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天狱边缘

第三百一十三章:维尔莱城

天狱边缘 云隐居士 4257 2021-06-10 05:02

  

孤独的旅人徒步跋涉,从罗克郡城一路走到位于卡偌凯门边界地带,在世界范围内都极为有名的地域——神佑森林。

最靠近这座森林的是一座维尔莱城,这在锐斯联盟中也算是一个中等规模城市。

不过比起贝格烈的罗克郡城都还是相差不少,最多也只能算是个地级城市吧。

自去年教皇军队和半人马部落全面开战后,这里就成为教会军队和卡偌凯门支援军的驻扎地。

拢共有五万左右精锐在此,已经驻扎有大半年时间了。若不是图尔维皇都那边有分拨一些粮草过来,想必这座城市囤积几年下来的粮草都已经被这庞大军队数量给消耗完了罢。

孤独旅人缴纳五枚小皇银作为关卡费后,得以进入这座城市休息。

再过一天路程就可以见到师父了吧。

就地找了一家小旅馆后,他脱下兜帽,露出乱糟糟头发和很久都没有修理过的脸庞。

在去见它前还是好好整理一下仪容会比较好吧。

他来到简陋公共洗漱台前,拿出一把狩猎剥皮用小刀,稍微清洗一遍上面残留的血迹后,便照着镜子开始流利地刮起胡子。

而后又从背包内拿出一把剪刀,用不知被多少人用过的简易木梳子配合,将原本遮盖过眼的长发剪除。

最后再洗一把脸,整个人从看上去有四五十岁大叔模样,瞬间年轻十多岁。

只不过他的真实年龄其实只有二十出头而已。

若是到专业理发店等地方保养一下,倒是可以将他在罗克郡城时的风采活力全都展现出来吧。

说实话,对于进入城镇这种事,他一直是很抵制的。

至少这路上走来,他都没有乘坐什么马车,也没有在城镇里留宿。

都是靠着一己之力在荒野里心中,即使遇见魔物也都有办法化险为夷甚至反杀。

好歹他也曾经有过一位优秀师父传授武艺,在魔物局中也锻炼过那么长时间。

只要不是碰到体型、力量差距在三倍以上的,他都有机会依靠己身实力将对方杀死。

即使是在魔物局时晋升为首席侦察兵,也是他故意藏拙才得到的结果。

将兜帽重新带起,防止有过路人看见他的真容。

倒不是因为自己被通缉或是不能被别人看到的其他原因,而是天生就生有重瞳的他,很容易成为过路人的焦点。

至少现在他不需要也不想被别人特别在意。

没错,他便是那个在两月前因为黎轩事情主动辞职的李子杰,那位前不久还被黎轩想到的人。

之所以会出现在千里之隔的卡偌凯门都市内,当然是另有原因。

他来到一家小酒吧前,由于最近军队接管城市,所以在很多地方都做出严格限制,这家酒吧并没有多少人。

不过李子杰作为一个匆匆过客,只要证明身份,那些军队还是不会对一位旅人多加刁难的。

毕竟他们又不是什么散兵游勇,而是卡偌凯门皇家军队,同时也是圣皇教会教军的援助者。

若是被人举报贪污受贿、敲诈旅人,不仅他们背后的势力会蒙羞,就连他们也难逃被处分甚至直接处死的命运。

“来一杯矮人烈酒。”李子杰将十枚小皇银丢在柜台上。

老板点点头,收起那十枚小皇银,将价值五枚小皇银的矮人烈酒端上来。

这种酒虽然被冠以矮人之名,但其实就是人类本地的一种酒类而已。只不过传说当时矮人王来访人类后,对其他酒类都不感兴趣,而是对这白色的矮人烈酒颇感兴趣。

所以本不叫这名字的白酒就被冠以矮人之名。

“说说看吧,有什么想知道的。”

老板一边擦拭着酒杯一边对李子杰说到。

刚刚多给出的五枚小皇银并不是被贪掉,而是江湖规矩支付给老板打听情报的费用。

“这场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战争?是教军和半人马部落的战斗吗?嘛,这种程度也称不上战争吧。”

老板手中的活儿并没有停下:“要说具体时间的话,半人马部落和圣皇教会早在百年前就互相不对付。不过也直到去年听说教皇和贝格烈皇帝闹翻后,教会才将主力放到神佑森林这边来对付半人马部落。”

“那这其他军队呢?难道是教会请来的帮手?”

“那倒也差不多,因为教皇现在就暂住在图尔维,距离这儿也只有三天马车脚程吧。听说是为了获得圣皇教会支持,所以卡偌凯门大帝就直接派遣出比教军人数还多的军队过来僚阵,向半人马部落施压喽。”

“现在战况怎么样?”

