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百万可能

第六百一十九章 昔日重现

百万可能 翩鹊 4652 2019-12-03 07:43

  

“老师……飞升……修士……程林……”

在合体战魂出现的时候,四周就变得寂静了下来,因而,这句话便显得格外的清晰。

每个听到这些字句的人的意识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那是由于巨大的震惊所导致的,也幸亏有了这种情绪的遮掩,他们才没有注意到抱拳拱手的程林那略显不和谐的动作。

黑色风衣猎猎,面膜遮盖下,程林的脸有些涨红,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严肃的,有关生死的场合下有类似的情绪很不合适。

但是……他真的感觉有些羞耻……

类似的事他不是第一次做,当初进入精灵世界,他便已经伪装过“程前辈”的学生,不过那次欺骗的只是小艾露一个,而这次,是四个。

有些尴尬,但并不后悔,因为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破局方式。

释放出战魂也是为了增强说服力,这样一来,他便等同于承认了自己就是“黑袍”,对于这件事,他思考了一番,认为暴露出来问题不大。

“黑袍”这个身份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精灵投影,负责与十三司谈判,第二次是西北冰山上,杀了贝内特等人。

魔都那次唯一的目击者是安格斯,也死了,所以这个身份与自己的联系非常薄弱。

black也是如此。

而且,按照他已经掌握的信息,已经有很多人在猜测两者是同一个人。

所以合并其实并不会突兀,反而会很合理。

唯一的问题在于,此前人们猜测黑袍是一位精灵,因为某种原因,投影消失了,他却滞留在了地球,这也是施圣存之所以冒着风险推演占卜黑袍的原因——他必须要弄清楚。

而程林现在却推翻了这个猜测,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

黑袍不是精灵,而是个人类,是一个获得了“程前辈”传承的华裔,仅此而已。

……

……

大雪山中,寒风呼啸而过。

四位来自不同国家与势力的顶尖强者一时沉默,他们凝望着程林,也凝望着那只战魂巨人。

一些疑惑解开了,另外一些疑惑又浮现。

“你……你是精灵投影里的那个……”黎阳终于再也忍不住,说出了他抵达这里的第二句话。

程林淡淡点头,承认道:“没错,西北冰山上的也是我,呵,说起来,你们还欠我不少人情。”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黎阳吸了口凉气,眼神当即变得复杂无比。

black与黑袍是同一个人。

这个猜测他早就有过,如今终于证实,可他却不知该是个什么情绪,毕竟他知道施圣存之所以受重伤,正与面前这人有关。

相比之下,伯纳德与迪让两人反应倒是正常了很多。

关注点也在程林所说的内容上。

“你说……你是他的……学生?!”

白叶瞪圆了眼珠,难以置信地问道。

程林看了她一眼,不等其他人提问,便自顾自说:“我只是幸运地在灵气初开的时候,获得了他的一点衣钵,并且不断追溯着老师的足迹。”

他的语气仿佛在感慨,却令其余人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衣钵!

程前辈的衣钵!

怪不得,怪不得这个人不属于任何大势力,籍籍无名,任何势力都查不到他的身份和来历,却能拥有如此强大的修为!

这一刻,白叶仿佛终于解开了心头的疑惑。

此前,她就很不理解,而若对方的确获取了程前辈的传承,那凭借自己修炼到这个境地,也就解释的通了。

他大概率是华裔,程前辈也出身于夏国,所以他的行为也便可以解释了。

至于获取传承,这更是说的通,毕竟程前辈本就是从夏国飞升离开的,留下一些东西,完全有可能啊!

“还有,他之前救了那个小姑娘……恩,如果我没看错,那个应该就是路透社报道过的在夏苏边境投影中意外获得进化的那个飞行者。

现在看来,那小姑娘获得了力量大概率也与程前辈有关,说不准,也得到了一部分衣钵也说不定。

这样一来,他救人也说得通……他拥有的那头幽灵龙显然也是从那次投影里弄来的……”

白叶神情恍惚,恍然之余,仿佛脑补出了一大段师兄师妹的剧情来。

……

另外一边,黎阳这时也想明白了许多事。

比如为什么施圣存占卜黑袍,会遭到强大反噬,如果对方的确获得了程前辈的传承,那占卜便被牵引到了那我飞升者身上,遭到反噬也就再正常不过。

伯纳德与迪让心头同样掀起惊涛骇浪,旋即,便不可遏制地生出嫉妒的情绪来。

西方普遍崇尚强者,程前辈虽是华裔,却因为强大,在西方也拥有极多的拥戴者,两人想着若是自己获得了这份机缘,岂不是有望踏入八品,乃至于九品?

