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史 武冠九州

第二卷 铁蹄踏南疆 第九十九章 忠义

武冠九州 姜不归 4056 2021-06-11 10:44

  

夜幕之中,繁星之下。山海关南门后的空气,都因栾猛的一席话变得凝滞不前。

短暂的沉寂后,场中的哗然之声此起彼伏。守军将士们交头接耳,那一双双眼睛中透露出了莫名的好奇。

栾猛伸出双手,示意四周将士安静。他环视众人后,沉声道:“兄弟们,你们可还记得先王那锁关的命令?”

“记得啊!”

“北风停,关门闭!无王命不许进,无王命不许出!”

“这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将士们的七嘴八舌,栾猛提了提气朗声道:“你们之中有许多人,在此地驻守了五个年头。我想问问你们,我山海关何时连商队、百姓的路都要拦?”

见所有人目露沉思状,栾猛继续道:“你们仔细想想,这些商队和百姓如何得到王命?”

此话一出,场中响起了阵阵的哗然声。

一名副将皱眉道:“对啊!关外还有林城与凤城!要是武王大军打来,那两城的军民连个退路都没有!”

说罢,他还转头看了一眼将漠,一点也没有因为眼前的局势而胆怯。

栾猛颔首道:“你们再想想,新王继位后的第一道旨意。”

“坚壁清野...”

“坚壁清野...”

这四个字被一些人念了出来,但有更多人在心中反复推敲这四个字。

就在此时,栾猛脚步变动。他原地缓慢的转了一周,让尽可能多的将士看清自己的脸。

待他定下身形后,指着身后的唐风志道:“这位前辈是我北地人,你们大多数也听过他的大名,天下七大宗师之一,木中刀唐风志。”

他用手压了压,示意众人听自己说完。只见他话风一转,继续道:“既然唐前辈是我北地的汉子!那唐前辈的话你们愿不愿意信!”

“愿意!”

“愿意!”

“愿意!”

整齐的回应声震荡寰宇,连远处蓄势待发的骑兵都垂下了手中的铁枪。北地多豪爽仗义之辈,他们之前的同乡情更为简单。

栾猛转身抱拳道:“唐前辈,请!”

唐风志颔首,而后脚尖一点跃向了一侧的大鼓之上。只见他轻跺鼓身,嗡名声过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唐风志周身劲气鼓荡,他想要让关中所有人都能听清他说的话。

“将士们,北地的好汉们!”

“我这一把老骨头再回家乡,没想到是在这危难之时。”

“凛冬皇城大火,是我所为。齐王与并肩王身死,亦是我所为!”

话音一落,所用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立鼓之上的唐风志。他们的眼中有迷茫、有愤怒、有慌乱,但是他们依旧咬着牙聆听着唐风志的后话。

“我逍遥一生,没有加入任何势力!此番作为,全因齐国政权勾结蛮夷,欲与那漠北五胡祸乱九州!”

哗然生整齐划一,犹如平地起惊雷在城关之内炸响。

感受到周围的杀气,唐风志面不改色。他举起左手三指,朗声道:“我唐风志若有半点谎言,宁遭受天打雷劈之刑!”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这些悍不畏死的守军,在这一刻目光中仅剩茫然。

栾猛心中虽痛,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能体会到你们心中的感受。”

“但此刻,我们别无选择!”

“王权敢辱祖忘本,我们便毁了这王权!五胡敢踏入北地,我们便灭杀眼前敌!”

话音刚落,城中守军齐齐望向将漠。眼前的战事该如何收手,都由那马上的男人决定。

将漠目不斜视,望着栾猛沉声道:“林城与凤城皆在我手,城中军民都愿追随武王!”

“北境军、民过的如何,我不必再多说!只要你们愿意归武,兵依旧是兵,将依旧是将!”

他话风一转,继续道:“我知北地将士皆虎狼,我知北地男儿皆忠义!但忠不应是愚忠!义也不应是让人当猴子耍!”

“我话到此处,是战是和全有你做主!”

说罢,游龙枪锋锐的枪尖指向了栾猛,话中的意思也很是明显。

见将漠把皮球踢了回来,栾猛会心一笑,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将漠,一字一顿道:“将军可敢认我为大武之臣?”

“有何不敢!”

说罢,将漠笑声如雷,在守军将士的耳边回荡。

栾猛也同样大笑,笑声停止他抱拳道:“末将请命,带领城中守军与石寨堡、霜城守军合兵一处,共赴北方前线!”

栾猛本已经做好解释的准备,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将漠大手一挥,朗声道:“传我将令!将我联军半数粮草曾与山海关守军!”

栾猛嘴角上扬,轻笑道:“将军就不怕我带人反扑吗?”

