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夫君他身娇体软

第16章:太夫人(2)

夫君他身娇体软 依颖 5976 2021-06-02 11:09

  

  楚嫣在相府的地位算是和赵氏平起平坐,她和赵氏如今两个人分别站立于楚航的一左一右,赵氏看见太夫人时满脸都是欣喜,至于楚嫣面上到时看不出有何变化。

“这是你祖母,这么多年没见,你应该不记得了吧。”楚航笑着给楚嫣介绍太夫人。

“见过祖母。”楚嫣面色恭敬的行礼,太夫人嗯了一声就算是给楚嫣回应。

而最后得以扑进老夫人怀中正是江氏所出的孩子楚婉,据说当年江氏就是在太夫人的安排下才能够成为姨娘,因为是她自己挑中的姨娘,故而对她所出的孩子也格外地喜欢写些,据说楚婉从小就是在太夫人的膝下长大。

纵然太夫人再喜欢楚婵,那在她的心中楚婵也是比不上楚婉的一根手指头。

进入老夫人的长青居,老夫人身边的李嬷嬷很快就给楚婉端上来一盘子从云林寺带回来的糕点,“六姑娘,这可是老夫人特地给你留的,可是云林寺的糕点。”

楚婉听着李嬷嬷的话,又将目光落在太夫人的身上,“我就知道祖母对我最好了!谢谢祖母。”楚婉吃着糕点口齿不清,可是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

要说楚婉为何敢和楚婵、楚娴叫板,那定然便是因为老夫人的宠爱。

“老夫人不应该这样宠爱六娘。”江氏口中虽这样说着,可面上却带着与有荣焉的笑意,毕竟如今太夫人尚未过世,府中的一切事务基本上做主的都是老夫人。

“祖母。”楚嫣上前一步看着太夫人,“听说祖母喜欢礼佛,我从老宅回来时,十三叔送给我一尊佛像,今日祖母回府,我便借花献佛地送给祖母了。”

楚嫣从青雀的手中接过盒子,然后递给了前来拿礼物的李嬷嬷,当李嬷嬷将盒子打开时也不免被佛像震惊到了。

“李嬷嬷,难不成大姐姐送的佛像拿不出手吗?”楚婉一脸天真的询问道,“祖母你万万不要和大姐姐生气,毕竟大姐姐这些年的日子也不好过呢!”

可是语气中皆是满满的嘲讽,好似也看不上楚嫣似的,她都看不上的东西,老夫人又怎么可能看得上?

老夫人也以为楚嫣的佛像拿不出手,可当佛像呈现在她面前时,她的震惊程度完全不亚于李嬷嬷,因为无论从各个方面来说,楚嫣所赠送的这尊佛像,都是极好的,更不要说这尊佛像还充斥着檀香味,一看就知道是长期供在庙里。

“这是从那一座寺庙请来的观音菩萨?”老夫人摸着佛像身爱不释手的询问道,“这观音菩萨恐怕……”

“根据十三叔所言,这观音菩萨出自普陀山,祖母也知,这普陀山乃是观音菩萨的道场,我听十三叔说,这尊观音菩萨可是供了一百多年呢,我想着祖母定然要长命百岁的,就借花献佛送给祖母。”楚嫣面上带着笑意,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大家闺秀的那种气质,好似这一走出去楚嫣才是相府嫡出姑娘。

楚嫣看着老夫人不动声色,正欲开口就听见楚婉的声音响起,“祖母,大姐姐送的这个观音菩萨真的这么厉害吗?”

太夫人信佛这么多年,自然能够分辨佛像真假,因而她一眼就看出这尊佛像的来历,也知道这尊佛像价值连城。

“我很喜欢这尊观音菩萨。”老夫人对楚嫣的不悦消失得一干二净,“你能把这尊观音菩萨送给我,可见用心良苦。”老夫人说着就轻声叹口气,“委屈你这些年在老宅,竟然还能想到我。”

“祖母说的哪里话,这些年不能在祖母面前侍奉,是孙女的不孝。”楚嫣说着就红了眼睛,“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伺候祖母。”

楚嫣说完还用手去擦拭不存在的眼泪。

“这些年让祖母担心了,是孙女的不是。”楚嫣一字一句将所有的罪责都归咎到自己身上甚至连一点怨恨的意思都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不管是观音菩萨的熏香,还是老夫人所携带的熏香,就已经足够老夫人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中,慢慢蚕食着她仅剩的理智,让她永远也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除却楚嫣之外,其他人并未准备礼物,楚嫣又在长青居坐了一会,老夫人又留下了赵氏并楚婵姐妹二人以及楚航。

“不知娘亲有何吩咐?”楚航看着太夫人面色恭敬道,“这段时间儿子一直忙着赵添和文家的事,儿子身为百官之首,这段时间以来都不曾好好休息。”

“我儿辛苦了。”太夫人看着楚航宽慰道,“陛下能够委以重任足以证明他非常信任你,你可不要辜负圣恩。”

“娘亲放心,朝廷之事,儿子心中自有计较。”楚航再次面不改色地开口。

“我儿,我听说陛下下旨给三娘和宁王殿下赐婚。”太夫人说着就端着杯盏看了一眼楚航,“不知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楚航笑道,“想来定然是夫人告诉给娘亲。”楚航又将目光落在赵氏身上,面上虽没有质问,可一双眼睛早就已经透着几分恼意。

“我儿,为娘觉得三娘年纪太小,宁王殿下身体又不好,她尚未及笄,自己又是个淘气的,若是嫁给宁王殿下又岂能照顾好她?”太夫人看着楚航面色不改色地开口,“我倒是觉得将大姑娘许给他正好。”

楚航不由地握紧垂在身侧的手,仍是未将楚嫣同意替嫁一事说出,而是笑着开口,“娘亲有所不知,这乃是陛下赐婚,至于嫡长女究竟是谁,儿子自然会考量一番。”楚航说完又瞪了一眼赵氏。

“儿子还有些事情未曾处理,就先告辞了!”楚航也不给太夫人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对着太夫人行礼后就转身离开。

“婆母,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赵氏说着就在老夫人的面前跪下来,她甚至还拉着楚婵姐妹二人跪下来,“婵儿年纪太小,若是嫁给宁王,那不是一辈子都完了吗!”

