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综合小说 在那梨花盛开的地方

第一章 抉择

  

2013年夏天,棠川县。

黄佳艾一家三口坐在饭桌前面,黄妈不时看看两人,黄爸则是阴沉着脸,眉头紧紧拧成一个正正的“川”字,气氛格外的沉闷。

黄佳艾瞟了一眼墙上的猫头鹰挂钟,率先抄起筷子,朝着一块红烧肉夹去,嘴里若无其事地说道:“爸、妈,我还要赶火车。你们不吃,我就先吃了。”

黄母看见黄爸的脸色又沉下几分,她对黄佳艾说道:“小艾啊, 报名大学生村官的事情,你要不再考虑一下?你看你研究生也快毕业了,留在大城市工作多好。小孟那孩子我们都挺喜欢的,再说他家就是市里的,你留在那边工作,有他照顾你,我们也放心。”

黄佳艾刚塞进嘴里的红烧肉顿时食之无味,这一刻终究要来。她抬起眼睛看看盯着自己的两人,不自在地把手中的筷子放下,看来这一餐饭是吃不成了。

“妈,这件事是我深思熟虑过后决定的,你们用不着劝我。我觉得田坡村挺好,你们不是说我上不了厅堂,下不了厨房嘛,我在那边锻炼个三年,到时候回来,肯定炼就十八般武艺。”

“那也不一定要去田坡村啊,那地方你爸待过,鸟不拉屎的。古时候连皇帝都管不到的破地方,路也不方便,你女孩子家家的……我不放心。”

黄佳艾偷偷看了一眼她爸爸,唉,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妈,我毕业就27岁了,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可是,我和你爸只有你一个女儿,那村里这么落后,连坐车都不方便,要是你……”

黄佳艾信誓旦旦道:“不会,我觉得这是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深入群众没什么不好。妈,我们一家不都是从嘎底镇上出来的,你女儿是全镇的骄傲,回去也理所应当。田坡村……”

“不准去!”黄爸正在喝水,听到‘田坡村’三个字,把手中的保温杯‘嘭’地砸在桌上,吓了黄佳艾一大跳。

那个杯子是黄佳艾前年献血得来的纪念品,黄爸当时心疼了女儿好几个月,光是老母鸡汤就接连熬了好几顿,至于这个杯子,他更是用得小心。如今他把杯子砸在桌上,已经说明他的怒火烧得有多旺。

黄佳艾的爸妈以前是镇上的工人,虽然家里不算大富大贵,可作为独生女的黄佳艾,也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在家境最困难的时候,也没让她挨冻挨饿。当然,这也是黄佳艾第一次看到她爸爸发这么大的火。

“老黄,你说话就说话,砸东西干啥?”

“我说不准去!”黄爸由于激动,眼睛瞪得跟牛铃铛似的,还布满红血丝。

黄佳艾的心脏狂跳不止,心里道:‘不能怂啊。’她尽力挺直腰板子,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爸,你这么大反应干嘛?你以前不是也在田坡村上班,我怎么就不能去?”

“老子养你这么大,是让你去田坡村那破地方?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老子也没指望你走多高,你留在城里怎么不行!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想气死我 ,白养这么大,想一出是一出,那脑子是被狗吃了吗?”

黄妈高声道:“老黄,你好好说话。”

“你倒是叫她好好做事。”黄爸居高临下地指着黄佳艾的脑袋,“我以为你回来要跟我说好消息,这都什么破事儿!全国百强的公司你不去,跑去什么田坡村当村官。”

黄佳艾心一惊,‘爸怎么知道我收到H公司的offer?’她做出扶额状:孟一恒的嘴还是这么快,现在更不好对付了。

一线城市VS深山老林,白领VS村官,高薪VS2000……差距一目了然。事到如今,走为上计。

“报名表我已经交了,下个星期就考试。哎,我的火车快赶不上了。爸妈,再见。”黄佳艾用手抓起一根鸡腿,用最快的速度拎起行李箱,开门,关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然后站在楼梯口拍着胸膛,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呼……还是得冷处理。”

黄爸的声音如雷声响起:“读书有什么屁用,早知道她要去田坡村,生下来就该扔去那里。27岁的人,脑子长在屁股上!滚滚滚,赶紧滚,滚了就别回来!……”

“老黄你别急,她也不一定考得上……”

黄佳艾努努嘴,侧头瞟了一眼自家的门,小声反驳道:“脑子长在屁股上,那不也是你女儿。”她看向楼梯口,又重重地叹了一声:“爸妈,对不起啊。”