想着这些,他们望着程林的眼神便多了几分炽热。

“你说你幸运的得到了他的衣钵……你说你来这里追寻他的足迹……可这终归是你的说法。”白叶眼神复杂地凝视程林,开口道。

这时候,她已经快忘了此刻的局势,心神悉数放在了这位传承者上。

程林闻言故作感慨的轻笑了一声,对此,他早有准备。

老实讲,扯虎皮这种事他原本不打算做,但如今局面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解开。

自爆虚假身份并不是他的依仗,而只是一个铺垫。

众目睽睽下,程林似乎被此情此情引动了思绪一般,仰头望向群峰。

这时候,天空也晦暗了下来,原本淡红的天穹更黑,更沉,予人强大的压抑感。

三颗星球转动间,白天黑夜,乃至晴雨都变得紊乱。

此刻,光辉自西天边敛没,渐渐的,不见了踪影,星球宛如进入暗夜,深红的天幕中,不见半颗星辰。

皑皑群峰也映照的多了一抹血光。

悄然间,在四位七品境眼皮底下,程林的面前浮现出了一个半透明的面板,上面有多个选项、按钮,以及一个输入条,光标在轻轻闪动。

【全息投影功能是否开启?】

程林凝视着这行字,在第十次投影后,他就获取了全息影像的开关权限,本来,他早已过了那个“尝鲜”的阶段,像是上次沃土,他就始终没有开启,这次原本也没打算开启这功能。

但局势如此……

心中轻轻一叹,程林嘴唇无声翕动。

【开启成功!】

意念触达,面板上弹出一行文字,旋即,透明面板化为一道流光消散于半空,于是,一切仿佛变得不一样了。

山峰还是那片山峰。

黑夜也仍是那片黑夜。

可在程林眼中,却有了不同。

不只是他,其余四人也凭借着高阶的敏锐,察觉到了某种变化。

他们看不到“面板”,也对于程林的动作一无所知,在他们眼中,先是“黑袍”望向群山,之后,就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这么黑?”

白叶开口疑问。

天光的确变得更加黑暗了,似乎要将他们拖入永恒的夜。

只有黎阳身上的火焰仍在燃烧,却也只能堪堪将身旁数米范围照的明亮,那火光似乎都被某种力量阻碍了。

“发生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

伯纳德与迪让身躯紧绷,死死盯向“黑袍”。

“我?我什么都没做,”程林语气平淡的回应,可正是这种平淡,显得格外恐怖,他缓缓转回身来,望了两人一眼,旋即指向脚下,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各位,你们可记得你我脚下的山脉叫什么名字?”

黎阳沉默了下,开口说:“青州王曾说,潼关是苍龙山脉缺口,也是战略要地,所以,这里应该是所谓的苍龙山脉。”

“的确如此,黎镇守好记性。”程林轻飘飘递过去一个笑容,只是黎阳却笑不出。

周遭天色极暗,只有他这点火光摇曳,气氛既静谧,又诡异,呜咽的寒风中,程林爽朗一笑:

“这山脉的确唤做苍龙,据我所知,这名字数千年都未曾改过,呵,而在数千年前,这颗星球却远不是如今这样,而是灵气充沛,宗门林立,大修行者无数,而当时,整个天下最强大的宗门便坐落于这山脉中……”

黑暗中,火光旁,程林的声音不疾不徐,将当年的事略作改编,简略地叙述了一番。

以程前辈学生的身份,讲起这些故事,也不突兀,就连伯纳德,也暂时收敛了气息,聆听起来。

“……所以,你我现在所位于之处,便是昔年的大道宗旧址。”

程林神色感慨道。

顿了下,他继续说:

“而据我所知,昔年十万妖族围杀而来,老师恰好游戏人间,便曾踏足此处。”

程林讲述说。

那模样,就仿佛真的是个亦步亦趋,追溯师长昔年行走过的足迹的笨学生。

他这句话并不算欺骗,昨天在刚抵达潼关的时候,他就了解到了这点,而当初,大道宗山门何其巨大,几乎包揽大半条苍龙山脉,这里也必然位于山门中,唯独差的,只不过是内门,还是外门,前山还是后山的区别而已。

当然,数千年过去,历史烟消云散,这里昔年到底是何地,他也记不得了。

程林想到这点的时候,心中也在感慨,或许这就是某种冥冥中的缘法,令他再度回到了这里。

“就仿佛,命运在牵引般。”

想着,程林几乎入戏,原本的扮演,也越发染上了真情实感。

而在他话音刚落之际,那黑暗中,悄然浮现出无数光影。

此前被白叶削平的山丘恢复如常,群山白雪依然,只是在雪上,竟生出无数苍翠数目来,且有萧萧黄叶落,季节仿佛回到了深秋。

那些树影散发着淡而和煦的光辉,柔和而清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影像?”

“那是什么?”白叶喃喃,只见在群峰中,浮现无数亭台楼阁,古色古香,且有白雾弥漫,如同世外仙境,在山峰中,有青衫弟子来往不绝,甚至还能望到有人撞钟,投影并无声音,可众人的心中却仿佛回荡起跨越数千年的钟鸣。

“啊。”

素来颇有强者风度的黎阳突兀地发出了一个惊呼的音节。

便见那虚影中,天穹上,浮现出隐隐的一道遮天巨网,那网格打开了一个口子,放进来一道灿烂剑光。

只是那剑光似乎支撑不住,黯淡着坠落溪边。

山峰上,似乎躁动起来,一道青衫俏丽的影子飘然落于溪边,救起那弟子。

再然后,人群喧哗起来,那弟子似乎带回来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整个山门多了一缕肃杀与沉重。

画面无声,却有着极强大的感染力,众人仿佛穿越了时光,目睹了昔年的景象。

——

(我大概想明白为啥这几章写着别扭了,很大程度是源于用词,东西方不同的人,处于古代背景里,说话就有三种风格,无法统一,文绉绉的用词、现代人的正常语言叙述风格、西方人说中文的不地道,三种没法协调,贼难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