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仙侠小说 无妄尘缘

第267章 乾坤如意宝葫芦

无妄尘缘 莲影儿 5080 2021-02-24 08:45

  

  风星云眼巴巴盯着的那个炼丹炉,与旁边一众等人高的各式铜鼎相比,显得极其小巧玲珑,只有巴掌大小,样式也很古朴,没什么精美的雕刻和花纹,只有鼎上一条小龙作仰头吐珠状,栩栩如生。

此刻此炉正徐徐冒出一丝丝不寻常的烟气,呈紫色,随着风星云不断向里徐徐输送三眛真火,那紫色的烟颜色变得越来越重,逐渐呈现紫黑色,烟雾却越来越淡。

风星云喜上眉梢,激动的神情溢于言表。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风星腾谨慎地提着长剑,怒容满脸地冲了进来,身后一众弟子训练有素地上前,各自散开又能守望相助地在原地列队布阵。

风星腾面沉似水,强压心中一股怒火,上前两步,压低声音道:“哥,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风星云一阵额角突突,连忙广袖一拂,把眼前的鼎炉收进怀里,被众修士寒霜般的杀伐气一激,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噤,后背冒出一层鸡皮疙瘩,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正踩在一只小鼎炉上,“啪嚓”一声,碎了。

风星云抬手抹一额头汗:“星腾,你这是干什么,不就是‘借’了黛千凡一只小小的炼丹炉用一用吗,用得着整如此大的动静,用完后我定会‘完璧归赵’!”

风星腾提剑的手微微一颤,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不行,现在‘谥号大封’在即,我们风氏一族在各方面一直遥遥领先,断不能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出现纰漏,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把柄。皇宫宝库失窃炼丹宝鼎一案,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趁陛下还没有怀疑到你,劝你今天就归还宝鼎,否则的话,别怪我不讲兄弟的情面。”

“再等等,还有四十九天我的仙丹就要成功,到时候••••••”

风星云话未完,只见眼前青光一闪,一只沾满青毒的飞镖从风星腾袖口飞出,‘噗’一下正正插在了风星云的左边肩膀上。

炼丹术,又称外丹黄白术,或称金丹术,简称“外丹”,以区别于长寿真人丘处机全真龙门派的“内丹”导引术。炼丹术约起于战国中期,秦汉以后开始盛行,两宋以后,道教提倡修炼内丹(即气功),“丹鼎派”风行一时而排斥外丹术;直到明末,外丹火炼法逐步衰落而让位给“气功大法”。

风氏一族的历代祖先,均以修炼“气功大法”而见长,轮到风星云、风星腾两兄弟,却出现两个极端。

风星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线,不屑于修炼家传的“气功大法”,却终日沉迷于“炼丹术”的研究,还妄图追求极致,要达到太上老君他老人家的“炼丹术”的境界,试图炼制出让人吃后可以立马飞升成仙的金丹。

家族中出了这样的人物,本也无可厚非,可风星腾却走了另一个极端。

他不仅对家传的“气功大法”奉为至宝,还十分排斥别的仙法道术,对风星云整天痴迷于“炼丹术”的研究更是嗤之以鼻,一度认为他哥没有把家族的秘法发扬光大、光耀门楣,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如此一来,两兄弟势同水火。

风星腾大手一挥,喝一声:“拿下!”

风星云用力抽了口气,颤声道:“星腾,你怎么可以对我使用青毒?”

青毒乃修真界里头出了名的毒药,其中一个作用就是能慢慢化去中毒者的一身修为。

风星腾轻轻叹了口气,神色一缓:“哥,你现在就把宝鼎与我,我马上派人前去谢七星那取解药!”

一干弟子已经兔子般蹿到风星云身边,把他团团围住。

风星云紧紧地捂住怀里的宝鼎,大喝一声:“不可能!”

随即扬起袖子,一道白光闪过,打在某处机括上,继而“轰隆”一声巨响,山洞的地面塌陷了,扬起了漫天的沙石灰尘无数,一干人等东倒西歪地跌落在地,一个个灰头土脸,风星云却不见了••••••

风星云一直滔滔不断地回忆着,仿佛在述说一个与自己毫无干系的童话故事,完了又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

徐若萍小心翼翼地用左手在他面前扬一扬,轻声问:“老人家,老人家,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忘记告诉我们了?”

谁知道风星云把稀疏的眉毛一竖,大声吼道:“无可奉告,小兔崽子这么八卦干什么,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知道这么有用吗?”