黄佳艾坐上火车,打开手机扣扣,点开村官交流群发了一条消息:唉,亲们,我爸果然不同意我下乡深造。

A君:意料之中,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

B君:我只是当个跳板,三年后是什么样还不知道呢。我说你S大毕业的,不愁找不到工作吧?干嘛想不开。

C君:小艾,你也别死犟着,我觉得你爸妈是为你好。我要不是回家照顾爸妈,我也会留在大城市。

黄佳艾:‘你们不懂,这是人生理想。’她在对话框打上这几个字,然后又删除,最后发了一串句号过去。

群友的话让黄佳艾莫名有些烦躁,刚要关手机,屏幕亮起几个大字:傻狗来电。

黄佳艾的脸上浮现出甜甜的笑意,她接通电话:“喂,傻狗。”

“笨猪,到哪了?我已经到火车站了。”

黄佳艾抬起手腕看看表:“还有两个半小时呢,我不是让你不用接我了嘛?”

孟一恒打了个哆嗦:“我在车站外的星巴克等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等等,我收到offer的事,是不是你跟我爸说的?你跟我爸一说,他们更不会同意我去当大学生村官了。”

过一会儿,那边的男声才断断续续地响起:“你说什么?”

“哎,火车钻洞没信号,我到再跟你说吧。”黄佳艾‘啪’一声挂掉电话,呆呆地看着窗外:不过三年而已,他,会等她的吧?

星巴克门外,一个身材修长,身着耐克外套的男孩子背光而站,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男孩低着头看手机,层次分明的黑头发下,一双清澈的丹凤眼,纤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男孩的手指在屏幕上划动几下,不时抬头看看出站口。

黄佳艾走出火车站,明明白日是炎热的夏天,入夜却毫无预兆地下过一阵雷雨,大风刮过竟感觉有些冷。她一眼就看到站在星巴克前面的孟一恒,这么多年过去,这男生还是如此让她着迷。

嘎底镇是个落后的小镇,那里的孩子普遍读书晚。孟一恒大了黄佳艾两届,却比她还小一岁,今年才26。他们的没有小说中唯美的相遇,也没有虐念情深,就这么自然而然地相识相知相爱。从大一到研究生毕业,今已然是第七个年头。

“喂!傻狗!”黄佳艾朝着孟一恒挥挥手,然后撒腿跑过去。

一米五五的黄佳艾迈着小短腿飞奔起来就像是一只受惊的仓鼠,孟一恒收起手机,一把接住她的腿将她抱起,原地转了一个圈。

“你又胖了。”孟一恒偏头在黄佳艾的脸上亲了一下,“累吗?吃饭了吗?”

黄佳艾摇摇头。

孟一恒问道:“想吃什么?”

说起吃东西……

黄佳艾从孟一恒身上跳下来,质问道:“傻狗,是你跟我爸说了H公司offer的事情吗?”

“先去吃东西。”孟一恒没有回答她,这让本来信心满满的黄佳艾,心底冒出一丝凉意。

孟一恒比黄佳艾高两个头,她只能仰着头看他:“傻狗,我问你话呢?”

孟一恒扶住她的肩膀问道:“你能不能留下?”

“……你是在反对我?所以……就连你也反对我是吗?傻狗,我去村里就三年,我以为你会支持我。三年而已,又不是失踪,还有手机联系啊。”

“你答应过我毕业就结婚的。”

黄佳艾反问道:“这也不冲突吧?”

“结婚是不冲突,可是我爸妈他们一直希望抱孙子。三年以后,你都……”孟一恒没有往下说。

“三年以后我都三十岁了,你是什么意思?”

孟一恒的话里满是无奈:“我没有什么意思。小艾,我能等你,可是我家人那边一直在催我。家里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毕业嫁过来。在临安市有什么不好?我们在一起七年,以前凡事都是我依着你,这次能不能换你让着我一次?就一次!”

“我只是想帮家乡做点什么。”

“方式有很多,大不了以后我们给他们捐款就是。”

“你不懂。”黄佳艾失望地看着孟一恒,他的脸依旧那么好看,可头上的光环好像已经渐渐黯淡。

那个说过会永远支持她的大男孩不见了,从他打电话找她爸爸的时候,他就已经停下脚步,抛下她一个人形单影只地越走越远。

黄佳艾背过身拉起行李箱说道:“谢谢你来接我,学校和你回公司不顺路,我自己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