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夫君他身娇体软

第4章:文冠宇

夫君他身娇体软 依颖 5720 2021-06-02 11:09

  

  翌日清晨。

楚嫣一个人在桃园中摘桃花,初升的阳光给她镀上一层金黄,素色的裙子将她整个人衬托得愈发柔软,就如同一只小白兔。

她手边的篮子里已经放置满满一篮子的看上去完整无损的桃花,一篮子的桃花看上去非常地艳丽美好。

她当年在老家时,有幸被凤姐姐相救捡回一条命,知晓凤姐姐是个嗜酒如命的人,她总是会在花卉盛开时给她酿上一两罐子的美酒。

如今恰逢桃花盛开,岂不是正适合做桃花酿、桃花羹之际。

“姑娘,你摘桃花可是为了主子?”跟在身后的青栀看着楚嫣,“主子素来喜欢姑娘的桃花酿,只可惜这桃花羹主子是吃不到了。”青栀接过楚嫣递过来的篮子轻笑道。

“姐姐的厨艺素来极好,我到了姐姐面前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楚嫣看着身边的青栀轻笑道,“偶尔也会觉得遇见姐姐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若不是遇见姐姐,我又岂能有幸活下来?”

“主子素来是人美心善的,只可惜她身上也背负着不少秘密,他们都说主子身边的瑾泽公子武功极高,若是离开瑾泽公子,遇到危险就会变得手足无措。”青栀提到主子时语气中满是崇拜,“不过那些人都想不到主子的武功也是极好的,就连瑾泽公子的武功都是主子亲自指点栽培的,我虽从未见过主子出手,但是瑾泽公子武功那么好,想来主子武功也不差。”

楚嫣的确从未见过凤姐姐出手,她的身边除了瑾泽之外,还有一个有勇无谋被凤姐姐称之为调剂品的影一,饶是如此,他的武功也不差,就连她本身的一切拳脚功夫都是凤姐姐亲自教的,若凤姐姐是个男儿身,估计也要虏获不少闺阁女子的芳心。

楚嫣和青栀在花园中摘了一会桃花,在确定桃花足够后,楚嫣才带着青栀一起离开花园,在回院子的途中正巧遇见了几位姨娘带着孩子前去给夫人请安。

楚嫣到底还是先夫人的孩子,到底还是相府的嫡出大姑娘,更不要说她娘亲的名字如今还在族谱上,李氏并未把楚嫣放在眼中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至于孟氏和江氏两个人都不愿意得罪楚嫣,倒是笑着和她打招呼。

“果然是乡下来的女人,竟然还做这种事,我瞧着你一点都不像是相府出身的女儿。”楚婉看着楚嫣一脸阴阳怪气,她甚至还对楚嫣退避三舍,“赶紧离我远一点,你身上一股乡下人才有的泥土气息!”

楚婉这句话刚说出口,就一下被江氏捂住嘴巴,“还希望大姑娘不要把婉儿说的话放在心上,婉儿是最小的孩子,又有太夫人的宠爱,这才养成了这样的性格。”

楚嫣看着江氏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都是自家姊妹,我岂会放在心上。”楚嫣抬眸看了一眼天空,“时间不早了,几位姨娘还是早些去给嫡母请安为好。”

目送着她们离开后,青栀蹙眉开口,“那李氏似乎并未将姑娘放在心上。”

“她原是我娘身边的丫鬟,趁着我娘身怀六甲,爬上了父亲的床,这样的人怎么好意思面对我呢?”楚嫣转头对着青栀露出一个笑容,“只可惜李氏这些年来处处掣肘于赵氏,想来应当是李氏有把柄握在赵氏手中。”

在青栀等人的面前,楚嫣甚至都不愿唤一声嫡母,直接唤她的姓氏,好似赵氏在楚嫣面前就是不值一提的人。

等到二人回到嫣然阁,麝月和青雀已经将早膳准备,麝月上前一步将青栀手中的篮子接过去,瞧着一篮子的桃花,麝月笑着开口,“姑娘这是又准备给凤姑娘做桃花酿?”

“嗯。”楚嫣对麝月露出一个笑容,“早膳应该是青雀准备的吧,青雀不愧是凤姐姐都夸奖的人,如今手艺到时愈发的好了。”

“难为姑娘不嫌弃。”青雀看着楚嫣笑道,“姑娘用着早膳,我和麝月一同去将桃花洗干净。”

楚嫣在嫣然阁内和三位丫鬟言笑晏晏地用着早膳,而赵氏则是在琴瑟居内接受着几位姨娘的请安,还需要和她们虚与委蛇。

送走她们几个人后,赵氏面色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忍不住抱怨道,“看着她们就觉得心烦,如今又加上一个楚嫣,要不是为了她的亲事,我真的想要让她一辈子在老家都不出来!”

“夫人还需忍一段时间就好。”年长的嬷嬷站在赵氏的面前给她按摩脑袋,“毕竟楚嫣是相爷的女儿,夫人怎么说都是楚嫣的嫡母。”年长的嬷嬷动作温柔也缓解了赵氏不少的烦恼。

“赵嬷嬷,你说老爷昨夜为何来寻我?”赵氏眯着眼睛道,“相爷难不成是对文家有所怀疑?”

“夫人放心,这件事情大人做得相当隐秘,没有人会知道的,到时候只要楚嫣嫁给文公子,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不就是夫人说的算?”赵嬷嬷安慰道,“楚嫣五岁之后就养在老家,外祖一家又被贬在外,没有母族可依,夫人对她好些,到时候还愁楚嫣不好拿捏?”