徐胡二人:“••••••”

徐若萍和胡一辉再一次被对方雷倒。

大佬,刚刚是谁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算了算了,既然你不愿意说,咱们也不想多管闲事。

胡一辉一把握起徐若萍的手,抬脚就往洞口那边走去。

风星云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自相矛盾,倏地又再鬼魅般飘到他二人跟前,一张老脸笑起来几乎变形:“小若萍,你难道不想知道一下,你的外祖母黛千凡跟七煞星君、石恨生之间的一些往事么?”

徐若萍一个趔趄,差点被一口气卡死在喉咙里,心道:你难道得了老年痴呆么?刚不是还叫嚣着大人的事情咱们小孩子不要那么八卦么。

转念一想,唉,这些整日里沉迷于某些学术钻研的天才,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待,何必计较。

于是故意低低地“啊”一声,叹道:“外祖母的事情,我不好意思到处打听。”

风星云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似乎对着某处虚空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我有一次不小心撞破了他们几个之间的事,啧啧,堪称地心世界里头的‘孔雀东南飞’,不过男女角色调换一下,被嫌弃而遭到扫地出门的是你的外公--石恨生。”

徐若萍和胡一辉同时撩起一侧的嘴角,四道目光打在这位“八公”老兄的脸上,真是被他噎得一阵心肺扭转。

大佬,这么不光彩的老底拜托你不要揭人家好不好啊。

谁知风星云偏生在这方面长了一双二五眼,意犹未尽地说道:“啧啧,我怀疑你外公的失踪跟你的曾外公黛正雄有着不可推脱的关系,有空嘛,不妨往这方面查查,顺藤摸瓜,说不定能揭露一出让人大开眼界的好戏。”

徐若萍真是拿他没办法,现在自己身上萦绕着一大堆未解之谜,仿佛一团团乱糟糟的蜘蛛丝,时时刻刻牵绊住自己,哪有空闲去管自己长辈的情事。

胡一辉同样抱有相同的态度,闻言后连忙匆匆抱拳,道:“谢谢前辈的提点,日后有机会自会弄个水落石出,只是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许多的事,只能日后再说,告辞。”

说完,也不管风星云答应不答应,抓了徐若萍的手,扭头就走。

身后传来了风星云清清荡荡的空幽之声:“娃儿,你们遭遇的种种,必定跟上一辈有所关联,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方可行事,记住了啊。”

二人抱着个炼丹炉,回到院子的时候天色已暗,徐宏博早已经吃过晚饭回房间呼呼大睡。

胡徐二人心里有事,把炼丹炉以及香囊里的药丸捣腾研究了半宿,没有得出任何结论,最后二人只好各自回房休憩。

经过这段时间玩命的博弈,对于每个休息时间,徐若萍很珍惜,畅快淋漓地洗了个热水澡,坐在床上准备遁着‘天地混元无极睡功’入定休息,忽而发现胸前似有流光闪过,探手入怀,摸出那个常常挂在脖子上的玉葫芦。

那只玉葫芦晶莹剔透,在柔和的白炽灯光线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徐若萍低头沉思片刻,记得前世黛千凡对这个玉葫芦宝贝得不行,今世七煞星君也曾千叮万嘱让自己好生保存,说什么此法宝全名唤乾坤如意宝葫芦,被激发到极致,能称心如意,具有改天换日之功能。

忽而忆起了风星云白天曾对自己说过的话,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玉葫芦拿在手里掂了掂,伸出舌头舔了舔,感觉除了一阵冰凉莹润外,并没有多大变化,忍不住把眼睛凑到玉葫芦跟前,低低地说了句:“葫芦啊葫芦,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前世的外祖母黛千凡跟石恨生、七煞星君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话未完,一道白光闪过,徐若萍便朦朦胧胧进入了梦乡。

恍惚间,她发现自己走到一个山洞里头,洞外苍丛翠柏,郁郁葱葱,洞内灯火通明,一对大红蜡烛熊熊燃烧,瓢盘碗碟,大床屏风,一切生活用品布置得妥妥帖帖、整整齐齐。

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新娘子喘息声极重,跌坐地上,喃喃自语道:“不,我死都不会嫁给你••••••”

徐若萍走近一看,大惊失色。

眼前的新娘虽然头戴凤冠,身披霞衣,化了个浓浓的烟熏妆,但徐若萍仍然认出,她不是黛千凡是谁?

外祖母怎么会住在这个鬼地方?还打扮得新娘子一样准备拜堂的架势。

她用力晃荡一下脑袋,揉了两把眼睛,确定自己没有认错,连忙快步上前,准备把她扶起来:“外婆,你怎么啦?”

一伸手,直接穿过对方的身体,黛千凡非但看不见自己,听不见自己说的话,就连触碰都是虚无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