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综合小说 最近的前车之鉴

前车之鉴之死亡

最近的前车之鉴 敬紫 3214 2021-06-02 08:56

  

我们一直生活在自己固定的圈子里,即便是有人进来混淆了一下,也是很快的被同化了。

隔壁办公室的老吴突然去世了,之所以说是突然,就是在单位上班时没的。

据单位里爱说话的人说,老吴在办公桌上摆了一盆鲜花,浓艳的那种。

可能因为老吴女人缘太差,用花来弥补人性缺陷吧,所以那花在他精心侍候下开得正芬芳。

他想要端着花去浇水,谁知起身太猛就摔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一直昏迷到120来了。

离他倒下去不远的那盆花在地上滴溜溜转了几圈,花盆完整花朵依旧妖娆。

躺在医院急救室的老吴就像天使,面带微笑与世无争。

老吴的小爱人被大夫问了几遍也没有说清楚,老吴到底是不是有高血压病史。

大夫又问了和老吴同性的儿子,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他们一直夸夸其谈来掩饰自己对老吴的了解,什么老吴是一个爱运动的人,什么还是一个很好的老师,等等一大堆和躺在那等着最好治疗方案的老吴一点关系都没有。

最后在还需不需要抢救的问知书上签字时,他们却一起沉默了。

老吴是一个没有孩子的人,唯一和他一个姓的儿子也是从亲戚家过继来的,至于为什么说小爱人,还真是一个故事。

老吴和爱人结婚时是很神秘的,知道的人都悄悄地表现出来羡慕的神色。

因为老吴娶了自己的学生,一个小他十几岁长得不好看的女人。

羡慕他的人,都是看过《窗外》的人,对那些老夫少妻充满了好奇,却没有机遇的人。

老吴可没觉得好看和不好看是属于哪一种,他只知道爱人为了和他结婚,什么都不顾的,包括和娘家翻脸。

为了这,老吴拼了命的加班,私下里也收些学生,愣是把一个小女人包装成了爱穿皮草的女人花。

时间久了,老吴知道自己是一个有毛病的人,于是就听从小爱人的话,从一个说不清楚关系的亲戚那领养了一个男孩。

老吴的师生恋在单位里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点心,弄得老吴见到谁都是礼让三先。

这是以前的老吴,现在的老吴可不是这样了。

在新单位里,四十几岁的老吴,真成了一枝花。

可能是平时笑的少吧,脸上也是少有皱纹的,说话走路都是一个有规则的好男人。

老吴的爱好是小爱人规整出来的,这是他自己在一次聚会时说喝多了透露出来的。

老吴原来的单位缩减了,经过整顿分流,剩下几个没有去处的人带着原单位的破铜烂铁,就和现在的单位合并了。

到了这个新单位以后,老吴的待遇就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新同事各个意气风发,热情好客,让他们新来的感到宾至如归。

他敢在下班的时候小酌一下,也敢和几个面容姣好的女同事说上几句话。

他在一次酒桌上被新的女同事敬了几杯酒后,就露出来老男人的油滑。

抬起白净的胖脸,斜楞着油汪汪的眼睛说他们家的女人那才叫女人,会给他掏耳朵,会给他搓后背,甚至洗脚丫。

说这话时,他那个招摇的兰花指更显出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他说好女人一定要会侍弄男人,还要遵守家规。

他们家的家规是,大事老吴说了算,小事老吴不说话,没事老吴多听话。

同事问他,啥叫大事?老吴两个小眼睛聚到了一起,熠熠生辉的说:“媳妇说的事都是大事。”

借着酒精这鬼东西的劲,老吴说了一番男人都怕的事。

那以后,同事们就知道了,老吴刚来时为啥总离女性同事远远地。

他小爱人立了一个规定,凡是老吴说过话的女人都要老吴回来描述清楚,哪一点过了老吴的眼,老吴描述的有点仔细喽,他小爱人就会在晚上看老吴表演。

酒醒以后的老吴忘了好些事,他敢和那几个女同事说说笑笑了,也会提起家里的女人。

老吴好像想通了,新的单位里,没有人知道,他和小爱人是怎么个师生恋的。

老吴的家事还真没有人再提起过,不是那几个人忘了,是因为到了新环境,大家心里多少有点发怵,即便是不喜欢老吴,也要表现出和老吴是一个团体的。

老吴在原单位人传颂中口碑也就变了,甚至被推崇成为好男人第一。

老吴原来的爱好一下就精简成了三好男人了,爱老婆,爱孩子,爱岗敬业。

新的单位给老吴一个可以翻涌的海,什么仰泳,还是蛙泳都可以。

可是老吴还是一个放不开的人,他还是怕游久了,就会曝光的,因为肌肤摩擦总会露出什么的。

他的活动圈也就局限几个人,几个笑着听他说话的人。

老吴是一个及谨慎的人,不参与别人的家事,不乱发表学术上的事,更不会参加单位做的公益活动。

他的谨慎是怕自己新圈子里会有原来的味道,那样就又回到了从前。

如今,老吴突然走了,一同过来的原来同事也是私下里才敢说,这个私下里的速度比公开还快。

老吴的儿子可不简单,那个长相和他的小爱人越来越像。

说来也怪,一个长到女人身上的不好看,挪到了男人身上就变了,变成了棱角的阳刚。

老吴的儿子可比老吴强多了去了,没有了那种娘娘腔,也不会弹出来一个兰花指。

老吴不喝酒时真有点娘,这话也是他在医院里躺着的时候说的,是几个从四面八方来的原来单位人说的。

还有人说,他的那个小爱人上学时就和几个人谈恋爱了。

新单位里老吴的故事可比他在的时候多了,这些声音也就是私下里说的,明面上还是那个三好男人。

老吴从倒地开始到生命的结束,前后不超过五个小时,他的生命时钟定格在49岁。

生命就是这么简单,别管他活着的时候有多大的贡献,有多辉煌,一旦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就同闪电一样,一点回声都没有,然后就一一片的黑暗。

老吴走了第三天,话题就变了。

人们又想起来,他小爱人和儿子在救不救时签字的犹豫,那种犹豫就是对生命一种涂炭。

有人私下里就说,老吴死得太值了,和一群没有爱心的人生活在一起,这样的离开很好。

老吴的死教育了很多人,单位里很多人自己备了血压仪,有的还悄悄的去做了体检。

今天是老吴离开的一周,几个平时和他喝过酒的人聚在一起,唏嘘了半天。

“我爱人说我最近变了,居然对他嘘寒问暖了。”一个女人说完,喝了一口红酒。

“我家那口子也是,我给她打了盆热水,要她洗洗脚,她居然害怕的抖了几下。”男人说完,谄笑了举起杯,小呡了一口。

几个人心里不免的又想了老吴,想起他的兰花指,想起他说的那些反话。

他一直都给小爱人打洗脚水,给小爱人搓后背,还有掏耳朵。

老吴在的时候,没有人说他的儿子是他小爱人和别人生的,更没有人说老吴的娘娘腔是多么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他活着就是一个教育,许多人引以为戒的教育。

如今他走了,又把这群人给教育了。

他们都想对家人表现好点,生怕在最后的时候,在还能抢救的时候,没有人下一个抢救的决定。

现在,他们想的是那句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

一群人沉默的举起杯,在地上倒了几滴。

一个人的离开,会使很多人惊醒。

死亡是一个十分有力的教育典范,特别是那些爱运动的人,家里还是妻儿萦绕的人,他们对活着更在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