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地球超级火山

叛逆的蒲鑫

地球超级火山 三惠 3196 2021-07-25 13:31

  

  蒲玲去天沟的这几天,蒲鑫是既没去学校也没回家,连续几天混迹于各大网吧。姥姥对他的思想和行为又从不约束,趁母亲不在,他这次可真是要翻天了。

说来也怪,尽管他上课不怎么听讲,而且还常常逃课,但每次考试却总能遥遥领先。对此,老师和同学们都很是困惑,唯有蒲老太太不以为然。她常对蒲鑫说:“你考不到年级第一我才会感到惊讶呢。”

蒲鑫就读的学校是江城小学。这个学校在全国都很著名,因为它出过几位天才少年。所以即便是小学,即便全社会都在痛批“内卷”,想成为这里的学生,仍然要经过严苛的考试。当然,这考试掩藏得极为隐秘,也绝口不提考试,只是说“基础测试”。出的题也非常抽象,绝不是平日里背些古诗,学点算数就能应付的。蒲鑫当年以全科满分的成绩通过考试,成为学校重点培养的天才学生。

报到那天,有位叫何达的胖校长亲自把他送到了所在班,嘱咐班主任道:“好苗子哦,不要给我栽死咯。”

班主任老师叫胡润,蒲鑫第一眼看见他就不喜欢。他清瘦高挑得像根竹竿,篮球般大小的脑袋,风雨飘摇的举在这根“竹竿”上。在如此瘦小的头颅上,竟然又长出两只硕大的招风耳,看着很不讨喜。

胡润也不喜欢蒲鑫。他常对人说:“一看见蒲鑫那傲慢的翘鼻子,就有种被冒犯的感觉。再一看他那凝视天空的倥侗双眸,又平添对未知事物的诸多担忧。”

凭心而论,在蒲鑫刚进学校时,胡润还是非常重视他的。可后来,他越来越发现蒲鑫是班上纪律涣散的罪魁祸首。平时,教室的窗户似乎就是专门为他而开的,他总是想来就从窗外爬进来,想走,就从窗户溜出去。什么拉肚子、感冒、心脏骤停、腿脚扭伤等等什么假他都请遍了,就差腿断、脑残了。好像学校的纪律只是约束别人的,与他毫不相干。更令胡润咬牙的是,他竟然不穿校服。说是千篇一律的着装会扼杀个性发展。

“蒲鑫,你赶紧回学校吧。若今天再不到校,胡老师就要让你妈到学校领你回去了。”一大早,蒲鑫的死党袁展和刘天一就在电话里焦急的催促着。

蒲鑫在网吧里熬了两个通宵,既没洗澡,也没换衣服。他连忙到款洗间去草草梳洗了一番,然后在便利店买了件新T恤换上,便急急忙忙赶回学校。

一溜进学校,蒲鑫并不急于进教室,而是躲在窗外等待时机。当胡润转身在黑板上写着什么的时候,他才一个飞跳射进教室。那滑稽动作逗得同学们一阵哄笑。

“不用看,我就知道是蒲鑫这匹害群之马来了。”气得小脑袋摇摇晃晃的胡润猛的转过身来,两只硕耳也跟着扇动了几下。蒲鑫假装认真地看着教材,时不时还装着在书上勾勾点点。惹得同学们又是一阵大笑。

“我看你装!你说说,刚才我在课上都讲了些什么?”胡润更加气愤了,呼呼地走到蒲鑫面前。

“学习古诗要注意三个步骤:一是解诗题,知作者;二是抓字眼,明诗意;三是多诵读,悟诗情。”蒲鑫学着胡润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回答着。那与胡润酷似的语调把男生笑得跺脚,女生笑得捂肚子。

“还有这个,是你搞的鬼吗?”胡润气急败坏的转身走到讲台,举起一幅漫画,上面画着一个长着硕长脖子,两扇芭蕉叶耳朵,呲牙咧嘴咆哮着的人。

这画再一次把同学们逗得哄堂大笑。

“这课没法上了!”胡润扔下漫画摔门而去。

很快,蒲鑫被叫到了校长何达的办公室。

“蒲鑫,你这样不好,会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胖校长始终是那么的和蔼可亲。“你是天才,但其他人不是。再说,你老是这样同胡老师作对,他会认为你在蔑视他的智商。”北师大毕业的胖校长,看问题总能一针见血。

“你要么请家长来学校给胡老师道歉;要么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他道歉。”校长的语气柔中带刚。

“我考虑几天吧。”少年蒲鑫扮老成状,妄图再次蒙混过关。“不行!明天之内必须给我答复。”校长的语气忽然严厉起来。“好吧,我明天回话。”蒲鑫退到门口,向校长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校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感叹道:“这样的学生真是闻所未闻!我怎么舍得开除哦!”

离开校长室,蒲鑫心情异常不快。平心而论,他非常不喜欢这所学校。常对姥姥发牢骚道:“我有自己的学习能力,学校教授的课程也早已不能满足我的需求,我能不能就在家里学呢?”。而姥姥却总是拿蒲鑫听不懂的话搪塞他:“学校是必须去的,不去就不能学会与人类沟通的方式,进而,也就无从谈起对地球人的帮助了。”姥姥的口气好像他们是来自外太空。

当然,学校也不是没有吸引他的地方。比如说吴瑶、龚羽等都是他天天渴望见到的小美女。

离开校长室,蒲鑫穿过六年级教室的长长走廊,垂头丧气的朝宿舍走去。一个略显肥胖的女生手拿一只面包站在走廊中间“给你的早餐。”不用抬头蒲鑫就知道,这粗壮的声音来自养猪大户杨百万的女儿熊熊。

“挨尅了吧?哥们几个给你撑腰。你说,是去扎胡润电瓶车的轮胎,还是往他抽屉里放几根猪尾巴?”熊熊一副老江湖的模样,瞬间将气鼓鼓的蒲鑫给逗笑了。

“你是黑老大呀,还帮我,还猪尾巴呢。一看见猪尾巴你不就不打自招了。上次的处分还没消吧?”蒲鑫撇着嘴对她暗笑道。

“嗨,哥儿几个就是想帮帮你呗。这次大家都动真格了,如果学校要劝退你,我们年级的全体女生都要绝食。”她话音刚落,一群女生从操场上围了过来,擦拳磨掌的为蒲鑫呐喊着。

蒲鑫眼睛有些湿润。“大家不必担心,那都是骗小孩的。小学是义务教育,学校是不能随便开除人的。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都回教室去吧。”说完,他转身朝宿舍走去。此刻的他只想蒙头睡上一觉,其余的事情不想考虑半分。

望着他瘦弱的背影,女生中有的人竟然呜呜的哭出声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