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架空小说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307 求(十三更)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凌七七 5904 2020-04-25 20:08

  容凰参加了太皇太后还有容灵的葬礼,云锦墨则没有参加,只是让凝将她从容府带出来的东西里面找一找,有没有什么是云锦墨送给原来容凰,而原来容凰十分在意喜欢的东西。

这一找还真找到了。

“这是比目鱼翡翠玉佩?”容凰见凝手中拿着的一对比目鱼翡翠玉佩,脑海中一段记忆悄然浮现。

高大的梨花树下,洁白的梨花纷纷落下,掉落在树下的一对青年身上。

男子白衣胜雪,温文儒雅,女子绝美倾城,笑靥如花。

“凰儿,这比目鱼翡翠玉佩,你一个我一个。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一直带在身上,就像我陪在你身边一样。”

女子从男子的手中取过玉佩,同时拿出了她早就准备好的黑色掺金线编制的络子,系在了另外一只比目鱼翡翠玉佩上,然后将玉佩递给了男子,“你以后也要一直带着这玉佩,就像是我一直在你身边一样。”

这段记忆是属于原来容凰的。

“这玉佩我好想让你那时候丢掉的。”容凰接过玉佩喃喃道。

容凰那时候刚刚穿越到原主的身上。身无分文,打劫了石妈妈和小莲后才算有些钱,对原主身上一直带着的比目鱼翡翠玉佩倒是挺眼红的,但是想到这玉佩是云锦墨的,容凰就一阵恶心,直接扔给凝,让她给扔了。

其实那时候容凰还真的特别想把那玉佩给砸碎了。只是从当时的记忆中得知,碧云庵那些可恶的尼姑曾经也抢过这玉佩,可是原主却死死地护着,哪怕被差点打死,她都不愿意将这玉佩交出去。容凰那时候也被原主给震撼了,最终还是留下了这玉佩,但是存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还是扔给凝,让她给扔了。

凝浑身一哆嗦,小声道,“小姐曾经说过,这玉佩就是她的命。她哪怕是丢了自己的命,也绝对不会把这玉佩给丢了。”

这是原来容凰说的吧。

“小姐,您是不是生奴婢的气了。”凝小心翼翼地开口。

容凰摇头,“没有,你想多了。你做的很好。还留着这个。要是你真听我的,把这玉佩给扔了,现在找什么去。”

容凰看着手中的玉佩,心里感慨万千。

“去让人打听一下,云锦墨身上如今是不是也戴着这玉佩。”深藏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

如果这玉佩是原来容凰最重要的东西,那么另外一只同样的玉佩也是云锦墨最重要的东西。

“等等,没必要打听了。”云锦墨身边还有没有戴着这玉佩,说真的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

要不要把这玉佩送到镇国公府呢?容凰有些迟疑了。

送过去,只当是圆云锦墨的一场梦,生未同衾死同穴,尽管原主的身体是不可能和云锦墨在同一个墓穴中。但是这玉佩可以代替。

但若是送过去了,八成自己和云锦墨那不可不说的二三事又要传遍京城了。

容凰是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名声怎么样,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去。

可是容凰不能不在意的是,龙腾。

龙腾的女人对前未婚夫旧情难忘,这要是传出去,那真是好听了。

容凰是有些同情可怜云锦墨,但是绝对不会为此损害龙腾的利益。

容凰自私吧,是的,在一定程度上,容凰的的确确很自私,她承认。

就在容凰纠结到底要不要送时,金桔进来禀报,“镇国公夫人和镇国公府的少奶奶求见。”

容凰一愣,她们怎么会来?

“让她们进来吧。”容凰敛下心头万千情绪道。

等镇国公夫人和叶菱进来时,容凰差点没认出眼前这两人。

在容凰印象里,镇国公夫人是很温柔娴雅的妇人,品貌端庄,是个贵妇人一般的存在。

可是眼前的人,身形瘦弱如柴骨,容貌憔悴,行动间,似乎只要风稍微大一点就能把他吹走一样。

还有叶菱,还记得当初叶菱挽着云锦墨的手,冲着她得意洋洋的炫耀,那时候的叶菱是多明媚可人的一个姑娘。

可是如今的叶菱呢?素白的衣裳穿在她身上空荡荡的,面如死灰,走起路来就跟幽灵似的,悄无声息。

云锦墨的死,对这两个深爱他的女人来说,无疑是惊天噩耗,几乎把这两个女人的大半条命都给带走了。

尤其是镇国公夫人,她就只有云锦墨一个儿子,对古代的女人来说,儿子终究是比女儿来的重要,更别提镇国公夫人这样传统的女人了。

没听所过谁爹妈死了发疯的,但是儿女死了,爹妈发疯的,容凰倒是听过不少。

“伯母,云夫人请坐。”容凰看着这两人,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先请这两人坐下。

叶菱搀扶着镇国公夫人坐下,而她就在镇国公夫人一旁的位置坐下。

“伯母,逝者已逝,你终究是该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才是。”容凰还是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开口劝道。

