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悍妃乱天下

第一百零三章 被迫回宫

悍妃乱天下 悦兮月兮 4603 2019-12-02 19:27

  

叶昔使劲​挣扎,却挣不开,她声音刺耳尖叫道,“钟离琮,你个死混蛋,人渣,你放开,放开!”

钟离琮抱着她,他好不容易抓住了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开。

钟离琮抱着她,“不放,死也不放!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放手!”​

钟离琮说,“跟我回去,小昔,不要再跑了,你是跑不掉的。”​

随后跟上来的寒溟,还有一些禁卫军,包围了两人。

叶昔哭着求他,“你放过我吧!我不要回去。

你要什么?宝物,还是传国玉玺,我给你,都给你,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钟离琮伸手擦着她的眼泪,“那些我现在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跟我回去,我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不好?小昔!”​

这边的左丘旭和和沈云澈两人签下起兵伐戎的合约,准备大举进犯戎疆国。

沈云澈这次之所以会和左丘旭和合作,因为钟离琮霸占了婧儿,还害死了自己的妹妹,虽然他对沈云湄没有多少感情,但是她好歹也是自己的妹妹,是这成国的公主,却被钟离琮无情利用,成了冤魂。所以他绝不会轻易放过他。

沈云澈写下信件,派人传给戎疆国的密探,不惜任何代价,让他们务必救出叶昔​。

沈云澈望着天上的那轮圆月,今日是冬月十五,月亮真圆,可是婧儿却不在自己身边。

叶昔激愤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都说了,我不爱你,我讨厌你,我厌恶你,你放过我吧,就当放过你自己。”​

钟离琮却苦笑了一下,心底说,若是能放手,他早就放手了。我已经对你着迷,痴狂,放不掉了。他抬头看着她,目光炯炯有神,抓着她的双肩,语气激昂,“我钟离琮此生就算死,也绝不放手。”

然后他点了她的穴道,将她抱了起来。

钟离琮抱着她,满目威严,“回宫!”

叶昔这一刻终于理解古代女子的悲哀,特别能理解那些被叫做红颜祸水的女子心中的悲凉和无助了。

若是长得美是种罪,那么她现在是不是就是在犯罪。

可是她又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呢?她一步一步被人逼如绝境,她一次又一次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死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这个天下,还是他们在搅弄风云,可是那些市井小民却把这一切怪在自己头上,也许再过几百年​,历史上也会出现我这样一个祸国殃民、魅惑君主的妖姬吧!被人拿来骂。

既然这个天下让我不好过,那我就换个天下,我来指定谁当天下的主人。

叶昔被他抱上了马,两人共乘一批,慢慢回城。

回到城之后,钟离琮将她抱上了马车,坐着马车回宫。

钟离琮大开宫门,将九道宫门全部打开,迎接她回宫。

叶昔回来后,钟离琮​接她回了朝华宫。

叶昔回到朝华宫,她又没有了这几日的快乐和笑容,她想,也许总有一天,她会死在这座监牢里吧!

叶昔回去后,不哭不闹,连着几日坐在窗前,望着天空。

钟离琮派了比往日多了几倍的禁卫军守在殿外,将此处围成了一个铁桶,估计连只鸟都飞不出去。

况且他还每天派寒溟寸步不离的守着,除了睡觉、沐浴、上茅房,包括这些事,她都派了女暗卫守着自己,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跑了。

这天钟离琮像往常一样,下朝之后来看她,见她还是那样无精打采,整天待在窗子边,看着天空。

他除了叹息,就剩下凄苦和悲凉。

寒溟看到他进来,跪下行礼,“臣参见陛下!”

钟离琮抬手让他起来,这宫里有那么多的女人,可是他偏偏对她情不自禁,爱的不可自拔,这也许就是上天在惩罚自己当初的骄傲自信。

钟离琮走到她身边,将披风盖在她的身上,从后面抱住了她,叶昔没有反抗,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话,她只是愣在哪里,一动不动,就像一体雕塑,定格在了哪里一样。

叶昔心想,既然老天不让我逃,那我就选择战,等我先毁掉戎疆国,到时我再去毁掉成国,若是西荻国对我不仁不义,那我也毁掉西荻国,重新建立一个朝代。到时,这个天下迟早会统一,那我就选一个人来做这天下之主,让这天下由我说了算。

叶昔心中腹语,这是你抓回来的,就别怪我毁掉你。

叶昔被钟离琮抱在怀里,他隐含着苦痛和悲伤地说,“小昔,若是你恨我,那就恨吧!恨我总比你心底没有我强。”

叶昔勾唇一笑,摇头说,“恨你,好累,我不恨了,不过,我也不会爱你!”她说着推开了他。

叶昔站了起来,“钟离琮,你抓我回来,就是想要得到我,是吗?我给你!”她说着就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完全不在意殿内还有寒溟和其他人。

钟离琮恼羞成怒,吼了一句,“全都滚出去!”他说着转身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钟离琮背对着她,气怒道,“小昔,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他大步离开了大殿。

叶昔见自己终于气走了他,心情好了些许。

叶昔将衣服重新穿好,外面的女暗卫进来见她穿好了衣服,给站在外面的寒溟示意,皇后娘娘已经整理好了衣冠,可以进来了。

寒溟进来了,叶昔望了一眼寒溟,“寒溟,你去告诉你主子,要想不被我气死,最好不要来找我,也别让我看到他。”

叶昔走到两个女暗卫身边,叮嘱道,“两位漂亮的小姐姐,整天跟着我,是不是很辛苦,为了感谢你们,我颁个凤谕,封你们做妃子吧!”

两个人吓得连忙跪下,“娘娘,不可!”

