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第294章 精白骨 画皮骨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清枫聆心 5496 2019-11-01 21:55

  

  第294章精白骨画皮骨

清枫聆心

第294章精白骨画皮骨

轻度灼伤十二处,中度灼伤六处,重度灼伤一处。手臂和背部淤青严重,碎玻璃扎入的情况比较可观。小腿轻微骨裂。

看这诊断书,似乎惨不忍睹。

其实,除了最后一样,其他都还算好。外伤,严重的,可能会留下疤痕的,统统不在脸上。那就行了。总之,生命没有威胁,要慢慢调养,好好过一段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水青躺在病床上,看羽毛削苹果。

她爸妈刚来看过她,送过饭就让她撵走了。又不是什么大病,围着她团团转干吗?从她入院睁眼开始,老妈就眼泪一大把,伤心得她好像要不行了一样,而且唠叨个没完没了。她还一直以为老妈是理智型的强人,没想到骨头裂条小缝,就那么感性。说到老爸,眼泪没有,话也不多,只说他为她骄傲。

天下父母心?是这个说法。

不过,水青想得是另一码事。豪华的私人病房啊,她两辈子都没享受过,感觉不错。楼层高,能看到市区一边的风景。中央空调吹着暖暖的风,房间里还摆放着绿色盆栽,有健康欣欣向荣的好意头。带小厨房,可以自己开伙食。带洗手间,可以泡热水澡。家电一应俱全。还有随叫随到的漂亮看护小姐,照顾特别周到。

这不是她要求的,而是老爷子坚持的。她骨子里就是个小平民,没有太多奢侈意识。不过,要是有机会,她也不排斥,是个意志不坚定的。

云老爷子没大事。他因为吃了药,本来就睡得很沉,后来氧浓度低,就陷入昏迷。但水青救得及时,又是一路小心裹得好好的,所以连磕青的地方都没有。到医院不久后就恢复正常,连感冒也被折腾掉大半。

三天来,水青住着医院,老爷子也住着医院,可是性质迥然不同。水青是病情需要,老爷子是想离孙女住得近些。

羽毛将苹果切好,放成一盘,细心插好牙签,推到水青面前。

长成大姑娘的人,不止水青一个。

羽毛工作以后再剪了短发,不烫不染,很清爽相。因为常要跑工地的缘故,总穿衬衫配牛仔,显得帅气。本来就挺中性的长相,老穿成这样,自从和那位艺术生分手后,再没有传出任何绯闻,连个男性朋友都没上个朱家大门。

水青平时忙得象陀螺,没想过问羽毛。能这么无所事事的躺着,看着好久没有八卦的好友,突然脑海里就冒出很多问题来。

“羽毛,你妈最近有点担心你。”聪明的开场。

羽毛至今还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很容易让水青给谋算进去,“担心我什么?”

“担心你嫁不出去。”水青轻轻呵笑,就这样,立时引发腰酸背疼。

羽毛插了一片苹果,不是给水青,而是送进自己嘴巴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有男朋友也担心,没有也担心。你跟我妈说,我现在事业为重,暂时不考虑婚姻。”

“你们母女俩真有意思,拿我当传声筒。有话,不当面说?”跟两只包成粽子的手没直接联系,水青对苹果兴趣不大。

她的手心,是真的已经没皮了。早上换药的时候,让她妈看见了,又是一通眼泪。她自己除了疼得要命,想着能长出新皮,所以心里没负担。

什么痛苦,能比得上死亡的前一刻?

没有。

“最近回家晚,爸妈都睡觉了。他们上班的时间又比我早。有事往冰箱上贴字条,要不就打电话。当面说上话,有点难。”羽毛的黑眼袋还是很严重。

“夸不夸张啊?”水青忍不住咧嘴,身上到处疼,所以要聊天转移法,“你都工作几年了,难道还把你当小妹使唤?要是正经建筑师,像李家兄弟那样的,一年度假就有两月,还能自己控制上下班时间。我可告诉你,要是你们公司还像刚进去欺负你那样,你就别在那儿干了。李氏建筑绝对愿意聘你,而且华大哥的建筑公司也在招人,巴不得你去。”

羽毛刚进她现在工作的公司时,度过了很艰难的实习小妹期。她那么爽朗的一个女孩,进去三个月后,开始神经质,失眠,胃口不好,人刷刷瘦下去一圈,到今天也就补回半圈。当时她对她雇主的描述,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白骨精。都劝羽毛辞职,她还就犟上了,说要改变公司歧视女性员工,尤其是女建筑师的现象。

