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百万可能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星空下的俗套故事(二合一)

百万可能 翩鹊 5661 2019-10-06 09:22

  

车辆的引擎声轻轻轰鸣,韩仑的头低垂着,身上的绷带被灯光映照的一片雪白。

旁边的许衾等人有些惊奇地看着他,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也能遇上一司学员……只不过,听这个对话似乎里面还有什么故事?

施圣存静静凝视韩仑,闻言却是轻轻叹了口气,他何尝听不出这句“挺好”里面的心酸?

他的确记得韩仑,事实上,他记得一司的每一个人,对于韩仑的性格与经历更加清楚,因而,看到他这般模样,即便是施圣存也忍不住有些唏嘘。

想说什么,却终究只是伸出手拍了拍韩仑的肩膀,说:

“年轻人磨砺一下,未必是坏事,当初的事……其实也并不完全怪你,只是,任何地方都有法度,一司作为夏国之首,更该如此,或许你会觉得司局的处罚过于严厉,但是制度便是如此。”

“校长……我明白的。”韩仑闻言急忙抬头说。

“明白就好,”施圣存冲他笑了笑,“好好干,期待你回来的那天。”

说完,他便转身进了车子。

然后关上车门。

许衾等人也上了车,灯光闪烁了下,这辆悬挂着京字头牌照的特殊车辆便迅速离开,向地面指挥中心外行去。

只留下韩仑怔怔地站在路旁,身躯笔直如标枪。

……

车里。

许衾看了眼身旁的施圣存,笑道:“施校长真是桃李满天下,没想到击杀了黑方会长的竟然也是一司的人?照我说,如果是一司来探索投影,想来成绩必将斐然。”

“许部长说笑了,各个司局各有职责划分,如果单论战力,一司倒还有些成绩,但投影探索却未必关乎战力,就如同这一次,兵不血刃促成交易,这岂不是比打打杀杀来的更好?就像我一直所提倡的,能坐下来解决的问题,就不要拿起刀枪。“

施圣存说。

“可惜……很多事还是拿起刀枪更见效。”许衾抿了抿嘴唇,说。

“是啊,所以……我们的路还有很长要走……算了,不说这些,说起来,这次行动也算圆满,等你回帝都,功劳簿上又要记下一笔,提前恭喜了。”施圣存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靠在座椅上,转而冲许衾笑道。

“哪里,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许衾客气了一句,随后好奇问道,“说起来,我之前也没有想到,您会出山,毕竟之前的数次投影,您可都没有踏入。”

“不一样的,投影虽然神奇玄奥,但对我未必有所帮助,折腾一次或许还不如在燕山潜修,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与精灵王交手虽然输了,但却也是不虚此行。”说着,这位穿着老旧,与繁华都市格格不入的男人眼眸亮的吓人。

“哦?难道说……”许衾一怔。

“此次回京,我怕是又要闭关一段时间,特理部如果找,还请许部长代为说明。”施圣存轻轻拱手。

许衾呼吸一紧,难掩激动,他已经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音,郑重点头:“理应如此!”

……

与此同时。

在一片临时搭建的,错综复杂的彩钢房屋中间,程林讶异地看着那辆车开了出去。

“帝都的牌照?深黑色……是特理部的车,恩……看来里面坐着的应该是大人物了,许衾?还是施圣存?”

心中猜测着,程林努力遏制住了开启“朦胧之眼”探测一番的冲动。

周遭都是修行者,自己若是在这里开启异能,如果被发现,会很麻烦。

摇了摇头,他不再理会那辆车,恰好身旁一个捧着文件夹的年轻文员经过,程林一把叫住她,“请等一下。”

“恩?”小文员一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等看清程林衣服上的九司标志,便道:“有事么?”

程林微笑:“请问一下,你知道投影里通报散修袭击使者团的那个散修……现在在哪吗?”