镇国公夫人对原主真的做到了像是疼爱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哪怕是南风沈家落魄,她对容凰也是始终如一。这么好的一个人,可惜就是嫁错了人,嫁给了镇国公那匹狼。

镇国公夫人哭笑,“好好过日子?我要怎么好好过日子!锦墨他——他就这么去了,悄无声息的去了。是我这个当娘害了他啊,如果当初我可以强硬一点,他就不会和你错过了,他就不会这么——”

“娘——”叶菱猛地大喝。

镇国公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现在的龙腾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还有她们今日还有事来求容凰。

“凰儿,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我因为锦墨的死,我——我有些糊涂了。是锦墨没福气。你是个好的,现在龙世子对你这么好,我看着也安心了。想来你娘在地底下也放心了。”

沈柔……

听到沈柔两个字,容凰心里冷笑,她哪里会不安心,她的亲生女儿早就死了。她在北秦国过得好好的,哪里会想到容凰那可怜虫。

容凰按压下心头烦乱的情绪,每次听到沈柔,容凰的心就不平静了,实在是沈柔那厮做的事情,太让容凰感到不屑外加无耻恶心。

“容小姐,今日我和婆婆来,是有一件事求你。”叶菱看向容凰的眼神难掩嫉妒,同时也难掩她心底阵阵的落寞,她的丈夫,心里竟然只有眼前的女子,而她却什么都不是,这让叶菱如何能不嫉妒,如今她更要为了自己的丈夫来开口求自己的情敌,这是多大的讽刺。

“云夫人言过了,我担不上这个求。”

“容小姐担得上。曾经我夫君送过一个比目鱼玉佩给容小姐,我希望小姐能送还。让我和婆婆将玉佩待回去。”

这是无巧不成书吗?容凰才从凝那里拿了玉佩,镇国公夫人和叶菱就来要。

镇国公夫人见容凰沉默,立即哭道,“凰儿,伯母求求你了,你把那玉佩给我吧!我求你了!把那玉佩给我吧!我不想锦墨死都死的不安心啊!我求你了凰儿!我求你了!”

镇国公夫人激动的离开座位,哭喊着就要冲着容凰跪下,容凰手忙脚快地总算是拦下了镇国公夫人,真要让镇国公夫人跪下去,容凰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伯母,您可是我的长辈,您跪我,不是让我心里难受。”容凰说着将镇国公夫人搀回自己的位置。

镇国公夫人拿着帕子擦着眼泪,只是泪水就如小河一般,怎么都流不完,帕子也擦不完泪水,“凰儿啊!锦墨的右手紧紧抓着那比目鱼的玉佩。我给锦墨整理时,想要把他的手掰开,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掰不开,最后还是子砚看到那露出的黑金色络子,他认出了这是当初他送给你的比目鱼玉佩。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锦墨那孩子放不下你啊,他放不下你啊!凰儿,算我这个当母亲的自私求求你,就把那玉佩给伯母吧。锦墨生前不能和你在一起,死后,有这玉佩陪着他,他就不孤独了,他就不孤独了!”

云锦墨死前还一直紧握着那比目鱼玉佩,容凰不禁愣在那里。

云锦墨和原主,男有情,妾有意,可惜真的跟她师父说的一样,天意弄人,真的是天意弄人,他和容凰此生终究是错过了。

容凰稍稍感慨了一下,就将视线投到叶菱身上,这个女人竟然陪着镇国公夫人一起来要比目鱼玉佩?

叶菱察觉到容凰的视线,平静地开口,“容小姐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容凰收回视线,摇了摇头,“没什么。”

“容小姐是不是在想,我是不是疯了,竟然来向容小姐你要比目鱼玉佩。那可是代表着我夫君和你曾经的爱。”

容凰听着什么感觉都没有,因为不是她的爱恋,她当然没什么感觉。

“我只是想跟云小姐你说一句,不要太为难自己。”

叶菱一直平静坚强的神色终于破功,“不要为难自己!我也不想为难自己啊!可我怎么能不为难自己!我的丈夫就这么死了,就这么莫名奇妙地死了。他死的时候还紧紧抓着你和他的定情信物,他的心里真的是从来都没有我这个妻子啊!从来没有啊!

