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灵异小说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第一百零九章 我要她留下

  

  三个人皆是一惊。

不过王是大姓,有钱人家也不少见,所以顾景贤问道:“三年前,城北王富商家一夜间被贼匪灭门的那个王家?”

熊大点头,“就是这个王家。”

顾景贤与小梨对视一眼,问道:“可蔡三娘自幼漂泊流浪,六七年前来到安州,很多人都见过她,王家小姐是如何变成蔡三娘的?”

熊大眼神飘忽,“自然是有办法了。”

顾景贤追问道:“王家灭门惨案,你知道多少?”

熊大面露难色,有点顾忌的飞快看他们一眼。

他有点后悔冲动说出三娘的真实身份,害怕稍有不对,会害了她。

小梨从怀中摸出一物,递给熊大,“你可以相信我们的。”

熊大看清楚,“你居然是……”

小梨点头,“你放心,我们是唯一可以帮助你们伸张冤屈的人了。”

熊大又看向顾景贤,“这么有能耐的女子,难怪和顾公子是一对……”

顾景贤咳嗽一声,打算熊大的话,“熊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多一刻耽误,蔡三娘便多一份危险。”

苏小雪听顾景贤打断熊大,没让他道出“一对什么”,心里感觉舒服点儿了。

顾景贤看她一眼,勾了勾唇角。

好像被看穿小心思,苏小雪脸颊一烫。

幸好背对着天色,就算脸红了,顾景贤也看不出来。

那边,熊大听顾景贤这么一说,不敢再迟疑下去,一股脑的说出蔡三娘的身世。

原来,王家行三的女儿自小爱好做菜,以孝敬爹娘。

起初她跟随家中厨子学习,渐渐地觉得厨子能教给她的东西不多了,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初到安州的蔡三娘。

她欣赏又佩服蔡三娘的本事,就算福和楼在隔壁县,一来一回要两个时辰,也阻止不了她那颗好学的心,渐渐地还和蔡三娘成了好姐妹。

本来日子过得快快乐乐,哪知道天降横祸。

那夜,王小姐请蔡三娘在家做客,睡前她们打算喝一碗甜汤时,蔡三娘阻止她,说是汤里加了料。

她们跑出厢房,惊愕的发现家里大部分人都晕倒了,不省人事。

蔡三娘说,很可能是水井被人下药了。

在她们还未做出其它反应之前,一伙穷凶极恶的蒙面人闯进来,见人就杀,到处放火。

蔡三娘赶紧掩护她逃走,但是半路上她们走散。

她躲到福和酒楼,过了一日,惨案传到隔壁县,才知道一家人被杀。

蔡三娘为了保护她,竟然披上她的衣衫,假扮成她吸引蒙面人往反方向去,但是没能跑多远,就被追上,残忍杀害。

而蒙面人已经逃之夭夭,没了踪影。

王小姐悲痛万分,心知这伙人十有八九是王家的仇人,自己贸贸然回去一定会被人认出并杀害,于是涂黑了面部,假扮成蔡三娘回吉阳。

世上有些事就是这么巧,她回到吉阳,但衙门已经草草将尸首都扔到了乱葬岗,她偷偷去祭拜之时,遇到熊大。

当时,熊大刚撞破刺史与县令的阴谋,要赶回饶州。

他发现她是王家小姐,但也知道劫案与她无关,而且刺史与县令更是凶残的杀人灭口,颇有点相互怜惜之意。

他们决心一起报仇后,熊大送她回隔壁县,从此之后冒充蔡三娘的身份。

因为王小姐与蔡三娘本就有三四分相识,身形也一样,加上蔡三娘天生肤色黑,又是一直埋头做事的性格,所以其他人竟是一直没有看穿她的身份。

安州刺史与吉阳县令恐怕都难以想到王家居然还剩一个活口!

隐姓埋名三年后,因为一直找不到刺史与县令劫走贡品、灭王家满门的证据,趁着厨艺比试,王小姐准备靠厨艺引起狗官们的注意,下毒毒死他们。

熊大知道她的打算后,和两个同伴赶到吉阳。

如果王小姐失手,熊大立刻带她远走高飞。

苏小雪有些唏嘘。

熊大说完后,立刻抓住顾景贤的手,“我都说出来了,你到底有什么办法救出三娘?”

顾景贤道:“我会叫人假扮成同伙,再度劫狱,趁乱时用死尸调换蔡三娘,并放火烧了,届时一具焦尸,也无人能看出不是真的蔡三娘了。”

“你们有办法劫狱?”熊大沉声问道,“老许与我弟弟的武功都不低的……”

“我既然这么说了,就不会失手。”

顾景贤捡起地上的肘子,剥去沾了泥土的皮,撕下一块卤得入味的肉放入嘴巴里,将剩下的递给熊大。

“既然她是王家唯一的活口,能够指证当晚行凶之人不是一般贼匪,我自然要她活着了。”

熊大听了这话,才接过肘子,“我真想再吃到三娘做的红烧肘子。”

顾景贤道:“我也很想见到你们山寨的人。”

“救出三娘,自然可以见到。”熊大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

他知道很快可以和三娘相见,他不能因为不吃不喝而弄垮身体。

他还要带着三娘报仇雪恨,恩爱一辈子呢!

风卷残云一般,几个碗碟都空了,连汤汁都不剩。

顾景贤有些惋惜的看着空荡荡的盘子,想着回头找个借口,再吃几回小雪做的饭菜。

“夜已深,我们不便久留,一有消息,便会来告诉你。”他对熊大拱拱手。

熊大问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消息,我能做些什么?”

顾景贤道:“你身形高大,太惹人注意了,且县令派人四处搜寻你,暂时留在此地。”

“不行!”熊大断然拒绝。

顾景贤眸中闪着冷光,喝道:“你是想让我们所有人都死吗?”

像是一道闪电,劈进熊大的脑子里,他浑身狠狠一颤,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看似斯文的书生。

愣怔了片刻,他忽然笑道:“难怪年纪轻轻,如此有能耐。”

“过奖了。”顾景贤客套的拱拱手,起身,“告辞。”

“慢着。”熊大却又叫住他们。

顾景贤微微蹙眉,问道:“还有何事?”

熊大的目光在苏小雪和小梨身上来回两下,“我要她留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