叶昔笑着扶着她们,“别跪啊!不用这么客气。”

叶昔认真思考,看着左边的那个女子,“小青柠姐姐,你长得温婉贤良,不如就封婉妃。”

她望着右边的那个女子,满脸笑意,“小青梅姐姐,你长得端庄静美,不如就封静妃,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两人被她的话吓得跪着,不敢起来。

叶昔望着那些宫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准备给两位小姐姐换衣服,让她们今晚上好好伺候皇上!”那些宫人心里嘀咕,皇后娘娘这是疯了吗?把陛下往别的女人哪里送,这嗯一送还是两个。

寒溟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望着那些真的要去准备东西的宫人,冷冷地说了一句,“本将军看谁敢?没有陛下的命令,你们若是这么做,就是找死!”

那些宫人被这话吓得不轻,通通跪下说,“奴(奴婢)等不敢!”

寒溟望着他们,“你们都下去!”

叶昔嬉皮笑脸道,“怎么?寒统领看上她们了吗?不如,我把她们赐给你如何?”

寒溟看着她,无奈叹息,“娘娘,你别闹了,这封妃事宜虽然与皇后娘娘有关,但是要封谁为妃,还得陛下说了算。娘娘,就当属下求你了,别闹了,好吗?”

叶昔冷脸嗤笑,“你算什么东西,让我别闹,我就不闹,我还就偏闹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不然你就闭嘴!”

寒溟听到这话,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怒,他想,算了,陛下都拿娘娘没办法,他还能怎么劝。

寒溟不说话了,站在一边看她怎么闹。反正这两个女暗卫是不敢真的去做陛下的妃子,她们就算有那个心,但也绝不会有那个胆。

只见青柠和青梅两个人跪着,哀求道,“娘娘,不要,奴婢不去,娘娘若是逼奴婢,还不如现在就杀了奴婢吧!”

叶昔见她们如此害怕那个人,她只能叹口气,摇摇头,“好了好了,都起来吧!不逼你们了,看把你们吓得。”

寒溟在心中腹语,能不把她们吓到吗?陛下是她们随便敢肖想的吗?

沈云澈和左丘旭和商量好,今年开年之后,就整军出发,攻打戎疆国。

他现在要解决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大哥暗中蠢蠢欲动的事。他坐在御书房,吩咐景翼,明晚一切按计划行事。

戎疆国的晚上,比白天还要冷上几倍,加之今晚还下着雪,就更冷了。

叶昔一个人坐在殿内,百无聊赖,垂头丧气,“无聊啊!无聊啊!我想看电视,想玩手机,想吃肯德基、麦当劳。这该死的破古代,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没有。”

寒溟和其他人见皇后娘娘一个人在哪里叨叨,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是看她这么坐立不安,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她现在很无聊,很想玩。

寒溟建议,“娘娘,是不是觉得无聊,不如臣派人叫宫里的舞乐坊来给娘娘表演,你看如何?”

叶昔白了他一眼,“切,看宫里的舞乐,我还不如自己唱歌跳舞呢?”

寒溟想,“娘娘,那请外面的杂戏班子进宫来给你表演,如何?”

叶昔不乐意的摇头,“没意思,不想看!”

叶昔望着殿外的大雪纷飞,她跑了出来。

叶昔看着天空飘来飘去的白雪,她的心情莫名觉得好了起来。

叶昔抓了一捧雪,朝天空一扬,雪花漫天飞舞,好看极了。站在雪景下的叶昔,比这雪景更加好看,更加迷人。

寒溟准备上去阻止她,怕她冻着,青梅却阻止了他,“寒大人,现在的娘娘很开心,你忍心去破坏吗?”

寒溟听到她的话,停下了脚步,的确,现在的她很快乐,他看着这样的皇后娘娘,他的确不忍心去打扰。

叶昔看着这些白雪,难得心情舒畅了不少,她开心的跳起了舞。

今日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曳地百褶裙,露出了她白皙的锁骨和美颈。由于一直在殿里,所以没有披着披风。

这一地的白雪映衬着她的红衣,让她似冬日里的一树腊梅,明艳动人。

她伸出双手,成兰花指,左手衣袖半遮面容,右手轻轻拿着左袖,忽然,她用力甩了一下衣袖,转身,身子往后仰,脚朝上,接着连续旋转身体,转了一个圈。

突兀她一个飞跳,落地又开始了旋转了几圈,忽然跳到了寒溟身边,拔出了寒溟手中的长剑。

她握住剑柄,身子不停往后退,手中的剑舞的极快,弯弯曲曲,于是又一个飞跳,剑指右边,连着转了一圈。

她落地后,握着剑边转圈边舞剑,劈、刺、砍、剑剑凌冽。

最后她一个转身来到寒溟身边,将剑插回剑鞘,整个舞蹈就结束了。

这一幕正好被前来看她的钟离琮看了个一清二楚,他拍掌赞颂道,“好,跳得太好了!”他满目欢喜。

叶昔瞧了他一眼,就没有甩他了,而是直接进了房间。至于其他人则朝他行礼,他让他们起来后,他也随后进去了。

叶昔想了想,若是要搞垮他,就不能对他太过分了,但是让自己虚假的去靠近他,她也做不到。等有机会,她让人去传些他的坏消息,先破坏他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再来败坏他的朝政,等左丘旭和他们打过来之后,几乎就不用费多大力了。

她望着朝华宫的管事嬷嬷,“嬷嬷,吩咐一声,我饿了,让他们做点夜宵过来!”

嬷嬷行礼出去安排了。

钟离琮坐在桌子边,她坐在炉火边,两人相对无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