原来,那家公司没有女建筑师。虽然有聘女的,但还没有能坚持半年以上的。据说,白骨精很恐怖,把新进菜鸟怎么惨怎么整,女的根本熬不过。

羽毛从不说别人不好,只用平铺直叙的语气,时不时跟水青举个例子。比如,带着刚毕业的她去应酬客人,结果差点被客人吃豆腐,白骨精就说她笨得像石头,脑子里进水,只有湿草。比如,让羽毛穿正式礼服,说是参加晚宴,顺路跑到工地上去,白骨精又说她没有勤奋工作意识,只知道穿衣打扮。诸如此类。

水青说白骨精心理扭曲,八成没父母爱,没人要。这种老板赶紧炒了,另谋高就。

羽毛当时处于一定要赢的心态,说她不信,女建筑师就比不上男人,死都不肯辞职。而且白骨精老板确实有两把刷子,就专业领域而言,是业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师。

这么一待,就近三年。

虽然羽毛进去一年后,就不再说白骨精的恶劣行径。不过,水青观察,今年羽毛加班的次数比以往多出数倍,是这白骨精估计又发病的前兆。

“我这两天正考虑这件事。瑞景哥和文森哥那边已经跟我谈过,他们要在H市开事务所,提拔我当总建师助理,工资…...”心算了下,“高十倍,而且有很多独立设计的机会。至于华大哥那边,他需要的是总建筑师,我的资历不够。”

有多大的能力,就干多大的活儿。羽毛一直实诚,不多心眼,只拼实力。

“看着吧,等你走了,白骨精就知道你的重要性,追悔莫及。”水青听羽毛终于打算离开那个鬼公司,心情不错,包成粽子的手夹起牙签,颤颤巍巍,啃一片苹果。

羽毛不是不肯喂,而是水青觉得丢脸,非要自己来。

“今天不上班了吧?”看时间,过两点。

“我请了一星期假,专门照顾你。”羽毛也哭过。她和水青好似亲姐妹,从五六岁就一直在一起。所以,水青除了脸,身上到处包纱布的样子,吓得她不轻。

水青眼睛睁大了些,“朱洁羽,你上了这么久的班,好像连病假都没请过?如果我记性没出错的话。”

“没有,我一天假都没请过。”所以打电话去请假,还好白骨精不在。白骨精,水青给取的,听多了,她认为贴切。

“终于有点明白了?”水青一方面觉得羽毛对工作太负责任,一方面敬佩她对理想的坚持。

羽毛笑笑,仍然如年少的明朗。

“青青,现在感觉好一点了没有?”门开了,进来的是云爷爷。

“爷爷,您一小时前刚来问过。”水青啃了一半的苹果片,堵在嘴边,“我又不是超人,这么快就能好透——”

看到云爷爷身后的三人,居然都是认识的。

一个是前几天帮爷爷看病的院长伯伯。

一个是孙英,孙妈女儿,如果大家还记得,就是脸上有胎记的那一位。她考上东华医大,专攻整形外科,今年毕业,在市区医院实习已经一年。她的胎记经过镭射和相关治疗,几乎不留痕迹。如今漂亮的脸,文静的眼睛,和孙妈妈是一双母女美人。

最后一个,是水青想不到的。以为好好赠别的一个人——白子西。他应该在H市的医院里当他的年轻才俊,为什么会在这儿呢?吃惊过后,一片宁静。世界很小,心很大。

倒是白子西的表情,大概因为水青身上四处缠绷带,所以像见了僵尸,脸色微白。

水青和院长伯伯也打过招呼,这才知道白子来G市跟院长学习某项外科技术,而英子是知道了她受伤入院,过来看她时,碰巧遇到,临时加入的。

三个医生当着她的面,就在那儿讨论她灼伤处整形的问题,也没问她愿不愿意。

所以,当她说,有疤痕没什么关系时,三个人,哦,五个人都说不行。

“又不是在脸上,我也不会游泳,没机会穿比基尼,所以自自然然愈合就好了。”而且,她又不是大美女。

整形,她抵制这个词。

“院长,能让我担任助手吗?”英子怯怯地问。

根本不把她当恩人,而是当实验品。水青怎么看,怎么觉得英子两眼冒狂热的光。

“我说了,我不需——”尊重一下病人的意愿,好不好?

“不是你需不需要,而是一定要进行。”白子西看过她的诊断报告,“有几处烧伤无法自己复原,必须进行植皮手术。”说到手术,他也很积极。

“青青,相信我的技术。手术之后,保证你焕然一新。”院长大人一锤定音。

云爷爷笑得贼兮兮。

羽毛对白子西的出现,也没有很大的反应。都是二十四五六的人了,谁还会取笑十五六岁的萌动。

水青则听得心惊肉跳。重点当然不是这一场再相逢,而是磨刀霍霍的手术刀,可能会让她面目全非。

掉个天使下来吧,请守护她在这群“刽子手”中安然无恙。

从现在起,开始祈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