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天衍乱纪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睁眼为昼,闭目为夜

天衍乱纪 伏蝉 5697 2021-02-15 16:44

  

  苏恒微笑颔首,眼中又泛起那抹久违的宠溺神采,但这么多人看着,知道青儿脸皮薄的他并未做出什么太过亲昵的举动,手指抚过三千柔顺青丝,温声道:“小妮子,你好像提前知道我回来了?”

苏恒立身古战场,通过八位封界者代为传话,邀战同辈天骄。细细算来,纵是邪道的那位圣仙前辈知会了青儿,按理来说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为何现在……

小丫头螓首轻点,“是师父他老人家告诉青儿的。”

听到青儿对仙灵的称呼,苏恒先是一愣,旋即缓缓点头,问道:“师父他也来了?”

“没有。”

苏恒不解。

“师父将我送到古战场后就先走了,他让我告诉你,等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就去一趟白虎神山。”

“白虎神山……”苏恒低声念叨了两句,应道:“好,我知道了。”

青儿目光扫过下方众人,对苏恒道:“青儿在这儿和苏恒哥哥一起等。”

苏恒莞尔,点头答应,随后拉着她就要回到失落森林。

若无意外,那些老对手即便前来赴约也要大半个时辰才能见面,他可没有在万众瞩目下和青儿互诉衷肠的特殊癖好。

然而,他们刚要转身离去,忽地脚步同时一顿。苏恒缓缓抬头,却见刚刚还万里无云的天空竟开始飘起了朵朵斗大的雪花。

与此同时,一股凛冽寒风拂过,冰封十万里,冻得人的灵魂几乎都要碎裂。天地间气温骤降,瞬间入冬。

诸派修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骇然发现连他们的至仙法力居然都无法隔绝那股寒气!

看着万里山河瞬间凝结起来的冰霜,苏恒眉头一挑,“冰夷龙?”

“不,是烛龙!”青儿俏脸微凝,郑重道:“敖烛,目前龙族年轻一辈的第一天骄,曾力压三脉一百零八位龙子而崛起,数十年来,足迹遍布五洲四海,平生与人交手,未尝一败。”

苏恒微愕,没想到隐秘的龙族第四支脉也现世了,更没想到对方竟和青儿一样,会这么快找来。

是谁给他的消息?又是谁将他送到古战场?青龙天君么?可对方既是“敖”姓,那就是尊崇祖龙的那一派系,似乎又与青龙天君无关。

难道……是当代祖龙授意他来此?

若真如此,对方的来意又是什么?是敌是友?

眨眼的工夫,苏恒脑海里便转过千百个念头,但他还是觉得对方来者不善。

这时,漫天冰雪骤然融化,天地间的温度陡升,由冬入夏,不过弹指之间。

前一刻还被冻出一身鸡皮疙瘩的众修士转眼就大汗淋漓,惊异地眺望游曳在前方的大地山川上、正极速穿梭赶来的赤色大蛇。

苏恒两眼微眯起来,音调不变,“青儿可曾与他交过手?”

“没有。”微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他曾经去找过月舞姐姐。”

“打起来了?”

“嗯。”

“月舞输了?”

青儿稍作犹豫,终是没有隐瞒,如实道:“死里逃生。”

苏恒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身长百里的赤色大蛇迅速逼近,喃喃道:“我想抽了他的龙筋送给月舞当见面礼,你觉得她会喜欢吗?”

青儿嫣然一笑,“当然会!”

两人交谈的工夫,这片天地早已随赤色大蛇的吐息于冬夏之间变换了几个来回,当锦绣山川在蛇躯碾压下尽化齑粉,认出赤蛇来历的众修士也不禁变了脸色。

这一刻,他们心里同时浮起几个字:“东海大妖,烛龙烛九阴!”

近几十年来,敖烛于洪荒大陆声名鹊起,跻身无上天骄之列,名声丝毫不在绛珠仙子、大妖鬼车等同辈高手之下,他的威名,说是如雷贯耳也不为过。此时此刻,这等高手气势汹汹而来,气机直指那位小天尊,这让人群瞬间沸腾起来。

他们有预感,一场史诗级的碰撞将要到来,而他们也能看到传说中有天尊之姿的真体苏恒真正出手,与龙族中最神秘强大的烛龙一较高下。

这是何等激动人心的时刻!

精灵女王生于古战场,长于古战场,对十几万年都不曾出世的烛龙并不知晓,当下疑惑道:“那条赤蛇是什么,似乎很厉害?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很怕它?”

小蝶精灵古怪的小脸满是紧张,听到精灵女王的询问,当下将烛龙的传说与她讲了一遍。

“初代烛龙,竟能与远古天庭之主较量……”精灵女王无比错愕,只这一句,她就明白前来的是何等大凶。

不过,两女虽然紧张,但心里还是更偏向于苏恒,认为他的胜算更高。不知从何时起,她们对眼前的白衣男子总有种近乎盲目的信心。

呼!

