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综合小说 最近的前车之鉴

梨花山上看林人(二)

最近的前车之鉴 敬紫 2116 2021-06-02 08:56

  

02,进山的我们

越是再三嘱咐不要做的事,越有吸引力,再说,军号在我心里还是一个情结。

我想爸爸,可是我从来不说。

妈妈生病那时,爸爸天天的给她吹军号,妈妈搂着我,还不时地笑出声。

我都被她笑出来的眼泪吓到过,很纳闷只有哭才会流眼泪的,怎么笑也会流泪吗?

我们按照我的口号声,整齐的迈着小脚丫,左左右右踏着步伐准备进树林。

我的姥姥这回儿也赶过来了,她是挎着一个自己用打包条编的小框跟来的。

她是知道的,只要跟爸爸有关系的东西,我都会搁在心里盘算。

姥姥瞧了我一眼,狡猾的说她来这里才是名正言顺的,她是来挖野菜的。

那意思,我们都是偷出来的,看看一会回家都有好果子吃的。

姥姥这话是和这里人学的,我不懂,他们可懂。

他们就吓哭了,说是我撺掇他们俩的,还说我要他们管我叫大哥,以后都听我的。

姥姥笑了,这可都是她教我的。

我的姥姥是县城下乡的知青,在乡下待久了,知识也少了,唯一的长处就是把她的两个孩子教育成才,又考回了县城。

姥姥一贯的家教就是,爱我的人,我加倍对他好,给我泼冷水的人,我就烧开了泼回去。

要学会自己说了算,听别人的话都是懦夫。

我是知道姥姥厉害的,马上低眉顺眼的拉起他们的手,甜甜的叫了他们哥哥。

姥姥还说过,欺负别人的孩子是缺少家教的,咱家的孩子可都是有文化的。

我们三个人乖乖的承认了错误,我还发誓下回绝不自己来,一定带着姥姥来。

姥姥在我的屁股上使劲的拍了几下,拍掉了一些灰后,促狭说道:“下回?你还想着下回呢。”

近处瞧见了山上的树,才知道姥姥说的菜坛子有多粗。

梨树的树皮真的是黑色的,每棵树身不一样的裂纹就像我的指纹,有致不重复。

梨树庞大狂乱的树枝如同猛汉的虬髯盘在山上,一处一棵,一棵连着一棵。

我们在梨花缝隙里看到一角红色房顶,姥姥拉着我们的小手,快步的走过去站在一个红顶的木房子跟前。

木房子是用许多旧板子搭建的,一块叠压一块整齐有致。

房子有十几平方那样的大,一把黄色的大锁头挂在门上。

“看来这里没有人的。”姥姥嘀咕一句,想要转身走。

我指着那扇干净明亮的玻璃窗,拉住姥姥的手。

聪明的姥姥知道了我的意思,玻璃窗这样的明亮,是有人常来的。

姥姥想了一下,就干脆拉着我们在小屋跟前寻找野菜,她这是一举两得。

天空还是蓝色时,太阳也学会了偷懒,懒洋洋的不愿意挂到空中,躲在白色云朵后面睡觉了。

我们就在小屋的周围开始了玩耍,你追我跑的磕磕绊绊在梨花里。

梨花就像一个仙子的长裙子,蔓延在上山,粉嫩的心蕊里点缀些黄色的蜜蜂,随风摇曳。

那仙女仰着头,烂漫的咯咯笑着,在空中的白云里看我们。

“汪汪……汪”一阵狗叫声从梨树林的深处传来,我们几个孩子都站住,害怕的瞧向那里。

姥姥把我们拉到跟前,环抱在怀里,手上的小铲子抖了几下。

姥姥也有害怕的时候啊,这可不像她呀,我甩了满头的小辫子,大声的喊:“喂,有人吗?”

“汪汪汪……”又是一真的狗叫,这回是近了,我都感觉到那条狗的兴奋啦。

“是你吗?你是看林人吗?”姥姥也大声的说,把我们搂得更紧。

我很感激姥姥,知道她的好奇心不是可甜的梨子,也不是看林人,她是想解开我的心结。

自从听不到军号声,我就没有真正的开心过。

我一直以为爸爸是不要我啦,在我的心底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

一个健硕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条立着两只耳朵精神的大狗跑在他的前面。

大狗歪头瞧我们,口里吐出粉色的舌头,喉管里似有似无的发出警告的声音。

“你好!我们在这挖点野菜可以吗?”姥姥用她一直保留的文明,礼貌地问。

那个人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一身洗得发白的绿色军装。

他脸色黑黑的,和梨树皮很相近,他右边脸上有一道骇人的疤痕,被他黑黑的长头发遮挡了一半。

他是一个看不出多少岁的人,但看上去很阳刚。

“哦,没事的,您随便,等我把‘流星’拴起来,别吓到孩子们。”这个男人笑着说出来的话可真温柔。

他爽朗的挥挥手,和我们几个毛孩子都打了招呼,特意的看了我。

他可能是被我一身绿色的衣服惊艳了,那是妈妈的衣服改了的,是我最喜欢的。

他脸上的疤痕也跟着他的笑容一动一动的,原来他一笑还是很好看的。

“叔叔,你的牙真白。”我是真心说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