容凰你知不知道我嫉妒你,我真的好嫉妒你。你得到了我丈夫所有的爱,是所有的爱啊!庆王死后,我公公嫌弃我没用,肚子又不争气不能怀上,他曾经是想让夫君休了我的。”

容凰还真是不知道这回事,不过转而容凰就释然了,像镇国公那样的投资者,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

“是夫君那时候死死地拦着。”

容凰点头,对云锦墨她难得了有了几分好感,在这一点上,他做的挺像是一个男人做的事情。

“我原以为夫君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感情的,真的,我求的不多,我只要那么一点点,我只要那么一点点感情。可是就连那么一点点感情他都不愿意给我啊!都不愿意给我啊!有一次他喝醉酒,紧紧抱着我,你知道他说什么?”叶菱嘴边忽然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容凰摇头,她是真不知道云锦墨会说什么。

叶菱“咯咯——”笑了两声,“他说,凰儿,我终于没有再因为自己的父亲妥协了,凰儿,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可是我保护的女人不是你,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了。你的幸福我给不了。容凰啊容凰,我到底是该恨你还是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一定会被休,是你让我免于被休的尴尬,可是我却感激不起你。因为你彻底占据了我夫君的心,让他就连那么一丝丝都不能留给我。你可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这是你的可悲。如果当初你可以听我一句,不嫁给云锦墨,你的生活绝对会比现在好。”

叶菱的确可悲,可她的悲哀有点自作自受。明知道云锦墨心里只有容凰,可是她不信邪,偏偏要嫁给云锦墨,她不就是想证明一下,她叶菱是出色的,容凰能得到云锦墨的心,她叶菱也一样可以!

年少轻狂,不服输的的代价就是叶菱彻底毁了,毁在这一桩可悲的婚事中。

叶菱又何其无辜,她如今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姑娘。

十七岁,在现代还是高中生吧,可在古代却已经经历了世间最悲惨的痛苦和命运。

嫁的丈夫心里完全没有她,如今丈夫又死了,甚至还要为了丈夫来求她的“情敌”。

“是啊,你当初劝过我。可是那时候的我哪里会把你的话放在心上吧。终究自己酿的苦果还得我自己吃下去。就连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算计他得来的。”叶菱将手捂在她的小腹上,喃喃道。

容凰眼底划过震惊的神色,算计云锦墨得来的,她是怎么算计得来的,是给云锦墨下药了?难怪那时候云锦墨说——

算了,现在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说句不好听的,也亏得叶菱算计了云锦墨,算计了一个孩子,否则云锦墨算是绝后了。

“云锦墨不是给留下和离书了。你可以离开镇国公府回到叶国公府。”

叶菱皱眉看向容凰,“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锦墨生前将和离书交给了龙腾。”

容凰没说交给她,说了也不过是让叶菱嫉妒罢了,何必呢,说真的叶菱也真的是可怜,身为女人,我同情她。除了同情,也没其他的了。

女人命苦,古代的女人更命苦,头上有一堆的封建糟粕压着,自由平等这些都离她们远远的。

“我不会离开镇国公府的。我死都不会离开的。”叶菱神情受伤,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

“你何必呢?你还这么年轻,你才只有十七岁,正是一生中最美丽最美好的年龄,你何必——”

“一生中最美丽最美好的年龄?”叶菱哭笑,“你说的那个叶菱早就死了,彻彻底底的死了。叶菱这一生只会是云锦墨的妻子,哪怕死,我也是云锦墨的妻子。”

“叶菱你何必呢,就为了赌一口气,你——”

叶菱打断容凰的话,“我不是赌气!”

容凰不再说话,不是赌气是什么,真当她眼睛瞎了,看不出来?

叶菱摇头,声音虽然轻,但满是坚定,“我不是赌气。容凰,我爱夫君,真的真的好爱他。为什么喜欢他,现在我自己问自己也回答不上来,可是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他。我喜欢的很卑微,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堂堂的叶国公府小姐竟然能卑微到这种地步。

夫君留给我东西很少很少,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就只有他妻子的名分了。这两样,我一样都不能失去。

你所谓的最美丽最美好,在我夫君死后,就已经彻底消失了,我也早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你让一个已经心死的人,还逼着她失去她唯二剩下的最重要的东西,你不觉得自己太残忍了吗?”

容凰心神一震,卑微,的确是卑微,叶菱爱云锦墨的确是爱的太卑微了。

镇国公夫人动容地拉着叶菱的手,“菱,从今天起你就是娘的亲闺女。”

容凰不再多说什么了,幸福是什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对叶菱来说有云锦墨的孩子,以及保留云夫人的名头,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了。

云锦墨你也挺幸福的,有容凰和叶菱两个这么爱你的女人。就是不知道容蓉对你的爱有多少深了。

“容小姐,我求你,将那比目鱼玉佩给我。”

“凰儿。”镇国公夫人同样渴求地看向容凰。

容凰叹息一声,正要开口,一道沉稳带着几分冰冷的男声响起,“给她们吧。”

容凰抬眸一看,竟然是应无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