凝。

容忽然也觉得有些没意思,再争来争去,又有什么意思。

要说容心里最在意的,莫过于那位公孙如玉了!

“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公孙如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容自始至终都介意,龙腾说的他必须要娶公孙如玉,必须要娶,是因为公孙如玉这个人,还是为了什么不得不说的理由。

龙腾狭长的凤眸隐隐掠过几丝暗色,容的心不禁沉了下去。龙腾这是不愿意提起公孙如玉啊!为什么不愿意提起公孙如玉!

“不想说?”

龙腾紧紧抿着唇,显然不想谈及公孙如玉。

“当我没问过。”龙腾不想说的事情,又有谁能逼着他说。显然是不可能的。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脸,能让龙腾为她破例!

容身上瞬间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龙腾的头不禁更痛了。显然这个问题要是一旦处理不好,他跟容好不容易回暖的关系怕是又要回到远点,不,怕不仅仅只是回到原点,是比之前不知道还要差上多少。

“你着什么急。我又没说不告诉你。”

容嘴角边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你方才的表情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一切?你明明就是不想说。你放心,我从来不觉得,咱么发生关系后,就是最亲密的关系,这显然很不符合逻辑。”

“别胡思乱想。如玉——”

“如玉?”容不自禁的重复,好亲密的称呼啊!如玉!

龙腾就是情商再低,也能看出容是吃醋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

“我不是曾经告诉过你,我五岁那年被扔到荒原吗?你可知道是谁救了我?”

容也一直好奇到底是谁救了龙腾,但龙腾自己没有说起这话题,容也就这么过去了,从来没有主动询问过,这次听龙腾的意思,似乎是另有隐情似的。而且龙腾在这个时候提起,怕是跟公孙如玉有关系吧。总不可能是公孙如玉救了龙腾,年龄对不上啊,总不可能公孙如玉比龙腾年纪还大吧!

“是如玉的父亲当年救了我。我当时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活活冻死饿死,谁知道我运气好,如玉的父亲正好经过那儿。我的一条命算是保住了。如玉的父亲是影城的城主。”龙腾想了想还是加上了最后一句。

容本来还在心里嘀咕,难怪龙腾和公孙如玉的关系这么密切,感情公孙如玉是龙腾的救命恩人的女儿!还没惊讶吐槽完呢,谁曾想龙腾竟然爆出这么一个大消息,真真是让人快惊讶死了。

“影城?”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地株婆婆说起影城,还真想到了龙腾的黑甲卫,现在看来,这两者之间是真的有关系啊!

“不错。如玉的父亲是影城的老城主。但在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他临终前,将影城托付给我。”

“顺带还把公孙如玉也托付给你了吧。”容凉凉的插了一句。这种桥段太常见了,父亲临终前将家业和如花似玉的女儿全都托付给看中的女婿,公孙如玉的父亲如果不是看中龙腾,怎么可能会将影城给了龙腾。

龙腾瞥了一眼容,“你何必这么犀利呢。”龙腾忍不住叹气。

“我不是犀利。只是我说的都是事实罢了。你放心,我不会强人所难的,人家公孙如玉的父亲,临终前可以说是把所有的家业都给了你,你接了人家的家业,这时候,总不能不要人家的女儿吧!”容算是看开了,这种情谊间的纠缠是最让人头痛烦恼的,容也懒得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反正现在她心里就一个想法,她和龙腾是真的有缘无分了,还是让龙腾慢慢去消受他的公孙如玉好了!

“别胡思乱想!如玉的父亲临终前是将影城给了我,同时也托付我,让我好好照顾如玉。虽然说过让我娶如玉,但那时候我没有同意。”龙腾狠狠瞪了一眼容,当他看不出来,这个小女人随时随地都想着跟他划清界限!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哪怕他们明明已经是最亲近的人也一样!

哈!这回容惊讶了,龙腾竟然没有直接答应!楚铮可是说了那公孙如玉是个不输给她的绝色美人,而且长相温婉,这不是男人心中梦寐以求的妻子吗?龙腾为何要拒绝?这明显不合理啊!

------题外话------

亲们要加正版群滴,记得先加验证群:324653432验证群只要加就能进,进去后,截图亲的会员名和等级即可,七七看到亲符合要求,就会邀请亲进正版群滴,要是有亲直接加正版群,七七看qq名,认不出来人,可能会拒绝,这就尴尬了!

谢谢昨天给七七送票子钻石花花滴亲!(づ ̄3 ̄)づ

今天这章给力吧,票子花花钻石打赏甩起来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