“额,你找他们做什么?”小文员下意识问了句。

“了解下情况。”程林扯虎皮道。

“……在那边,那栋房屋,左边第三盏灯底下,看到没有?就是那里了。”

“谢谢。”

道了谢,程林转身向那边走去。

在过来的路上,他已经通过辅导员旁敲侧击地问到了有关于江叶的事,知道如今小情侣两人都在这里,说来这次两族建交得以顺利进行,还真多亏了他们。

不然的话,就算有程林在中间作为纽带,怕是也难以处理好这事。

程林倒是对个中细节很是好奇。

而且,他也有些担心两人的处境。

顾城和江叶所在的房子稍显偏僻,比较远离中心,程林走过来的时候发现这边倒是很安静,很寻常,并没有什么人守卫。

“这起码说明他们没有被监禁……还好还好。“

松了口气,程林慢慢走过去。

房间的门关着,是合金的蓝白色铁皮,临时组装的那种。

旁边大灯光芒恰好将半扇门笼罩其中。

铁皮门隔音效果很差,加上程林也没有故意隐藏脚步,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房间里的人已经察觉到了有人来,然后,他就看到那扇铁皮门被推开。

“路灯”的光透进屋内,也照亮了开门的江叶,她依然穿着进入投影那套行头,神情看起来很轻松,由于逆着光,她一时间没有看清来人的模样,只是看到那身小翻领制服,下意识的有些紧张,问道:“您找谁?”

“我找你们。”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江叶怔了怔,随后便看到眼前的黑影渐渐清晰起来,程林的那张噙着笑意的脸庞从阴影中脱离。

“啊!”

江叶低呼一声,瞪大了眼睛,仿佛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松开门把手,蹬蹬后退两步,难以置信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房间里,顾城听到声音也走了过来。

等看清门口的人同样怔住,随后猛地伸出手,一把将程林拉入房间,给江叶递了个眼神。

女青年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飞快关上了门。

关门前还谨慎地看了眼外面,确认没有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程林被他们这反应搞的有些错愕,稀里糊涂被拉进来,接着,就只见这对小情侣神态极为紧张地看着他,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混进来的?还穿着他们的衣服?这里很危险!”

“?”程林先是错愕,随后反应过来,不禁莞尔,环视了下屋内,悠然说,“这里很危险么?我倒是不觉得。”

“我知道你很强,但是这可是特理司的大本营,光是五品强者就有好几位,据说那位七品境也在这里,你……你怎么还在笑?一点都不急?”

江叶语速飞快地说,等看到程林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不禁气急。

在她想来,程林身为“非法散修”,即便实力高强,可混入此处也未免太大胆了些,若是被发现,绝无幸免之理。

眼看着两人那恨铁不成钢的担忧模样,程林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不再逗他们,摆摆手,让两人坐下,之后才正色道:“我并不是混进来的,而是通过正常手续进来的,合理合法,所以不用担心的。”

“什么?那这衣服……”

“衣服,当然也是我自己的。”程林微笑。

小情侣愣神了下,随后对视一眼,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脱口道:“你……你不是散修?你是……官方的……”

“没错,”程林点头,从口袋里摸出那个黑色的临时证件,单手展开,朝向他们,说,“不好意思之前隐瞒了身份,现在正式自我介绍下,程林,夏国特殊事件处理司,第九司旗下灵修九院在籍学员。”

寂静。

无声。

顾城和江叶两人完全傻了一样,显然已经被这个消息吓住了,足足沉默了将近十秒钟,江叶才憋出来一句:“这证……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那你……真的是官方的人?可是……为什么……”

程林耸肩,收回证件,露出有些头痛的模样,说:“这事……还真是说来话长。”

……

尽可能用简练的语言将事情说了一遍,这对小情侣才终于明白了一切。

明悟这些后,两人纷纷苦笑,心中的许多疑惑倒是如同拨云见日般,散开了。

“怪不得……你修行的这么快……”

江叶神情复杂地说。

她并不蠢,相反的,还是个算是聪慧的女孩,只是此前无论如何,也没有把程林往官方身份上去联想,毕竟在冻土投影里,程林的所作所为属实和“官方”有很大出入。

“所以说……你的那个妹妹……”

“她啊,也是灵修学院的学员,恩,非常优秀的那种,并不是我妹妹,这次大概是被司局给扣住了,所以没有过来这边。”程林解释道。

说起草薇……程林脑海中便浮现出小萝莉变身龙形态穿着白色花边女仆装的模样来,竟然还有些想念。

“怪不得……没想到,我们竟然不知不觉地和官府的人在一起这么久……想想都觉得魔幻。”江叶笑了起来。

这的确是很奇特的体验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我离开后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黑方的阴谋的?”程林好奇问道。

江叶闻言便将事情叙述了一遍,之后才有些唏嘘地说:“通报之后,起先我是被扣住了,但等事情证实了之后,十三司的何司首亲自表达了感谢,派人将我们安顿下来,也了解了情况,解开了我们身上的通缉令……现在的话,我们已经不再是非法散修了。”

说到这里,这个坚强的女孩竟有些哽咽,仿佛盼望了这个结果许久一般。

程林不禁有些好奇,“通缉令?你们不是主动成为非法散修的?”

