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穿越重生 乱晋我为王

第二千七百九十五章 拓拔城(四十九)

乱晋我为王 我是三道河 3500 2021-02-08 18:21

  

  同样的一番神操作之后,待到黄昏渐浓之际,靳某人也是看到一抹靓颖缓缓而至,抬手间更是将那婀娜的身姿显露无疑。

“看什么呢!还不生你的火,小心被火烧到!”

“美女,被火烧到只是小事儿,若是被你这个大美女迷到,可就是大事儿了!”

“贫嘴,还敢贫嘴,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啊!”

“很正常啊!如果本公子现在连这样的话都不讲,恐怕慕容大小姐就会说出更不正常的话来!”某一刻,就在一堆篝火之侧,靳商钰也是少有的放松,整个人也是把个烦心事儿全部抛到了脑后。

这一刻,只有篝火、暮色与美女。

一夜无话,待到翌日清晨到来之际,靳某人同样重复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收帐篷动作,嘴里还哼着让人听不太懂的小调儿。

“靳商钰,你好像心情不错吗!早知道,就让你多烤上几尾鱼了!”

“美女,什么情况!难不成是昨晚没有吃饱!”

“那到没有,主要是怕咱们之后的路上没有好吃的!”

“放心吧,这一回战事紧张,咱们还是要提高速度!估计再有两天便可以到达宇文城的外围!到那时,希望你把自己重新收拾一下!至于本公子吗,本身就是变了模样的人吗!”

“你,你不会是想着潜入宇文城,收拾那个离殷大坏蛋吧!”

“这,这个,差不太多!毕竟这个家伙不除掉,老子总是觉得的怪怪的!”说话间,其实靳某人早就收拾好了一切,二人一边聊着,一边快速的策马飞腾着。

某一刻,就在一个清晨朝阳乍起之时,他们也是来到了距离宇文城不到五十里的区域。

在那里,因为怕暴露了自己,所以他们也是放弃了之前的两匹战马。

“娘的,你个丫丫的,看来还是这十一路比较靠谱啊!不过就是不知道凌云那家伙与离殷斗到了什么程度!”虽然还在缓缓前行着,但此刻的靳商钰还是在心中想到了一些事情。

这边,靳商钰与慕容语嫣已然快要到达宇文大城,而此刻的城内已然是另外一幅场景。

也许是因为战事的需要,整个大城都进入到了紧急状态之下,不仅没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就连四道城门也是紧闭着,仿佛随时都要迎接大的挑战一般。

到是此刻的城主府,也就是当年的宇文王府中却是议论声不绝于耳。

“大人,看来凌云是动真格儿的了!咱们的人损失太大了!而且他的目标就是宇文城!”

“是啊!谁能够想到,这小子一上来就拼死拼活的!要不,咱们现在就把情况报上去吧!毕竟光凭咱们这里的人马,好像很难对抗靳军的强大攻势!”

“你们说完了吗!”

“回大人的话!我等讲的都是心里话!平时您不就是希望我们讲真话和实话吗!”

“罢了,你们说的也是不无道理!这样吧,继续在城中实施紧急状态!另外,你把这里的情况收集整理一下,尔传给上面的人吧!虽然本尊知道这是靳商钰那小子的围魏救赵之法,可就是阳谋啊!想到了,又能够怎样!谁叫他们的攻势强猛呢!还是那句话,宇文城不能够有失,咱们这里的人都不能够有失!”虽然对于现下的情况比较担忧,但最终坐于中间位置上的离殷还是选择了下下之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厅之外也是小跑儿进来一人。

“报,报告大人,最新的战报已然传了过来!”

“说,快说出来!本尊到是看看,到底现下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回大人的话!就在刚刚,咱们收到了拓拔鲜卑部的战报!据传,那里好像发生了大事件,不仅七公子拓拔玉被囚禁起来,而且拓拔野还与拓拔无疆亲率大军直扑咱们兵营!”

“什么,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来一定是靳军在里面搞鬼!想来,这些天,凌云冒着巨大的危机对我部实施突击,根本目的就是为拓拔鲜卑部的反击做势!好好好,既然你靳商钰这样的做,那就休怪本尊无情!”某一刻,就在宇文城内一座府院之中,那离殷听到了新的情报后,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神色。

说来,因为靳军不断对宇文城发起的强大攻势,也是令得整个大城处于一种十分危及的状态之中。特别是拥有城中绝对话语权的离殷,更是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而这个不眠之夜,他们就是在一起研究着应对之策。毕竟他们不可能等着被靳军攻破大城。就算是知道靳军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缓解拓鲜卑部的战局压力,可他们不敢赌。因为一旦赌输了,后果就是城破人亡!

“大人,您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那让在下看来,宇文城是没有任何的危机可言!到是上面的大计划恐怕要受到一些影响!另外,高层会不会因此而冷落了大人!”

“不会的,毕竟他们也是知道的,咱们守住这宇文大城,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更重要的是为了高层掌控了一块战略要地!不过,你说的事儿也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但愿高层能够明白本尊的良苦用心!”

“属下明白!那,那我们就按照您的安排分头行动了!”

“好!你们下去吧!另外,告诉咱们的暗手军团,还是暂时的停止一切行动!毕竟南岭七杀在凌云军中,太过于危险了!”

“我等就此告辞!”某一刻,就在宇文城内的一座议事大厅内,一众人等也是快速的退了出去。

“那个,你真的决定了!要知道,这样做,上面肯定会不高兴的!毕竟他们已然把拓拔家逼迫到了最后的危及时刻,若是在这个时候退兵,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

“老人家,我离殷又何尝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但这里真的要保护好!毕竟靳商钰不会放过咱们的!就在这些天里,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竟然多次梦到靳商钰,难道他真的要在这里出现!”虽然说话的音亮不是太大,但听在身边老者的耳,却是五味杂陈。

也许在这一刻,离殷的脑海中还真是出一了靳某人的身影,只不过现下的离殷根本不敢正视那张既熟悉,又显得很是陌生的脸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