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小说 我的媳妇怎么那么可爱

第046章:气质的提升总是重要的

  

就算在不舍的离别,也终究要离别。

陆寻离开陆家村的时候已经是在下午申时这里了。

小丫头是送陆寻送到村口处的。

抓着陆寻的衣角。

咬着嘴唇。

没说话……

可那一副样子,已经让人无比的怜爱不舍了。

“好了好了,求求你们,赶紧走了吧,你们再这样下去,嫂子要被你们甜腻死了!”

李翠看不下去了。

能不能不要那么甜了。

就是去一趟刘地主家,也才两天左右的时间,搞得和生离死别一样。

身边传来了一阵哗笑声。

几个路过的婶婶和叔婆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翠,要不说你家男人不懂浪漫,新婚燕尔,腻歪不正常吗?怎么?当初你家男人没这样子?”

“就是就是,我看你这是羡慕了?”

嫂子双手插着自己的腰,恶狠狠的看着大家:“你们这些骚蹄子,是你家男人吧,怎么,你们不羡慕……”

“呸,你才是骚蹄子,我们可不羡慕,就你羡慕!”

她们可不怕嫂子,直接顶了过来。

小丫头脸一下红了。

被大家这样调侃着,她也不好在不舍自己的夫君了、

“好了,别听嫂子她们胡说,夫君走了,趁着现在天还早,赶紧到再说……”

路上,并不安全!

这一个大唐虽然经济不错,人文不错!

可要是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那可就是看得起它了……

早点到了刘家庄,早点都是好事。

陆寻揉着小丫头的脑袋,本来想要亲下她的,只是看到人这样多,最后还是放弃了……

这并不好。

在家里的时候,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现在是在外面……

自己虽然不介意,可小丫头的脸皮,绝对会受不住的。

而且,就算陆家村在怎么好,可有些事情,总是要适而可止的,别闲着没事,就想要挑衅这个社会的规则。

“路上注意安全!”

“好!”

“海哥,家里就麻烦你和嫂子了!”

陆寻对着陆海说着。

“赶紧滚吧……”

陆海有些不耐烦了:“你这要是在不走,天都黑了……”

陆海有些难受。

浑身难受。

因为从一路上过来,自家女人眼睛就一直在瞪着自己……

他想,他知道什么原因了!

这混小子赶紧滚,在这样下去,估计自己要没好日子过了!

陆寻:……

有种被嫌弃的样子了!

……

陆寻回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小丫头的影子了。

这就开始想了?

陆寻啊陆寻,你这算是毁了吗?

男人之志,岂能在儿女情长这里?真是有些看不起你了……

那就……

赶紧将刘地主家的事情搞定,赶紧回去陪着小丫头吧!

从陆家村到刘地主家,并不很远!

走路的话,约莫半个多时辰就能到的。

倒是和去县城的路上是同一个方向,只是在中间的上,出了一个分叉,一个往北,一个往东就是了!

记忆中对于刘家村的位置很熟悉,陆寻也不怕走错路……尤其骑着小红过来,原本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陆寻压缩到了一半这里。

等到到了刘家庄的时候,看时间,约莫是在下午四点出头这个位置。

轻车熟路!

刘地主家陆寻是很熟悉的。

一到这里,就遇上了很多的熟人,大多是以前在刘地主家一起工作的下人。

衣锦归乡。

要是用这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陆寻,其实也算多少可以…

和当初不同!

陆寻离开的时候,是独自离开的,现在回来,却是被吴管家请来的。

在加上这一段时间,陆寻的精气神都有着质的变化,大家甚至觉得,有种看着一个老爷一样看着陆寻。

老爷……

那可是地位上的差别了!

要知道……

秀才称之为相公!

举人方能称为老爷!

就比如按照张庆松来说,虽然有时候大家都喊为张老爷…可实际上,这些只是在私下的场合能说下,客气客气,给抬高下位置罢了!

就和后世的时候,有些人看到某副院长,也只会说院长,不会加上一个副……

若是在正式场合,这张老爷可就要喊做张员外了!

老爷二字,可就没资格了!

现在大家竟然隐隐约约的有种看着陆寻就好像蛮对一个老爷一样。

可见……

这一段时间来,陆寻这一个气质,培养出来了!

陆寻来到庄院的时候,吴管家就知道了,倒是亲自直接过来接了、

“我以为你明日才会来的……”

他也知道陆寻家里现在事情多,若是明日再过来,这也是可以的……

“毕竟关乎于无数流民的大事,能早点做好,总能多救两个人的!”

“你这孩子……”

吴管家笑了起来:“真的变化了很多了,有时候想想,你这离开刘家庄,是不是刘家庄的错误了……”

这下子陆寻不好说什么了、

毕竟,做人总是要谦逊一点的……

“行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粮仓,还有账本,你到底能不能帮忙,还是要先确认下的!”

和张庆松不同,刘地主可是一个真正的老爷,也就说说,是曾经中过举人的!

哪怕是面对现在清溪县县令,也是平起平坐的存在!

虽然没有官位在身,但整个刘家庄却是颇大,有着二十多户的佃户……

故而,刘老爷便成为了清溪县最大的地主了!

刘地主此刻并没有在家,当然,就算在家,陆寻也是没这个资格见他的。

普通人和秀才之间尚且有着地位上的差距。

何况……

一个普通和举人?

……

陆寻被吴管家直接带到了粮仓这里……

那里早已经有着账房先生在算着……

只是速度,不是一个慢能形容了!

陆寻只是看了眼账本,在然后,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古代在算数上,的确不算得多精通。

进出入的算计,陆寻不知道什么形容,只是看着账房那边算盘噼里啪啦的响着,他的脑袋,就直接大了起来!

“按照这样算的话,等到清点出来,你这些东西,都得很久了……怕是没三天三夜,都算不清!”

“故而才需要叫你过来,你若是也懂得这算术,自然能快点,若是不懂,那你就不要说话!”

账房先生的年纪约莫六十左右,听到陆寻的话,有些生气!

算术自古以来,便是最为复杂和神秘的学术。

若是这样简单,大唐在这方面上,可就不会那么稀缺了!

现在的年轻人,站着说话,这都不腰酸的吗?

本来听吴管家说这孩子是以前家里的下人,账房先生还挺和善的。

结果这年轻人……

呵!

得敲打敲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