“去年刚来的时候好像还很激烈,特别是圣皇教会中一位名叫戴忘觉的金纹护教,也就是被其他人称为【天裁者】的家伙加入战场,就将原本势均力敌的形势打破,听说那天单凭天裁者一人就斩杀半人马战士不下二十位呢。”

将所有擦拭完的酒杯都倒放在桌面上后,老板面向李子杰认真地回答道:“不过由于贝格烈帝国圣皇祭原因,教皇和天裁者都暂时离开这儿一段时间。在前些天回来之后,天裁者也没有要出战的打算。看样子这次教军又要无功而返咯。”

“除了半人马部落被教军讨伐外,还有什么其他生活在神佑森林里的部落联手抵御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神佑森林又不是我们维尔莱的后花园。至于有没有其他种族加入战斗的消息,想必也被教会封锁了吧。不过半人马部落只是居住在神佑森林边缘平原地带而已,即使是和神佑森林内其他种族交好,我想也还达不到让其他种族以命相救的程度。”

“那可不一定,唇亡齿寒。如果教会真的将半人马部落绞杀,那么下一步就是入侵神佑森林了罢。”

李子杰语气淡漠,老板隐隐听到这话语里带有一丝敌意。

“小哥千万别这么说。如果让门外那些军人听出来什么的话,可是要被送往教庭审判的。”

老板叹了口气:“说实话。我们普通百姓还是希望这个世界和平一点,反正那些神佑森林的亚人种和兽型智慧种族也都没碍着我们生活。但即便如此,在用词上也要多加注意才行。【入侵】这种话还是少说为妙,容易让他们认为小哥你是半人马同党。”

“呵呵,但大家都知道本质上就是这么回事不是吗?”

李子杰冷笑道,结果对面的老板却没有一点反应,似乎不再打算作答。

“喂,怎么了?不是给了你五枚小皇银吗?”

“刚刚那个忠告可比问题值钱多了,看在是外地人份上,就体现我们维尔莱人好客这一点就不用你加钱了吧。”

嘶。

所以说我才讨厌和人接触。

李子杰没好气地又拿出一枚小皇银放在桌面上:“最后问你一个问题,给我老实回答。现在还有没有机会绕过军队封锁,走小路绕到神佑森林里去?”

“当然有。毕竟这些军队和教军都是外地人,怎么可能将所有道路都封锁。”

老板笑眯眯地拿起那枚小皇银,小声说:“更何况他们封住前往神佑森林的道路,不也是断了一些居民的生计财路嘛。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人将一些小路告诉军队。”

他拿出一张简易地图,自顾自地说:“早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毕竟这几天已经有不少人来过了。咯,这是可以通往神佑森林的路线图,一共有七条小路,不过我还是最建议走这条。虽然不是最短的,但最安全,而且如果只是想打猎、采药的话,这条路直通过去的地方也是一个好选择。”

李子杰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会一条路收一枚。”

“哈哈哈!小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老板大笑后突然感到不对,而后紧忙压低声音:“这种事都是公平交易,你问我答,不会隐瞒。只不过若是被军队的人听见可就不好了。”

“不过······”老板眼珠一转道:“如果想要这份地图的话,还是要额外加收几枚小皇银的。怎么样?”

“还真是奸商。”李子杰忍不住吐槽一句。

老板指了指这地图道:“怎么说也是一条一本万利的情报,而且还有人工手绘地图等成本,三枚小皇银不过分吧?”

“话是这么说。”

李子杰将这地图一卷,推到他面前:“我已经全部记住了。”

“记住了!?”

“我也没必要向你特别复述一遍吧。”李子杰起身拍拍衣肩上灰尘:“那么在下告辞。”

“哦,还有,这杯矮人烈酒怕也是参了一成水吧?下次再让我发现,非得把你这黑店举报不可。”

“做人留一线,都是出来混的嘛。”老板笑着赔礼道:“那就慢走不送了!”

走出这家小酒吧,李子杰来到没什么行人的街道上。

现在他走的这条道是被军队征用过来紧急出兵和运粮干道,如果被发现私自走上来可能会引来不少麻烦事。

于是,他重新回到小巷内,朝交了一天租金的小旅店走去。

原来如此,看来师父他急匆匆离开是因为收到母族消息了。

李子杰边走边想到:只是按照教皇那性格来看,应该不会因为要会贝格烈举办一场圣皇祭就简单地离开即将要取得胜利的战线吧?

更何况这次圣皇祭他还姑且清楚,是放弃在伊阿乌尔举办而转移到罗克郡城。

按理来说,主动离开战线就更没必要了。

难道说是有什么事情让教皇不得不离开卡偌凯门回到贝格烈吗?

还有就是另外一个情报让李子杰不得不在意。

天裁者戴忘觉,一位在罗克郡城时就多次听到有关情报的圣皇教会金纹护教。

听说还是教皇义子。

在所有情报中都明确指出,戴忘觉实力高强,猜测中是与【帝国之剑】皇甫珪平级甚至更高。

但无论如何李子杰都想不到对方居然可以在一天之内斩杀二十位半人马战士,直接扭转战局!

说不定是动用了什么特别手段。

亦或者是为了宣扬教皇威望,而将其他一些战士攻击转嫁到他身上,甚至虚报战况。

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必死无疑。

李子杰在心中给这为半人马部落带来杀劫的家伙记上一笔。

明天就启程前往神佑森林吧,但愿师父还在那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