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第331章 心灵犀 心相通(下)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清枫聆心 5109 2019-11-01 21:55

  

  第331章心灵犀心相通(下)

徐燃开着车。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水青在看城区地图。借着徐燃对维港的熟悉,轻松甩掉了云天畅和安妮,两人却没时间沾沾自喜。

“要去哪儿?”徐燃问水青,“云天蓝设厂的地点还是吃饭的地点?”以为她想要走一遍云天蓝失踪前的路线。

“这儿是什么地方?”水青点点地图的某处。

徐燃快速一瞄,“是当地居民的居住地和日常购物集市。你问它干吗?方向和云天蓝失踪的路线相反的。”

“车子消失的地方是一大片平地,可以四通八达,一般会认为绑匪会上大路逃出去,所以警方的调查会沿着大路往外铺设。那里警力集中,我们就没必要去凑热闹了。而且如果绑匪真离开了城区,我们两个能做得成什么?”势单力薄,跟着警方转也是杯水车薪,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所以呢?你没事找事做,别人往东你偏向西。无聊。”他特地请了假,可不是陪她来打发时间的。

“车子不见了,谁能肯定对方一定逃匿?到现在,他们绑架的目的还不清楚。我觉得他们不一定要逃,反而是要藏。真正能藏身的地方,往往在最热闹,人们川流不息的地方。”她只想从另一个角度去想匪徒的心态而已。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种藏身方法已经被人用滥了,全中国都知道”徐燃不以为然。

“全中国都知道,全非洲不见得都知道。”水青认为危险对安全的定义还是可以套用的,“而且,我也没头绪,瞎猫碰死耗子,看看运气。”

徐燃没好气瞥水青一眼,“我看你是无中生有,钻起牛角尖来了。”

虽然他认为那会是徒劳无功,但车速不减,一直向南。

“那就让我钻钻看吧。”云天蓝的车子突然消失在半途,水青对这一点相当奇怪,直觉旧车场有问题,但无凭无据再加上人生地不熟,她认为就算过去再问一次也得不到答案。“车会不会在旧车场被调换或者被漆成了别的颜色?”

“你以为这里的警察是傻瓜?他们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没有车子的任何痕迹或者新漆残留。就是说,即使车子开进过旧车场,也原样不动开出去了。”徐燃打听得很仔细。

“这个旧车场的管理员有很大的疑点。”已经不止是直觉怀疑,而是深刻思索之后,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办案抓人都讲证据,否则靠推理得出结论,世界就乱套了。”徐燃也认为旧车场的人有嫌疑,但是却不能怎么样。“据我所知,那人被严密监视,不过他吃住在车场里,也没有对外联络过。”

水青也明白徐燃说得对。

“对方不开口,反而就是线索。”她现在的思维是逆向模式。

“怎么说?”徐燃完全捉摸不到水青的想法。

“假设那人是同伙的话,如果警察调查的方向是他同伴逃走的方向,他不可能视而不见,或者尽快联络同伙,或者会混淆警方追查的视线。他不开口,只能说明他不担心。为什么不担心呢?”水青问起徐燃来。

“因为警察追查的方向和他设想的一样,也就是错误的方向。”徐燃声音陡然拔高,“韩水青,你分析得有点道理了。”

“分析有道理,也要事实来说话。”警方可能被误导了,可她往反方向查,不一定就是对的。之前她说过,那片平地四通八达,绑匪可以去往任何一个地方。瞎猫碰到死耗子这句话,她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经过投资热点的工厂区之后,路面状况开始糟糕起来。颠簸上上下下,车后尘土嚣扬,两边的街景也简陋起来。灰白淡绿的土屋,渐渐参杂越来越多的破旧泥房。黑洞洞的窗口,连热带的阳光都照不明亮。比起维港摩登时尚的购物中心,再看那摆在路边拿草席当桌子,看着蔫巴巴的货物小摊,落差一百八十度。

贫民区。似乎任何大城市都会有这样的存在。刺目,难受,就像丑陋的瘤子长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隐藏在不引人注意的某处。知道它就在那儿,却似乎无法治愈,只能尽量避开遗忘。更甚者,不愿去想办法消除,因为有了对比,才能显出富人高高在上的地位来,才能当作一枚乐趣供人享受锦衣玉食时消遣和嘲笑。否则,全世界都成了富人,这种富还有什么意义呢?