“当然不是,”江叶眼睛有些红,用手抹了下,才说,“最早的时候,我们两个其实是在关外,他家里在那边,我们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也留在关外工作,也都不是修行者,直到有一天……”

宁静的铁皮屋里。

白炽灯的光从窗子照进来,将地板打得雪亮。

程林静静聆听,然后听到了一个略显老套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夜晚,加班回来的江叶被一群喝醉了的流氓尾随,堵在一条小巷里,意图施暴,过来接她的顾城试图阻拦,却被打倒,愤怒急迫之下,竟突然觉醒——这在那段时间,并不算特别稀罕的事情,当时正是灵气复苏狂潮正式爆发的时期,全国各个城市,每一天都有许多人觉醒。

于是,可想而知,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顾城一招觉醒,自然是大杀特杀,几乎将那群人渣杀绝,等他冷静下来后,面对的便已经是被鲜血染红的小巷,以及可想而知的惩罚。

“那段时期……因为很多人集中觉醒,各个城市频繁发生恶劣的治安事件,所以,官府的打击非常严厉,因为立法滞后的问题,对于修行者犯罪也没有完善的处置条例,几乎只要发现有修行者伤人,无论事情经过如何,都是用最严酷的手段处理。杀人之后,我们很害怕,几乎是下意识地躲藏了起来,第二天,我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了对我的通缉。”

说起这段往事,顾城那年轻的,还带着些许书生气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超出年龄的沧桑。

“我好像记得这件事,在新闻里看过。”程林点点头,他记得,这件凶杀案就发生在距离宁城不远的另外一个城市,当时还引发了很大的风波。

“看到通缉令之后,我更害怕,所以连夜逃出了省,连家都没回,电话也不敢打,小叶一直陪着我,我们两人就这样逃啊逃……花钱办了假的证件,尽量远离大城市,过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工作也难找,花销也大,就在逃亡的路上,她也觉醒了类似瞬移的能力,没办法的时候,也挑着一些名声很差的商人,偷过一些钱,就这么一路撑了过来,大概就是这样了。”

顾城用低沉的声音说完,只听声音的话,就仿佛在说别的人的事。

程林沉默。

他真的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那现在……”

“都过去了,”江叶牵着男友的手,笑着说,“十三司的人了解情况后,帮我们调了下档案,我们这才知道,当初的通缉令已经撤销了,那时候为了稳定,乱世用重典,很多事都是不经过调查,先抓人的,现在各地司局都建立了起来,情况好了很多,当初的事也调查清楚了,算是防卫过当……不过,我们这次的功劳比较大,可以用条例冲抵,何司首答应帮忙解决掉这块,所以,我们现在是上岸洗白了。”

说道“上岸洗白”她笑了下。

“那今后有什么打算?”程林问道。

“还没想好……不过何司首倒是邀请了我们加入十三司,所以……如果不出意外,或许,不久之后咱们也是同僚了。”顾城微笑。

程林愕然,随后也笑了起来:“这样当然最好,照我说,以你们的天赋进入司局的确是个好选择,之前没有资源,东躲西藏还能有这样的修为,说明天赋很高,进入十三司,培养一番,未来可期。”

说着,程林忽然想,“功过相抵”这种事说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如果严格按照法律来,是不成立的。

何狩武帮忙摆平这事……恐怕也是利用了职权之便,肯定是不合规的。

估摸着,一来是因为他们这次立下的功劳足够大,二来……也是看出了两人的天赋,何狩武起了爱才之心,使手段笼络他们。

不过这世上有些事,本来就较不得真,两人能洗白上岸,程林也打心里为他们高兴。

正要再说些什么,忽然,程林扭头看向门外。

“嗒嗒嗒……”

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正快步接近。

再然后,门忽然被推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