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仙侠小说 永恒圣王

第两千八百三十七章 浮生若梦

永恒圣王 雪满弓刀 5086 2021-02-24 08:07

  

  就在苏子墨毫无头绪之际,突然心中一动。

“嗯?”

苏子墨神色惊讶。

他竟然再度感知到武道本尊的存在!

只不过,武道本尊的状态有些奇怪,似乎陷入一种迷茫之中,始终没有清醒过来。

苏子墨尝试呼唤几次,武道本尊才悠悠转醒。

……

无尽星空中。

武道本尊静立不动。

虽然已经恢复清醒,重新感应到青莲真身的存在,但在摩罗面具下,他的神色仍有些茫然,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就在刚刚,他被一位天庭帝君追杀,随后看到一只白色雉鸡,也不知怎的,他好像突然进入另外一片陌生的世界。

武道本尊努力回忆着在那片世界中,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不知为何,那一段经历中,绝大多数的情形,不论他如何回忆,都想不起来了。

只能隐约回想起些许片段,断断续续。

那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可怕世界!

在那片世界里,蒙昧无知,黑白颠倒,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是非不分,麻木不仁,冷漠无情……

武道本尊在那个世界中,失去了一切力量,重新沦为凡人。

在那里,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有人都无法修行。

他也一样。

在那里,到处充满着谎言,每一个说出真话的人,都要面临巨大凶险,承受着无数攻讦、谩骂、撕咬,最终被淹没在茫茫人群中。

在那里,凶残、暴虐无处不在,每个善良的人,都生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一旦不小心释放出自己的善意,便会引来恶徒的围攻!

在那里,充斥着阴暗和丑陋,没有温暖和美好。

在那里,没有正义,罪恶横行。

他看到有人落难,出手相助,却反被人拽下深渊。

他看到一群弱小人们拴着铁链,跪在地上,被鞭挞奴役,便想要站出来解开他们身上的枷锁。

不成想,他刚刚上前,那群人们原本麻木的脸庞上,突然凶相毕露,眼泛红光。

一个个看似弱小的身躯突然爆发出巨大力量,一拥而上,将他按在地上,打碎他的膝盖,大声怒斥:“我们都跪着,凭什么你站着!”

武道本尊与这里格格不入。

他在这片世界中艰难生存,四处碰壁,遍体鳞伤,却从未屈服。

他隐约记得,自己救了一个四处流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名为阿邪。

在那片世界中,他救过不少人,但只有那个小女孩最终没有害他。

他和小女孩相依为命,似乎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直到他最终老去……

他无法修行,寿元不过百年。

在他的记忆中,当他白发苍苍,风烛残年之际,那个小女孩似乎仍陪在他的身边。

也不知是他的记忆出了差错,还是什么原因。

在他的印象中,小女孩从未长大。

或者说,从未改变过。

始终如两人初见之时,身形单薄,骨瘦如柴,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破旧衣衫。

百年的人生中,他做过许多与那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事。

纵然付出巨大的代价,但老去的一刻,却坦坦荡荡,问心无愧。

每次看到他出手救人,小女孩都会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不帮忙,也不阻拦,完全置身事外。

两人偶尔也会有些交谈。

某一天。

阿邪道:“有人落难,袖手旁观不好吗?”

武道本尊沉默许久,才道:“如果我袖手旁观,等我落难之时,就不要指望着有人来帮我。”

“我是在救人,其实也是在救自己。”

阿邪拍手笑道:“这本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惜他们不懂。”

又一天。

阿邪突然问道:“你说他们是人吗?如果是人,为何毫无人性可言呢?”

武道本尊沉默。

阿邪又道:“看到旁人受苦落难的时候,他们要么嘲笑,要么落井下石,要么选择沉默,他们为何不懂,自己终有一日,也会承受这些痛苦?”

“他们总有侥幸心理,以为自己可以幸免,但因缘果报,天道轮回,谁能逃得掉呢?”

阿邪在一旁自顾的说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邪突然恨恨的说道:“他们就是一群畜生!”

无垠星空中。

武道本尊突然感到一阵头痛,身形微微摇晃。

他深吸一口气,停止回忆,才渐渐缓解。

从青莲真身那边得知,距离他进入那个世界,仅仅过去一天的时间。

而在那个世界中,他整整度过百年,活了一世!

这种时间的错差,让他有些茫然。

那个世界中的百年人生,就像是一场离奇荒诞,似幻似真的梦。

武道本尊四处观察了下,他所在的位置,没有任何改变。

他似乎从未离开过这里。

只不过,原本追杀他的那位天庭帝君消失不见了。

武道本尊仔细回想了下,似乎在那个世界中,他在一处人群中,好像看到过那位天庭帝君的身影。

只不过,那位天庭帝君与他一样,同样是凡人。

至于其他,武道本尊已经想不起来了。

周围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化。

武道本尊微微握拳,轻喃道:“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掌心中,似乎有什么异物,握拳之时,才有所察觉。

武道本尊低头一看。

不知何时,他的掌心中,多了一枚白色玉佩。

这似乎是阿邪之物。

看到这枚玉佩,他又隐约记起,一些关于阿邪的事。

准确的说,这枚玉佩是阿邪的父亲,留给她最后的礼物。

阿邪父亲早逝,对于父亲,她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

唯一的记忆,就是这枚父亲留给她的玉佩。

阿邪对玉佩极为看重,始终贴身佩戴。

两人初遇之时,阿邪伤得极重,似乎命不久矣。

她让武道本尊带着她,去见一见她的母亲。

阿邪本打算,将这枚玉佩送给她的母亲,对母亲说,你女儿重伤,恐怕撑不过去,若是死了,便将这玉佩卖掉,换点钱帮我埋葬,还会剩下不少。

没想到阿邪刚刚开口,说了一句你女儿病了,她的母亲便满脸嫌弃,不断挥手打断道:“我没钱,我没钱治你的伤,病秧子快走,别死在我这!”

“天下怎会有这般狠心的娘!”

武道本尊大怒,望着怀中病恹恹的阿邪又是一阵心疼,抱着阿邪转身离去,大声对阿邪道:“你放心,不管你今后是死是活,我都会陪着你!”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