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凰后归来

第265章 结局尾声

凰后归来 夜恋凝 5967 2019-11-01 22:29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北风夹杂着雪风呼啸而过,吹在人脸上如刀割一般疼痛,数日的大雪更将整个皇城整个裹上一层素白,让人心里生出不出丁点暖意。

楚惜之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眼前人形晃动,他努力的睁开眼睛,仍旧觉得一片模糊。

“七哥……”

楚穆之刚开口唤了一声,眼泪便紧跟着涌了出来。

他虽是皇子,但自幼不被重视,若非严贵妃和楚惜之一力维护,只怕在那个深宫中早已被吞得连渣子也不剩。在他的心里,他的七哥无所不能,万事皆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不仅是他的手足兄弟更是他的信仰,可如今,他却躺在这里,奄奄一息,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穆之……”楚惜之艰难的朝楚穆之伸出手。

楚穆之忙抹了泪上前一把握住楚惜之的手,“七哥。”

“穆之,烨儿他年纪还小,以后,要多多仰仗你这位皇叔,你和……你和明轩,要好好辅助他。”

“臣弟记下了。”

“微臣定不负皇上托付。”

楚惜之笑了笑,随即目光缓缓从楚穆之身上移开,最后在一道纤瘦的人影上定住,“微儿……”

“陛下,臣妾在这里。”萧希微上前,伸手握住楚惜之的指尖。

“微儿,原谅我不能再陪你了……可你要好好的,因为,你便是我的命,你活着,我便还活着……”

“惜之……”

“烨儿,明儿,瑶光,他们已经没有父亲了,你不能再让他们没有母亲……希微,我会等你的,等你寿终正寑,前方的路太黑,我会在那里为你点一盏灯,来世,我们一……一起……”

“不要!惜之……不要……”萧希微将脸用力的贴在楚惜之的掌心上,用尽全力感受他掌心的温度,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瞬间便淹没了她的眼帘。

“希微,让我再看看你的脸,就看一眼,一……”楚惜之的话未完,声音却已低沉了下去。

萧希微一怔,僵硬的抬起头去看楚惜之,却见他双目紧闭,脸上仍带着一抹不舍,却已然归于极乐了……

“惜……惜之……”萧希微颤抖着声音轻轻喊了一声。

久久,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半分回应。

萧希微刚止了的眼泪倾刻间又涌了出来,“惜之,你,你别,别丟下我一个人,这里太冷,我一个人害怕……我害怕……”

“父皇,母后……”楚天明忽然扯着嗓子哭了起来,随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楚天烨向来冷寂的脸上也被悲恸裂开了一条缝,他默不作声的跪在地上,眼泪一个劲的直往外淌。

“父皇抱抱,母后抱抱……”一岁半的瑶光虽什么也不懂,可见母后和哥哥们哭得这么伤心,她也抹着眼泪哭了起来。

“皇嫂,皇兄他已经走了,你要节哀,两位和皇子和公主尚且年幼,就算不为自己,你也要为他们想想。”楚穆之上前对萧希微劝说道。

萧希微缓缓转过脸来,她悲恸的目光从自己的三个孩子身上一一滑过,最后又回到了楚惜之身上。

“母后。”楚天烨跪着挪到萧希微面前,他伸手一把抓住萧希微的手,目光恳求切的望着他道,“儿臣尚还年幼,宫中之事一切还赖母后做主!母后,儿臣恳求您振作起来。儿臣如今已经没有父亲了,难道母亲也要抛弃我们么?”

楚天烨向来沉稳,即便是在萧希微面前也从不多话,可如今,他却拉着她的手这样恳求的望着她。

萧希微看着楚天烨,良久,她终于蹲下身抱着楚天烨失声痛哭了起来。

建元十年十二月初七,大行皇帝殡天,终年三十一岁。

太子楚天烨在秦王楚穆之及宰相向明轩的拥立下登基为帝,时年十二岁。皇后萧希微被奉为太后,践祚之日,萧希微穿着凤袍,头上戴着八支凤钗步摇,与楚天烨手牵着手一步一步走向楚惜之曾经坐过的龙椅。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殿下,大臣们的叩拜声在空旷的大殿中响了起来。

萧希微凤眸缓缓扫过底下叩拜的众人,最后遥遥的朝殿外望了过去,殿外,不知打哪吹来了几遍粉红的花瓣,她咪了咪眼睛,这才晃然想起,冬天已经过去了……

惜之,我会好好活下去,你说过,我是你的命,我活着,你便活着。我会代你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看着他们娶妻生子,看着这个你曾守护的锦绣江山……我不会害怕独自走过这一段孤寂冰冷的路,因为我知道,路的尽头,有你在那里等我……