长风惊起,寒霜满天,赤色大蛇终于来至近前,绵长的蛇躯盘起,刺目猩红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烁冰冷的光泽。比房屋还大的双瞳一开一阖,天地便一明一暗,犹如昼夜交替,晨昏变化。

它睁眼时,天上的大日都没有它的双眸炽盛;它闭目时,天上的大日都随之暗淡,不敢与其争辉。

举手投足,便是整个天地环境的变化。

此身虽仅百里,此气却比天高!

烛龙人面蛇身,此刻高昂着头颅,直面苏恒二人,对视片刻,他率先道:“你就是真体苏恒?”

“是东海龙族的当代祖龙让你来的?”苏恒不答反问。

敖烛眼底流露出一丝不满,“是我先在问你。”

“是与不是,你看不出来吗?传闻烛龙一双眸子视瞑即分昼夜,我看你就是条瞎眼大蛇。”苏恒一声冷哂,也不待对方回答,便自顾自地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所为何来,就算这次你没来,我也会去找你的。”

敖烛对苏恒的嘲讽毫不在意,低头俯视着眼前的白衣男子,轻轻呼出一口气:“哦?愿闻其详。”

苏恒对他伸出一只手,竖起两根手指。

“什么意思?”敖烛疑惑。

“现在你有两种选择?”

“选什么?”

“第一,自己抽出龙筋,让我带回去给月舞当赔礼。第二,我自己动手,只是到时候就不止一条龙筋那么简单了,而是拿阁下项上之头去给月舞谢罪。”

敖烛听得一愣,盛怒之下,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早就听闻小天尊如何强势,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想抽我的龙筋,那就得看你有几分本事了。”

“那你可瞧好了。”

话音刚落,众人便见一道白芒如浮光掠影惊鸿而过,直袭那条百里长的烛龙。

如此干脆利落的行事作风,看得许多人都咋舌不已。

苏恒一手探出,径直抓向敖烛脖颈,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那曾在上古时代延阻天庭一统大千步伐的钟山山神的后裔,而是一只可以轻易揉捏的小鸡仔。

这般姿态,让敖烛心中怒火暗烧,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

“八十年前的争霸战我不曾参与,今日当教汝晓吾名。”烛龙低声自语了一句,瞳孔里倒映的人影越变越大,他的双眸骤然腾起两团炽热的火焰。

火焰璀璨,熊熊而燃,高挂苍穹,普照山河,恍如是十只金乌齐翱九天,又似是千百旱魃奔走大川,天地间的温度急剧升高,几乎要将这万里山川尽化岩浆。

紧接着,两束凝成实质的眸光霍然洞穿而来,内有无尽凝成液状的大日火精疯狂喷涌,所过之处,虚空都被烧得塌陷。

随后,那两道神火洪流便劈头盖脸地冲向苏恒面门。

苏恒变爪为掌,掌心一点幽光绽放,巨大的阎君冥图显化而出,遮拢天穹。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十殿阎罗分立十方,镇压四极,轰隆隆碾压向前,雷霆、冥火、杀伐、寒冰等十种秘力完美融合在一起,其威凛凛,足以摧山撼岳,与神火洪流轰然相撞。

哧哧哧……

神火洪流硬撼阎君冥图,好比江河遇上大坝,一往无前的势头顿时被止住,接触面上更是瞬间腾起了浓郁的白雾,将战场笼罩。

然而,双方的僵持并未持续太久,随着烛龙龙目一立,一对瞳孔犹如两轮爆开的大日,炽盛得让人无法直视。神火洪流的威力随之大盛,猛地撕开阎君冥图,将十殿阎罗烧成虚无,再长驱直下,迎面扑向苏恒。

照那势头,仿佛在下一刻,近在咫尺的苏恒就要被烧得连灰都不剩。

人群不由一阵低呼,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小天尊的神通被击溃。

名动天下的东海烛龙,果然名不虚传!

大日火精迎面袭来,苏恒两眼一瞪,眼中喷出两道剑气,一道永恒无忧,一道铁血杀伐,各自对上了两束神火洪流,将之从中间剖成两半。

不等神火重聚,剑气一阵疯狂肆虐,将其撕得七零八落,化作点点火星,如流萤般四处散溢。苏恒行走在漫天火雨中,右手化出一杆银枪,枪尖寒芒吞吐,直指烛龙。

大日火精失利,烛龙面不改色,缓缓闭上了那对巨眸。

这一刻,夜幕降临,大日无光,整个天地都随之黯然失色。

(加更一章,除夕快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