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第10章 后来变得那么冷漠

没有哭也没有胡说 几勺冰 3789 2021-06-20 21:51

  

  没关系,真的没有关系,毕竟所有的痛苦都是有尽头的。

可我现在有多难过,橙子,你知道吗。

雷声阵阵,天空有闪电划过,我在黑暗里哭得害怕,不停的在心里默念着,“没事,没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速度收拾好心情,然后起身快步走,急切的想早点回到家。

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是很危险的事情,不要像我一样把这种事情当儿戏,一定要结伴而行。

骑着摩托车的流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了我,我在行人道上疾步走,他在马路边配合我的速度跟着我。

然后慢慢的靠近靠近靠近……

我的心跳不断加快,强装着镇静,我当然知道橙子不会像英雄一样降临,解决掉我眼前的困难,但此时此刻我第一反应想到的,还是对我最没有用处且最没有帮助的橙子。

“妹妹,天要下雨了,跟我去开房吧。”流氓一脸猥琐的说。

我装作没有听见,依旧快步的走,眼睛看着手机,无措的打开通讯录,不敢说话,也不敢抬头。

我的通讯录里只有橙子一个人。我当然不会打给他,他不会接的,就算接了也没有用。

“会让你舒服的,跟我走吧。”流氓不依不挠的继续狗吠。

这话让我心里一阵恶心,想吐的厉害。

我强压着难受,立马把手机页面切换到微信,拨通了微信语音给鹿橘。

“喂,阿北,你感冒有好一点了吗,听主管说你病了,一直想去看你,但你不在公司这几天,我老是被点名留下来加班,完全没有时间。”鹿橘明显是已经睡了,说话有很重的鼻音。

我故意大声对着手机说,“我马上就到家了,你出来接我一下,外面快下雨了顺便带把伞。”

流氓见状,有贼心没贼胆,骑着摩托车怏怏的离开了。

“啊,这么晚,你不在家待着,你跑哪儿疯去了。”鹿橘懵逼的问道。

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远,我松了一口气。

“没事,我刚刚送朋友去了地铁站,现在在回去的路上,刚刚有个猥琐的人跟着我,我害怕,就故意打电话给你,把他吓唬走了,现在没事了,我挂了哈,你继续睡吧,晚安。”我老实坦白道。

鹿橘听我这么一描述,顿时就清醒了,立马说道,“晚安你Y的,那王八蛋又折回头找你怎么办,你定位发我,我去接你。”

“小场面,不要紧张,那王八蛋走远了,你没必要出来了哈,我马上就到小区了。”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被鹿橘彻底暖化了。

在我强烈要求不需要接的情况下,鹿橘妥协道,“那你不要挂电话,到家了再挂。”

“好的好的。”我连忙答应,我怕我回答的稍微慢一点儿,鹿橘就开始换衣服准备下楼找我了。

有人对我这么好,橙子,你为什么不对我好一点儿呢,哪怕是一点儿呢。

“阿北,问你一件事儿哈,你和你兵哥哥是怎么了,吵架了吗?”鹿橘最后还是忍不住八卦之心关切的问道。

我含糊其辞的说道,“害,你别问他,以你的性格知道这事了,得把他祖宗十八代骂个遍。”

“这得什么程度的渣男啊,会把我气成这个样子。”鹿橘不服气的说道。

跟鹿橘说说话,我心情又晴朗了一些,笑嘻嘻的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没有渣。过段时间再跟你说吧,最近还挺烦的。”

“好吧好吧。”鹿橘爽快的回答道。

橙子,原谅我还是没有告诉鹿橘,你已经离开我的事实,仿佛只要我瞒一天,我们就只是在吵架。

橙子那你呢,你是不是特别开心恢复自由,是不是迫不及待的告诉你周围的朋友,你没有女朋友了。

算了,我还是不要去打听你的状态了,我害怕失望。

回到家,我跟鹿橘道了晚安,挂了电话。洗了一个热水澡,就昏沉沉的睡去了。

做了一个梦,梦见橙子刚认识我不久,还没有归队的那段时间。

橙子每天七点半叫我起床,我洗漱好后,对着镜子画眉毛,房间外面有鸟儿欢快的叫唤着,太阳透过窗户落在我的身上,手机放在梳妆台传来橙子读新闻的声音。

这是少有的一段快乐时光。

而这样的好时光再也不会有了。

橙子跟我分开后,就彻底失联了,他删掉了我的QQ和微信,他没有访问过我的空间,没有发过短信,没有打过电话,也没有向共同好友询问过我的生活。

而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橙子给糕糕发的那句,“六月我可能会回A市一趟,到时候一起吃个饭吧。”

怎么变得那么冷漠,那可是我以前稍微说难受,就会紧张的不得了的人呀。

好想收到橙子一条消息,哪怕是问我,还活着没有呢。

橙子,我不愿意去纠缠你,不愿意看你嫌弃我的眼神,不愿意看你讨厌我的样子,我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怀念你。

早上醒来,眼睛哭得肿肿的。

上班一打开电脑,就看见各类营销号,铺天盖地的报道一位知名国士的死亡消息,过了没多久,又开始辟谣。

为了抢热搜,挺没意思的。

直到中午,官方宣布了国士逝世的新闻。在大情怀面前,我的小情怀就显得太无知了。

此时的橙子应该很难过,他是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人,比起儿女私情,这样打击性的消息更会让他叹气和掉眼泪。

我觉得自己无可救药,我的格局小得可怜,我需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理想。

这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某省发生了6.4级地震。天空中出现了红月亮。粮食之父离世,全国哀悼。

跟这些事情比起来,橙子做出分手的决定显得微不足道,新闻上有很多受尽苦难的人,我想我过得太幸福了,才会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

可笑的是,我的小世界崩塌了,是因为橙子才完全崩塌的。

爱情至上的观念,太悲哀了。这碌碌无为的一生,太悲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