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百万可能

第三百九十九章 寻物启示(第一更)

百万可能 翩鹊 4209 2019-10-06 09:22

  

新会长!

听到对方承认身份,张厚心中恐惧愈增。

原本以为已经摆脱对方的魔爪,却未曾想到,竟然空降领导……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当会长从未死去。

只是,自己方才和弟弟说了那番话。

偏生就被这位新上任的顶头上司听到……这放在官场,几乎无异于前程尽毁。

这一刻,张厚心中情绪极度复杂,恨不得把昏迷的弟弟拉过来狠抽几个嘴巴。

你说,你闲着没事跟我聊这个话题干嘛?

不过毕竟是精于世故,张厚在惶恐后又渐渐品出一些别的滋味来。

黑方原会长身死。

加上听闻的,在蜀都浮陆上,黑方核心精锐被精灵族与人类合力击溃。

这起码说明,这次风波对组织造成的伤害非常巨大。

就算不死,也会很痛!

加上各地人心不稳,换句话说,这时候正是维持稳定,用人之际。

这样一来,自己未必真的会被“处理”掉。

想通这其中关节,张厚心中的紧张消散不少。

旋即,便开始赌咒发誓,用最诚恳的态度大表了一番忠心。

程林在此期间始终一言不发,故作高深。

直到等他说完了,程林才重新开口:“好了,你也不用这样紧张,组织是很开明的,只要没有真正的背叛,那便也不算什么大错,再者说,值此危急存亡之秋,你们这些人担忧恐惧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笑了笑,程林将右腿叠在左腿上。

姿态故意做的很肆意,很张扬。

“至于我过来这边的目的,想来你也能琢磨出一二来,原会长不幸身陨,英年早逝,可悲可叹,不过组织却不能就此倒下。我接替总会长职位,自然要到各地分会跑一跑,和你们见个面,也好稳定军心。”

顿了顿,程林笑容忽然阴冷下来:“当然,也有考察的意思在里头,对于那些怀有异心,并作出行动的,也要顺手处理掉。”

“不敢,不敢。”张厚闻言额头汗珠滚滚落下,急忙再度表态。

“这样最好,”程林似乎很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正如你所知晓的,在蜀都投影里,组织遭受的打击不小,元气大伤……恩,这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不过,核心依然稳固,整体问题不大。

只是……受伤了,就要休养生息,总要休养一阵子。

加上最近特理司那边的侦查力度很大。

所以呢,我这次过来,一个是和你见面,熟悉一下。

另外也是下达组织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方针。

只有两个字:蛰伏。”

“蛰伏?”张厚重复了一遍。

“是的,接下来全国各地的分部,一切原定的行动全部暂停!

你这边也一样,无论原会长下达了什么指令,全部作废。

改成蛰伏。

就像是你之前说的那样,装着忘记这一切。

就当……你从来没有加入过组织。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避一段时间风头,明白了么?”

程林冷声说道。

“明白!”张厚果断应下,同时心中松了口气。

在他看来,这位新会长显然很难伺候,喜怒无常,他还真怕对方过来要他做什么大事,那就麻烦了。

“蛰伏”方针正合他的意,本来张厚便觉得形势不对,准备夹起尾巴低调做人,这样正好。

事实上,就算不用这位新会长说,张厚相信各地的分舵肯定也会蛰伏起来……老大都给人打死了,他们这帮小喽啰哪敢在这个时候往外跳?嫌命长?

“很好。”程林再度点头。

漆黑的房间中,借助着超出普通人的视力打量着张厚,程林隐约也能猜出些许对方的想法。

“蛰伏”方针也是他深思熟虑后,想出来的主意。

从打获取到组织名单,程林一直很纠结,一方面,他知道这些人都属于隐藏在群众里的危险分子,按理说,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名单交给特理司。

可问题是,怎么交,才稳妥?

信息时代,追查身份的方法太多,防不胜防,尤其是官府中还有极其庞大的感知系、其他分类修行者,这帮人的能力稀奇古怪的,很多追查手段都不讲道理。

程林以往行动也只能是尽量避免暴露。

却没法完全杜绝。

黑方名册实在是太重要,这玩意一旦交出去,肯定会引发特理司的极大关注,正常思维都会想办法追查来源,这就给他造成了很大麻烦。

另外……不得不承认,程林也有些许私心。

黑方组织算是国内隐藏的很大的一个散修势力了,搭建的很辛苦,一朝毁掉却很容易。

人脉资源、各地储藏的修炼资源,社会资源……这都是一笔宝贵财富。

程林实在有些舍不得。

如果从理智角度来说,名单公开,各地抓捕,肯定也抓不全,这帮人就是一帮老鼠,扑过去,一哄而散,到时候藏起来反倒更难抓。

倒不如用现成的组织架构把他们稳住。

还可以利用起来,做一些自己不太方便做的事。

“实在不行,还可以当做粮仓,等我哪天实在是缺乏资源了,就按照名单挨个洗劫一遍……”