赵嬷嬷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道,“纵然夫人不喜欢楚嫣,可面子上总要过得去。”赵嬷嬷停下手中的动作又走到桌边沏了一杯茶递到赵氏的手中,“夫人,你觉得老奴说得对吗?”

楚嫣接过赵嬷嬷手中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抬头看向赵嬷嬷,“嬷嬷说的是,只要等到楚嫣出嫁了,她就会任我拿捏!到时候是生是死还不是我一句话说了算!”

思及此处,赵氏的眼底闪过一道暗芒·。

夜里,楚航就搜集到了关于文家的所有信息。

文家乃是明州一带的富豪,祖上素来都是行商为主,至先帝时期,先帝重农抑商,以至于到了文老太爷这一代文家愈发地式微,而文老爷子这一代基本上已经落败,文老爷子通过诸多关系联系到了少府监赵大人,用了不少于五万两的金子买了一个官位,至于传言文冠宇是赵大人的得意门生,更是无稽之谈。

至于文冠宇本人从小就是在胭脂水粉堆里长大,身边莺莺燕燕更是不少,是明州一代有名的纨绔子弟,据说还仗着自己是文家唯一的嫡长孙当街强抢民女,但官商勾结,这些事情全都被当地州府压下来。

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够知晓文冠宇在明州的口碑不佳,据说甚至还有不少贫民百姓想要找文冠宇的麻烦,只可惜都被州府官员教训一番后就让他们改口。

“这简直就是目无法纪!”楚航将调查到的资料扔到桌面上,“这些调查的消息是否属实?”楚航握紧拳头盯着面前的人声音低沉。

“基本属实。”黑衣人看着楚航开口道,“动用了在明州的暗桩,他们之前都以为大姑娘不受宠,才将她指婚给这样一个人。”

楚航深吸一口气,“也就是说文冠宇就是个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是,文冠宇之前在明州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至于所言乃是赵大人的得意门生更是无稽之谈,明州百姓都知道文冠宇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只识得几个字。”

楚航握拳的手锤到桌面上,“好好好!看来夫人真的是把我当成一个傻子!真的以为嫣儿在这里不受宠!”

“相爷,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黑衣人低着头语气中带着几分谦恭谨慎深怕这个时候触了楚航的霉头。

楚航思忖半晌,抬眸看向跪在面前的黑衣人吩咐道,“可有调查到文冠宇素日里何时出现在锦绣坊。”楚航给自己倒上一杯茶,端起面前的杯盏,神色晦暗不明。

“文公子每晚都去锦绣坊,每次都是同一间房,找的都是相同的姑娘。”黑衣人想到调查到的消息开口道,“是否要一间文公子旁边的房间?”

楚航低头沉默不语,半晌后看着黑衣人吩咐道,“岳丈大人老当益壮,想来定然也喜欢锦绣坊的那些姑娘,还有文老爷子,据说是发妻死了之后时常流连于秦楼楚馆,府上更是美姬无数。”楚航抬眸看向黑衣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安排!”黑衣人说着就从楚航的眼前消失不见。

翌日夜幕降临之时,楚航就在锦绣坊早就已经的厢房中见到了赵大人和文老爷子,赵大人如今身为少府监,手中也确有不少实权,至于文老爷子虽不是个高位,却也有实打实的权力。

“今日怎么有兴趣邀请我们来这个地方?”赵大人看着楚航笑着开口道,“难不成女婿你经常来此?”

“岳丈说的哪里话?我不过是恰巧听闻锦绣坊来了一个绝色舞姬,这不就想着把岳丈和亲家找来一睹舞姬的绝色容颜?”楚航面上带着笑意说完就给二人沏茶。

闻此,赵大人和文老爷子全都露出一个跃跃欲试的神色,看得楚航只觉得一阵恶心,两个老不死的,竟然还真的以为自己老当益壮呢?

看着走进房间的舞姬,赵大人和文老爷子恨不得把眼睛黏在舞姬的身上,尤其是舞姬那风情万种的舞姿更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舞姬在跳舞的过程中比上次还要大胆,甚至给他们斟酒,还若有似无地撩拨他们二人,弄得他们两个人有些心猿意马,最后看着退场的舞姬,二人的兴致都不太高。

一直到有其他的美女来给她们斟酒、布菜时他们的脸上才重新露出了笑颜。

“文郎,今日怎么又来了?”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你想我吗?”

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文老爷子不由地蹙着眉头,他偷偷看了一眼楚航,好似担心楚航发现旁边的包厢中的就是他的儿子,文老爷子和赵大人对视一眼之后,赵大人也清醒不少,看了一眼楚航之后,就笑着开口,“女婿,我看今天也差不多了,不如就到此散了吧。”

楚航心中泛着冷笑,抬眸看向他们,正欲开口之前的那个舞姬却再次推门而入,这次她换了一身衣裳,但看上去仍是风情万种,令人移不开双眼。

“两位大人方才来,就要走了吗?”舞姬说着就坐在文老爷子的腿上,“奴家还想要为老爷子斟酒呢。”

二人见此哪里还想要离开这里,只能任由舞姬给他们斟酒,夹菜,美人美酒,两个人早就把文冠宇的事情抛诸脑后。

酒过三巡,三人都已经有了微醺之意。

旁边传来的旖旎声音让他们所在包厢中都透着几分暧昧,尤其是那些私密的情话更是被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文老爷子这才反应过来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文冠宇,他又将目光落在楚航的身上,在确定楚航没有睁开眼镜后,文老爷子赶紧前去寻找文冠宇。

等到文老爷子一脚踹开房门时,却发现正欲再次行事的文冠宇,他看着房间里的场景正想要关门时,却看见楚航和赵大人都站在门外,楚航看着文老爷子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文老,里面的人可是令郎文公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