“这件事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太夫人看着赵氏面露无奈之色,“赵氏,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赵氏眼中含泪地看着太夫人,对着她点点头,“婆母,若是你不帮助我的话,那我该怎么办啊!我的父亲倒台了,我的娘家靠不住了,如今婆母便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太夫人轻声叹口气,“赵氏,并非我不想助你,只是我没有办法。”

赵氏听着太夫人话,余光看了一眼楚婵姐妹二人,楚婵红着眼睛看着太夫人,“祖母,我真的不能嫁给宁王,我不想要一辈子守活寡。”

太夫人有心无力,面对她们三人不为所动,赵氏最后气不过只能拿出撒手锏,“婆母,你可还记得当年白氏是怎么死的?”

“怎么?如今想要算到我的头上来?”太夫人瞥了一眼赵氏,“赵氏,若非你我又何苦日日受到白氏和楚昊的索命,当年是你自己说你肚子里是个男孩,只可惜到现在也没有生出一个儿子来!”太夫人嘴上也不饶恕赵氏,语气中也是满满的嫌弃,“当年要不是你寻来的得道高僧说楚嫣的生辰八字克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又岂能将他们赶走!”

听到太夫人的话,赵氏心中闪过一计,她看着太夫人面上陪着笑意,“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心焦了,若是招惹了婆母,还希望你不要见怪。”赵氏说着就给太夫人赔罪。

在老夫人的示意下,赵氏才带着楚婵姐妹二人离开,一路上楚婵都在哭哭啼啼,旁边的楚娴就在安慰她。

等回到琴瑟居后,赵氏低声安抚着楚婵的情绪,“婵儿,你不用嫁给墨锦城了。”

迎着楚婵、楚娴二人的目光,赵氏低声开口道,“我们只要用同样的手段让楚嫣嫁给墨锦城就可以。”

赵氏并未和她们说详细的过程,只是在确定下来用这个计谋后,就立即派人去找赵家的其他人询问这件事,只可惜那位得道高僧出了赵添之外,无人知晓。

“女儿啊!你在相府好好的。”张氏看着赵氏宽慰道,“我们现在挺好的,只要你过得好就行。”

赵氏看着张氏点点头,“娘,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想办法让赵氏的孩子从新进入仕途的。”

张氏没有回答赵氏说的话,而是一直都在叮嘱赵氏在相府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和楚婵姐妹二人,还说不要让她向楚航求情,还教赵氏一定要学会御夫之术。

赵氏没有找到那位得道高僧,又找人前去打通关系想要见到赵添,只可惜银子用出去之后,赵氏不仅没能见到赵添,坊间甚至还有传言相府逼迫楚嫣替嫁一事。

如今临安城的各个说书馆中都在流传着这样的故事,虽隐去了人名,可难免让人想入非非,以至于赵氏被楚航和太夫人叫过去时,脑海中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楚航拍了一下桌子,“怎么好端端都在传嫣儿要替嫁一事?若是被陛下知道,又该如何?”

赵氏抬眸看着楚航,面上带着几分委屈,“老爷,真的不是我说出去,我真的没有做这件事。”

“夫人,你难不成以为靠着这样的小伎俩能够让陛下给楚嫣和宁王赐婚?到时候是不是真的要弄丢了我的相位,你才开心?”楚航神色暴躁地去扯住赵氏的头发,直接揪着她的头直接对墙面上撞过去。

“老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真的不是我做的!”赵氏拼命尖叫着,“老爷,我真的没有做过!”

“算了。”太夫人见此开口道,“些许是被外人知晓传了出去。”太夫人没有去看赵氏额头上的伤口,而是看着楚航,“要不让人去查查,看看源头究竟是从何处流出来的。”

“当日这房间中只有我们三人,若不是夫人,难道是娘亲去说这件事?”楚航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太夫人的身上。

“当然不是。”太夫人辩解道,“我怎么可能谋害我的儿子!”

“那就只有夫人了!”楚航说着再次揪着赵氏的头发往地上撞去,“告诉我你究竟还背着我干了哪些事?”

“老爷,我真的没有啊!”赵氏额头上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老爷,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

“是不是你将这件事告诉给赵添,好让赵添去给你做这件事?”楚航说着又拿着赵氏的头去撞墙,“你这个贱人,是不是要让我和赵添一样身败名裂才开心!”

赵氏的鼻子出血,可是楚航仿佛没有看见似的,在打了赵氏后,又直接用脚踢赵氏,“如果真有个好歹,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好了!”太夫人看着楚航叹口气,“也未必就是赵氏,你又何苦这样?”太夫人看着楚航没有去关心赵氏,而是理所当然认为这是赵氏应得的下场。

“我看楚婵嫁给墨锦城也挺不错。”楚航瞥了一眼赵氏,“这样一来也省得我费心思的去解释这件事。”

“老爷,真的不可以啊!”赵氏伸手想要去扯住楚航的衣角,却被他衣角嫌弃地踢开。

就在太夫人正欲开口时,就看见一个身影急匆匆地走来,那正是楚航身边的贴身侍卫,“相爷,宫里来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