眨眼又是一岁。

经过一年的淬炼,新帝减免赋税,兴修水利,编订图籍,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让他在民间声望大增,也令曾对他质疑的大臣们心服口服,不过短短一年,大越君民同心,更让觊觎大越的临国不敢轻举望动,大越国势日渐强盛。

这一日,新帝为了让太后散心,决定亲自带太后亲临朝安寺上香。

队伍浩浩荡荡的从皇宫出发,一路颠簸,到了朝安寺已近中午,而朝安寺的住持师太带着一众姑子早已等候在那里。

碧云掀开帘子扶着萧希微下了马车,萧希微抬眸看着眼前熟悉的山门,从前的一幕幕似又浮现在了眼前。

“母后。”楚天烨走到萧希微面前朝她行了个礼。

萧希微凤眸微微垂了垂,随即道,“走吧。”说罢,便扶着碧云的手,抬脚一步一步抬阶而上朝朝安寺走去。

朝安寺的后殿还一如往昔,入得里面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太后可要为故人上一柱清香。”朝安寺的住持师太恭敬的上前道。

“哀家想一个人静一静。”萧希微闭着眼睛轻轻道。

“是。”住持师太应了一声,随即弯腰退出了后殿。

人一走,整个后殿便显得空寂起来。

萧希微看着袅袅的檀香中那一排排若隐若现的往生牌,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恍惚间,她看到蒲团之上跪着一个少女,那少女双手合十,雪白的脸上挂着泪痕,浑不知有一少年朝她走了过来。

“是你……”

耳畔似有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萧希微猛地一下睁开眼睛朝身后看了过去,身后空空荡荡的,只有袅袅的檀香飘过,根本就没有那一道身影。

一切不过是她的记忆罢了。

惜之……

我知道,哪怕我走遍这大越的每一个角落都不可能再寻到你,可是,我总是忍不住希翼这一切或许只是我的一个梦,虽然这个梦有点长,但只要我睁开眼睛,你总是站在那里在向我笑……

“太后。”耳畔忽地有人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静。

萧希微缓缓转过脸去,只见一个女尼缓缓的朝自己走了过来。

“太后,贫尼法号了尘。”那女尼走过来朝萧希微行礼道。

“了尘师太。”萧希微淡淡的喊了一声。

那女尼垂眸低低念了一声佛号,随即道,“或许太后会记得贫尼的俗家名字。”说到这里,她抬头,沉静的眸子望向萧希微,“贫尼的俗姓章,名朵儿。”

“章朵儿……”萧希微眸子忽地动了动。

她想起她是谁了,她是楚砚之的太子妃,楚砚之叛乱被抓后,她因是章家的女儿,且章数在那次叛乱中立了功,所以,她便章数接了回去,没想到,如今却在这里遇见,还在此出了家。

“师太来见哀家不知所为何事?”萧希微看着了尘淡淡道。

“贫尼只是听闻太后来此上香,便想来见一见。”了尘淡淡的道。

“特意来见哀家?”萧希微秀眉挑了挑,嘴角浮起一丝浅笑。

了尘点了点头,转身朝那尊观音看了过去,“贫尼只想知道那个自己的丈夫爱的那个人究竟是何模样……”

听了了尘的话,萧希微眉心皱了皱。

了尘垂眸自嘲的笑了笑,“让太后见笑了,贫尼在这朝安寺修行了十二年,却终究还是未曾了断尘缘。”

萧希微没有说话。

她也确实没有什么话和了尘说。

了尘再度抬头朝萧希微看了过去,“太后,十二年前,贫尼曾去亡夫的坟前看过,在那里,贫尼遇见了一个人。”

萧希微静静的看着了尘,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那个人太后也认识,她说她叫萧希乐。”

萧希微静静的听着了尘的话,却始终没有接话作答。

对她来说,不管是了尘还是萧希乐,亦或是楚砚之,他们对她来说早便已经是陌路人了,哪怕是遇见也不会在她心里掀起任何波澜。

“贫尼今日与太后说这些并不为了什么,只是替亡夫有些不值,这个世间爱他的女子有那么多,可他偏偏却选择了一个不爱他的人……贫尼在这寺中修行十二年,如今惟一能说服自己的便是,或许,他前世欠了你,今生注定要还你。贫尼只怕这一世过后,太后能与亡夫两相陌路,贫尼为此愿余在佛前祈祷。”了尘说罢,抬手再度念了一声佛号,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萧希微淡漠的看了了尘一眼,随即转过身去,唇畔噙起一丝淡淡的苦笑。

如若相欠便会有牵绊,那么惜之,我欠你两世,来生,我们的命运定还会彼此缠绕,再难分解。

景明二十七年八月,太后萧氏卒,终年五十四岁,与先帝合葬于乾陵。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