可是如果不交吧……如果放任这帮人作乱,那也非程林本意。

这才想出来个“蛰伏”方针出来,把这群人稳住,不要为非作歹,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其实,就算我不颁布这个方针出来,这群人恐怕也会蛰伏起来吧?毕竟风头这么紧。”

程林盘算着这些,俯视张厚,想法却是与对方不谋而合。

……

见张厚回答的果断,程林便将这件事掀过。

转而又道:“当然了,蛰伏也并不意味着你们就真的什么都不做了,那些敏感的,会刺激到官府的事自然不能做,但我倒是还有些小事要交代给你。”

“会长请说。”张厚一怔。

程林清咳了一声,身后从口袋里摸出三张照片来。

“这有三张照片,是三样在之前海山岛屿投影里出产的三种法器……恩,全球二十几个投影,相同的法器也有好些,你的任务就是帮我留心,寻找这三样法器。”

说着,程林将照片甩过去,扔在地板上,张厚急忙双手捡起来,瞪着眼睛细看,只可惜屋内光线实在暗淡,他勉强只能看到大概雏形。

一把剑……一个类似旗子一样的玩意,还有一个……水壶?

张厚见识短浅,自然认不出这分别是“禾剑”、“黑幡”以及“炼气壶”。

这也是程林的主要来意,他想要借助这帮人的人脉来寻找其他禾剑的消息……有些风险,但可以接受。

另外两样东西一来是混淆视线,二来,见识过“二合一禾剑”的威力,程林也想着如果有机会,可以收购其他黑幡与炼气壶,进行冶炼。

捧着这三张照片,张厚脸色发苦,“会长,咱们这边的势力只在秦省里,而且也很悠闲,法器这东西,怕是不好找。”

“当然不好找,如果容易,还要你们做什么?”程林故意冷哼一声,随后道,“不过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这也不是强制任务,只要尽心帮我留意便好,不要求你们一定要拿到手,有线索也算功劳,当然了,如果能拿到手,那功劳自然更大,物资、奖励也会让你满意。”

程林许诺道。

张厚闻言松了口气,当着他的面,很认真地将照片收好,然后趁机问道:“会长,说起物资……上次我申请的那一批灵矿石……您看……”

黑暗里,程林身体微微一僵。

沉默片刻,迎着张厚的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程林故作不耐烦道:“那是上一届总会长的工作,和本会长有什么关系?”

张厚:“……”

这个中年男人一听强行忍住了咧嘴的冲动,这腔调他太熟悉了,商场上,官场上,踢皮球互相推卸责任不就是这个套路么?

要钱?

呵呵,找前任去!

眼瞅着这位分会长那苦涩模样,程林咂咂嘴,柔声安抚道:“现如今风头实在太紧,物资运输也很困难,上一任会长可能也留下了不少烂账,这还需要一定时间来清算,放心,组织不会亏待自己人的。”

“……是,遵命。”张厚强颜欢笑。

顿了顿,他仿佛又想起来什么事,问:“会长,那如果我得到了线索,该怎么联系您?还打前会长的那个秘密号码?”

口罩后面,程林嘴角抽搐了下,心说什么号码我也不知道啊,好在他对此早有对策,闻言淡淡道:“更换新的联系方式,以往的还是不够安全,恩,你把手机给我。”

张厚愣了下,急忙解开手机锁递过去。

程林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戳戳点点,在手机的便签中敲了一行字,递过来,说:“如果有线索,就在灵修论坛的秦省版块发个帖子,帖子的内容存在便签里了,我看到后,就会尽快来找你。”

“好的。”张厚重重点头。

这个办法也非程林原创,而是借鉴。

以前就有种传递信息的方式,便是发出信息者在约定的某个省级报纸上刊登特定的广告或新闻。

用暗码将信息藏进新闻里。

远隔千里的人便可以反向解析出来,效率很高,隐蔽性极强。

程林这算是借鉴了下。

眼看着此次目标顺利达成,程林的心情也是相当不错,站起身,掸了掸衣服,笑道:“好了,我今天过来也就是这些事了,这就告辞。”

“会长慢走。”张厚急忙起身相送。

程林点头,刚往外走了两步。

忽然想起了遗漏了一件小事,便停下步子,转身随口问道:“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我听说最近长安城有一座兵马俑被盗了,是一伙外地散修做的案子?你知道这事么?”

张厚闻言下意识点头,说:“知道,这伙人我一直派人暗中盯着呢,还没离开市里。”

“什么?你知道他们在哪?”程林猛地看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