将漠大气凛然道:“我将家男儿不识怕字!再者说,你若反扑,我也有把你们全歼的实力!”

栾猛抱拳道:“将军真乃英雄也!”

随即他振臂高呼道:“兄弟们!我们的家园,当有我们来守护!可愿随我一起奔赴前线,死战不退!?”

“守卫家园,死战不退!”

“守卫家园,死战不退!”

“守卫家园,死战不退!”

回应声停止,栾平大手一挥道:“全军准备,半个时辰后,前往石寨堡与霜城交界!”

当守军如潮水一般退下,栾猛大步朝将漠所在的地方走去。

将漠翻身下马,栾猛已然到了近前。

“明日一早,将军的队伍可以进入霜城与石寨堡。”

没给将漠回应的机会,栾猛抱拳继续道:“关中粮草很是充足,无需将军提供。”

将漠单手将他扶起,认真道:“等你们未得调令擅自行动的消息传回凛冬,别说断粮断饷了怕是连粮道都会断!”

栾猛皱眉道:“有陷阵军在,凛冬城墙不可破?我们行军时会特意从凛冬城前经过,到时我要让三军齐齐吼,五胡入侵之事。”

“再者说,我北地将军在对抗胡人的方面不会有分歧,说不定我们抵达前线时,境内已无守军。”

将漠笑道:“有备无患总是好的,谁知道这场北风何时会停。”

见栾平面露疑惑之色,将漠认真道:“实不相瞒,贞、燕两国的十万联军从高丽半岛入境。我得去把他们赶走,草原才是他们应该呆的地方。”

栾猛冷声道:“他们想趁火打劫?”

“有我在,你放心!”

说罢,将漠抬手拍了拍栾猛的肩膀。

栾猛认真道:“武王大军没有乱民的习惯,但我希望这天怒人怨的行径不要在北地上演。”

“否则,五胡退去之时,就是你我死战之日。”

说罢,栾猛转身离去,朝着将军府的方向一路疾行。

将漠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动怒,对着那背影朗声道:“让诸位将军放心,粮草辎重一定按月抵达!”

栾猛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他只是伸起手臂摆了摆,已做道别。

待他身影逐渐远去,一旁的关峰沉声道:“这么容易相信人,可不是你的做事风格。”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觉得信任这件事,在这千里冰封之地更为容易。”

话音刚落,他转身面向三军主将,沉声下令道:“关峰听令!”

“末将在!”

“命关茂与秦霄各带领一万五千人驻守林城与凤城,你带领余下的七万羽林军驻守山海关!”

“诺!”

将漠看向飞熊军主将,下令道:“许褚听令!”

“末将在!”

“命你带领飞熊军驻守石寨堡,待我攻打凛冬城时从左路支援。”

“诺!”

将漠看向最后一位,身材与许褚一般无二的将军。他下令道:“典韦听令!”

“末将在!”

“命你带领鹰扬军驻扎霜城,待我陷阵军进攻凛冬城时,从右路支援!”

“诺!”

命令下达完毕,将漠看向了面前的城门,而后又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城门。

许褚抱拳道:“我这就让神机营连夜赶工,造出四散雷打不动的城门。”

将漠微微颔首,看向唐风志道:“唐前辈,这门...”

唐风志轻笑:“这说来就话长了,你与刘丫头促膝长谈吧。”

将漠四下打量,也不见刘欣蕊的身影。其余两位主将在关峰的怂恿下各自离去,唐风志也很识趣的走开了。

毕竟将来那个大嘴巴,把将漠喜欢刘欣蕊的事弄得天下皆知。

见实在找不到,将漠无奈之下散开了默影录。当默影录扫道一处院门后的时候,赫然发现了刘欣蕊的行踪。

而此刻的刘欣蕊,正透过门缝看着将漠的一举一动。见他朝这个方向走来,她连忙把大门关上了。

当脚步声越来越近,刘欣蕊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她现在恨不得冲到草原把将来掐死,谁让那家伙命令春草酒馆散播消息,说她刘欣蕊已经与将漠订婚。

“当当当~”

院门在这一刻被敲响,将漠那浑厚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我能进去吗?”

刘欣蕊细若蚊吟道:“不能...”

将漠沉默了良久,轻声道:“我整装完毕后,就要朝高丽半岛行军。你是随我同行,还是回双子城找尚姑娘。”

“我身体不适,得回去修养,你自己多加小心,我等你凯旋!”

说罢,一团红雾冲天而起,转眼便消失在了将漠的视野中。

将漠望着刘欣蕊离去的方向,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精致的匕首。

那匕首的手柄上,刻着一个篆体的刘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