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死亡加油站

最终卷 第227章 女鬼泪

死亡加油站 欲断魂 4525 2019-11-01 21:54

  

  “灵魂征召令?”我有些疑惑不解,这又是什么东西?可在看去小三胖、二爷和纪学的时候,他们都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刚刚的烟花,不是你放的吗?”小三胖看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说:“是我放的啊,那是景阳道长留下来的...啊?你说的那个就是灵魂征召令?”

“不错,那是我们这一门独一无二的东西,也只有我们这一门的人,才能够彻底看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在我们看到之后,我们就匆匆赶来了,竟然是你发射的。”二爷插嘴说道。

这还真的是让我吃惊不少,我还以为那就是一个临死之前看的烟花,却万万没有想到,那竟然会是神马“灵魂征召令。”

“景阳道长可能是用自己的灵魂融入到了那个征召令内,所以才有了那个信号。”

我听着纪学说完,才彻底的明白了过来。原来景阳道长早就有了打算,用自己的灵魂将我救下,然后又钻入了征召令内。他们这一门就是有一个规矩,凡是用灵魂混合起来的征召令,都要前去帮忙。

因为能够将灵魂融入征召令里的人,本事绝非一般。前来相助,也是出于对该人的绝对尊重。所以,景阳道长才将自己的灵魂融入了进去,却让我用来救自己的命。景阳道长到死也还在为我考虑着。

“轻候,收手吧!随我上山去,如何?”洛空上前两步,看着吕轻侯问道。

“不,这不可能。”吕轻侯的如意算盘打的确实挺响,可他千算万算,还是忽略了很多东西。并不是吃下了地狱血菩提就可以天下无敌,我敢保证,只要洛空大师出手,分分钟可以将吕轻侯捏碎。

“你已经输了,不用在挣扎了。”我看着吕轻侯说道。

“不,还没有完全结束。”吕轻侯说着,直接跳起来,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而我看见四周的鬼魂,都在朝着他靠拢着。吕轻侯就在半空之中张着嘴巴,那些鬼魂一个个的都钻进了他的嘴里,肚子也正在慢慢的变大,身体也正在变大。

“我们要阻止他。”纪学说完,手中冒出一道光,直接射向了吕轻侯的肚子。

二爷、小三胖也都做着同样的姿势,三道光直接将吕轻侯的肚子打破。原本还要进入他口中的鬼魂,一个个像是见到了瘟神一般,直接逃离了这里。

我看着洛空大师,他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可能是因为想要将吕轻侯带走。可他却不同意,也只能采取武力压制了。

“还望三位道友收手,这个人,我来自己处置如何?”洛空大师冲着我们拱拱手说道。

既然洛空大师开口了,我也只能劝阻三人收手。停手后,洛空大师迈着轻.盈的步伐,竟然一步步走在了半空之中。

就像是哪里有着透明的台阶,洛空大师就透明的台阶上行走着,每上一个台阶,下面都会留下一个波痕。这让我们四个人十分的惊讶。

而陈林却像是一个没有了点的机器人,就那样跪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看样子,似乎是已经死了。

我们的目光都停留在了洛空大师的身上,只见他伸出手,摸在了吕轻侯的头上。而他的身体也慢慢的缩小了下来。那些鬼魂也都从他的漏洞肚子上,不断的逃离了出去。

他们的身形慢慢的从半空落在了地上,而吕轻侯的目光呆滞,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丢了魂似的,说来也是,他本来就是鬼,也没有魂魄的。

看着他们离开了,我们都如释负重一般。要是真的说打起来,可能我们谁都不是吕轻侯的对手。但也好在洛空大师出手,这样一来我们也轻松了许多。

“哎呦,真是特娘的惊险。”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都紧紧的和身体贴在了一起,出了一身的汗。打架还真的是一个力气活,没事还是少打的好。

“三胖,你怎么不在家造小人,你出来干嘛?”

小三胖也坐在了我身边说道:“人都已经种上了,就等着来年收了。”

我轻轻的打了他一下,说道:“行啊,这么迅速。”

“我们走吧!”二爷将我搀扶起来,朝着车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这时,一辆车,亮着远光灯朝着我们而来。停在了我们的附近,车灯关闭,一个人从上面走了下来,随后就是另外一个人也走了出来。

“刘亚楠?”我有些吃惊,怎么会是陈志彬和刘亚楠在一起?还有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我迎了上去,走过去看着他们。

陈志彬看着我说道:“你们谈谈吧!”

我看着刘亚楠,问道:“怎么你?”

“我死了。”刘亚楠说着话的时候他是在笑,可在我看来笑的是那么的牵强和不自然。

“你不是鬼吗?怎么还会死。”

“啊~”

我的双眼瞪大,她毫无预兆的将手再次伸进了我的胸膛里,将我的心脏给拿了出来。我后退了两步,但并没有倒下,只是站在了哪儿看着她。

用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她,根本就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是想要杀了我吗?

她说道:“时间到了,我也应该将心脏还给你了。”刘亚楠说着,将自己的心脏也拿了出来,放进了我的身体里。他能够感觉到她手伸进我身体里时的温热,那种感觉十分的特别,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将另外一个心脏给扔掉,然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胸膛。原本的疼痛正在慢慢的消失,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亚楠,对不起。”我轻轻的说道。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并不是你,这一切也都不是你的错,你也是受害者不是吗?”她将我抱住,搂紧了怀里。

我也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后背上。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抱住她,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因为我知道,她就要彻底的从这个世界离开了。

“那天将我乱葬岗背回来的人,是你对吗?”我附身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道。

“是我。”

“对不起。”我轻轻的说道。

“不,别说对不起。”她松开了我,低下了头。我能够看得出来,她想哭,可是鬼是没有眼泪的。那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感觉,该有多么的难受?

“如果要是说对不起的话,应该也是我来说,并不是你。”

“咱俩都别说,我们都没错,也许只是相遇的不是时候吧!”

“傻.瓜,如果哪天我答应了你。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我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脸上,有些冰凉,但并没有因此拿开。“会。”我回答道。

“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和袁蕾之间的事情。她就是一个鬼,人鬼殊途,是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的确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可我的大限已经到了,应该离开这里转世投胎去了。”

我很想挽留她,可又不知道该如何的挽留。难道我说出来,她就不会离开了吗?这个我无法确定,但我知道,也许她的离开,可以尽快的结束这种当鬼魂的痛苦吧!

我们总说鬼很可怕,其实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是人心,并非是鬼。当鬼也十分的痛苦,整日飘荡游走,居无定所。而我们,每天勤勤恳恳的工作,为了一家老小奔碌着,但最起码回到家后,我们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个家,有家的温暖和温馨。

可它们鬼魂,没有家,有的也只是几尺宽几尺长的棺材罢了。相比起来,鬼魂比人更加的可怜。

我看着刘燕燕的身体在慢慢的消失,她脸上的表情依旧是笑容,可我看见她的眼角有一滴犹如珍珠一般的东西,那是泪,那是属于刘亚楠的泪,那是属于一个女鬼的眼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