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综合小说 最近的前车之鉴

梨花山上看林人(一)

最近的前车之鉴 敬紫 2119 2021-06-02 08:56

  

01,进城的姥姥

弧形的度假山庄大楼建在了一片靠山的地方,大楼北面的山也被挖出来了一个弧形。

在高处看,大楼就像被山抱在了怀里。

大楼广场的南边是一条河,宽敞的大河。

大楼就成了依山傍水的一个建筑,很有风水的建筑。

山没有因为缺了一个大口而塌陷,有人说是因为山上长满了梨树。

山上长了几十年的梨树,个个的腰身都有腌菜坛那么粗。每年的春天梨花漫山,好看的让人忘了它的伤疤。

很多人说,这满山的梨树原来是有主人的,是几个驻扎这的森林消防官兵栽的。

他们搬走了以后,这里就荒了,梨树没人打理,长得也就飞速。

每棵盘根错节的梨树到了秋天就挂满了黄色的梨子,黄土地上长出来黑黝黝树皮的梨树结出来的梨子可甜了。

这些都是我姥姥说的,姥姥是跟随舅舅工作调转搬来的,她也没有见过那些栽梨树的人。

至于可甜的梨子,姥姥也是没有吃过的,她来到这里也就两年多,对这里的所有事情都是听说的。

所以,我和姥姥一样都还没有吃过那些可甜的梨子呢。

我很佩服姥姥,她总是把听说的东西像珍宝一样讲给我听,还都是绘声绘色的加了油盐的。

就像这可甜的梨子,姥姥说的时候脖子可是一直的活跃,那频繁的吞咽说明了我们一样的心思,馋了。

姥姥油盐功夫活带出来一堆的新奇,这让一个从大山里县城来的孩子跃跃欲试的想要尝试,去看看什么叫结出可甜梨子的树。

梨树最近几年有了主人,在那片梨树林里住着,保护着每一棵梨树。

有人说常听到那里有狗叫声,偶尔还会听到军号声。

姥姥又接着说给我听,她说军号的时候,眼睛立成了三角眼,特意再三的叮嘱我不要去那里。

姥姥眼睛翻来翻去的,让我的小心脏也跟着跳舞,心里不觉得想笑,她也好奇的,只是不说,装深沉罢了。

我是姥姥带大的,她的一颦一笑都无形的传给了我,什么上树掏个鸟窝,下河抓条泥鳅的,样样都不拉。

自从随舅舅这个县官进了城,姥姥也就规矩了。

这里的河是人家承包的,岸上弄得跟个花园式的。

满河上都是小船,坐上一个人,船还没开始划那人就叫的惊天动地的,搞得姥姥以为那人是被打劫了。

有鸟窝的树也是有人承包的,定时的打针,定时的浇水,定时修枝。

还没等到长大,树就不见了,同一个位置又换了一棵别样的树,还是老三样的操作。

姥姥在城里学会了天天的逛市场,东看一下西瞧一眼,挑拣她觉得像农家小院的菜。

然而,姥姥还是上当了。

再后来,姥姥学精了,没有个半天功夫你都分辨不出,她还是不是我的那个慈祥的姥姥。

再后来,姥姥见有些青菜还蛮好的,就想着是没人要了,捡一下也是可以的。

再后来,姥姥看着被扔掉发蔫的成捆蔬菜咂咂嘴就走开,她可不敢捡,说不定捡了就又有人说她偷的。

菜市场的老板们可精着呢,各个都像诸葛孔明嫡传的弟子。

两年里姥姥学乖了,见到小猫小狗也不敢摸,怕被咬了,说不清是谁欺负了谁。

至于电视里一直说文明的城市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姥姥就秉承心里的原则,不闻不问不听不看,不亲不疏不吵不闹。

她被舅舅教导了,告诉她什么是城市文化。

姥姥心里很不服,难不成人多的地方文明就不见了?

就这样,姥姥还是有了发现,她就很纳闷的和我叨叨。

她发现这里的人都是只说不干的手,看热闹的心思一个顶三个,传话的能耐一个字都不用,给个眼神下一个就知道怎么接。

姥姥说城里人真的圆润,姥姥进城以后就在也不说粗话了。

姥姥总结自己两年里的经验,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只有傻子才会追着别人说自己不傻。

我也觉得,姥姥是对的,不要和别人说自己的好奇心,否则就会被别人当做傻子。

就好比现在,我就想去看看大楼的后面那片梨园里到底住着谁。

那里的玄妙不是梨子有多甜,是那个军号声。

我在爸爸的大院里就听过军号声,只是后来妈妈走了,爸爸把我送到姥姥家,就再也没听到过了。

今年的梨花开的十分急促,春雨还没有下透,就争奇斗艳的开放了。

一簇一簇的堆积在树上,把满山的黑黝黝树枝覆盖住了,这下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想知道那个会吹军号的人在干嘛。

其实我还想知道,爸爸吹的军号可好听了,是不是他躲在这里呢。

我和几个新结识的小伙伴壮大了胆子,向开满山坡的梨花那里进军。

我是一个领头人,除了满头扎起来的小辫子,你是看不出来我还是一个女孩的。

一行三个人,加一起还不足二十岁的我们潜进了梨树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