那个南集市就在云天蓝他们吃饭的再南面,很近,五分钟就到了。车子开到最前才发现,集市比想象的大而且拥挤,道路狭窄,人挤人,车挤车。没有交通灯,喇叭乱叫,开进去可以,什么时候绕得出来就看运气了。两人索性把车停在空地上,下车步行。

开普敦,世界旅游热点,是海湾线,山脉和大草原的结合体,自然景观远胜过市区现代漂亮的建筑风貌,而当地居民的木制品,手工纺织和陶器近年来也获得了很多海外游客的喜爱。

这个市集虽然离市中心很远,而且原本是为该区域提供日常生活用品而建的。因为游客日益增多的需求,从地摊到桌摊,从帐篷到店面,从一层到两层,从两层到木楼顶,从吃的到穿的用的装饰的,货物琳琅满目,千奇百怪,夹杂了一大半针对外国游客的,以本地土特产为主的小生意人。乍眼看过去,棕黑肤色之间,挑目的白皮肤不下百人,你都好奇这些游客是怎么找到这么穷困的地方来的。他们走东家串西家,属于少见的,花了钱还很高兴很起劲的群体。

“韩水青,这里人这么多,车子不可能从这儿过。”如果是,那就有上百个目击证人了。

“谁说不是呢?”水青对眼前繁忙的景象目不暇接,“来都来了,问问吧。实在没线索,买点工艺品,比维港地道还便宜。”

“你到底干嘛来的?”徐燃一拍头,眼望天,受不了。

“分开行动,一小时后在车前会合。”水青只笑不驳,说完,也不等徐燃反对,就闪进人群去了。

徐燃没办法,只好按她说得去做。

二十分钟过去后,水青用她的英文没有问到有用的信息。她问了十几家店主和小摊贩,以及一些居住在当地的人,因为懂英文的不多,连比带划,没有一个看见一辆黑色的丰田经过。到集市中的时候,她觉得车子开进来的机会已经是零了。于是,她决定换一种说法。

这次走进的是一家杂货店,不像其他店里卖粗陋不堪的工艺品,它确确实实供应日用百货。水青也不直接问人,先看货架,本来想随手拿瓶饮料,却意外发现竟然还有中国的辣酱老酒,甚至康师傅方便面。支持国货,她不喜辣不爱烧酒,方便面说不定派得上用场。拿了两包,她去柜台算账。

老板是黄皮肤黑发黑眼睛的中年人,刚刚水青进来时正一心算账本,没留意,听到她说结帐,抬头才看到对方跟他一样的外貌特征。

“中国人?”他眼睛很利,开口普通话。

“你好。”水青微笑点头,“请问多少钱?”

“咱们都是中国人,给你打八五折,两块美金一包。”老板面孔挺慈祥,算得也挺清楚。

水青有求于人,这个价格不能计较,从钱包里拿出十美金。突然闻到一阵呛鼻的烟味,侧眼看去,就见一个人坐在墙边椅子上抽烟,似乎是自包自卷的那种,很凶很辛辣。

“老板,跟你打听个事。上星期三或星期四,有没有看到一部丰田黑色七人座的车开过去?”先问老问题。

老板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那麻烦你再想想,有没有看到一群人,大约七yankuai个一起,其中四五个要人搀扶,或者走路姿势十分别扭?”她将猜想扩展了,“再或者,有没有发现装麻袋运货,大概也是四五个袋子?”

果不其然,那老板当她神经有病来看的眼神,非常干脆地说不知道,“小姐,你到底付不付钱?”

水青只得把钱给他,他又在那儿磨磨蹭蹭翻零钱,抱怨说票面太大,真是给他找麻烦。

十美金的票面算大?泡面都卖到两美金一包了,他会找不出零钱。她本来想说算了,偏他宰同胞还有市侩的样子让人看不惯,于是铁了心要拿回六美金来。

这时,感到被人紧盯的不安,她看过去,却只有那个抽烟的男人,闷低着头。因为角落里没有光,也看不清那人的长相,隐约是身材中等的瘦个头。

在老板不满的目光中接过找零,水青走了出去。对于这种朋友的钱不赚赚谁的,老乡的钱不骗骗谁的,她极其鄙视。中国人,如果能像犹太人那么团结,整个地球都拿下了。

水青本来沿着集市主干道走,却因为心里突发其感,不小心走了小岔路,绕入一条巷子中来。

巷子没什么人,死气沉沉的土屋,少有像样的住宅,能听到隔壁集市的喧闹,很近却很远的空洞。又窄又深,还好正午的阳光就在头顶,光线尚足。但不难想象,早晨和下午会很阴暗。

水青想着要回去,一转身,脚下好像踢到了东西。

那是一块半掌大的白布,粘着脏兮兮的红土。

白布片的旁边,两个极小的洞,如果不是方方正正的,倒像老鼠洞。

弯腰捡起那片布,捏在手里,还不及细看,她突然很想很想往那方洞里瞧上一眼,却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心脏,咚咚,咚咚,狂捣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