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娱乐小说 阳谋

第173章 要坏事!

阳谋 南华 4720 2021-02-24 08:13

  

  张华最近心情很糟糕,主要就是因为工作的事情!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在红鱼村搞了几家茶厂的设备,结果就闹到了这么不可开交的地步。

尤其是县茶叶办陈锋拿着鸡毛当令箭,把他叫过去严肃批评一顿,让他情绪崩溃。陈锋的话说得很难听:

“张华,你也是乡里分管茶叶的干部,怎么能犯这种错误?我们全县茶叶产业要一盘棋,ZF上下要齐心,企业要齐心,只有这样我们雍平茶叶产业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要不然我们雍平茶叶根本就没有办法立足。

你作为乡里的干部,怎么能带头破坏规矩?你这样搞下去,那岂不是我们全县的茶叶产业都要因此乱套?我说得不客气一点,你这种做法就是搞个人英雄主义,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同时也是把个人表现凌驾在老百姓的利益之上了……”

张华一听陈锋这一番话,肺都气炸了,他心想陈锋才干几天茶叶办主任?说话就是这个腔调了?张华在红鱼村干的事情不就是买了几件茶叶机械而已。

云马茶叶统一从浙省采购的茶叶机械贵还不说,价格还居高不下,比人家湘北省采购的机械一台要贵几百到几千,关键是还没有货,都2010年代 ,买茶叶机械还需要搞关系,报计划,这是什么落后的机制?

张华当即便把这个事情给陈锋说明,陈锋道:

“茶叶产业,或者说农业企业都是很脆弱的,企业靠什么能挣到钱?在发达国家,几乎所有的这一类企业都需要有ZF的支持和补助。

现在我们给龙头企业一定的优惠政策,给予他们响应的补助,让他们保持合理的利润,这就是我们发展茶叶的核心思路!

不能让企业有利润,老百姓的茶叶怎么销售?我们整个茶叶产业如何盘活?这不是我陈锋定的规矩,而是我们雍平县历届党委ZF都是这么办的,总不能到了我陈锋这里就一下废除掉吧!”

张华道:“说一千,道一万, 不过你说得多冠冕堂皇,这都是强盗逻辑,都是在鱼肉百姓。我们黄土坪这几年茶叶产业衰败,老百姓收入不能保证,就是这个落后的机制造成的!

现在我们要突围,我们要解决农民的增产增收就一定要独辟蹊径的想办法,我们积极探索,你们不支持也罢了,还给我们扣帽子,打棍子……”

“我不扣你们帽子,但是你们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关键是你张华能不能负得起责任?我觉得你负不起这个责任!”

陈锋言辞愈发激烈,张华脾气就是火爆,他心高气傲得很,哪里受得了陈锋的这些官腔,所以两人实在是的就掐了起来,茶叶办上下的工作人员都亲眼见了这一幕。

陈锋也是个很矜持的人,在茶叶办里面,在他下属面前他绝对不会认怂,结果就是两位“君子”反目,茶叶办被张华大闹了一场。

张华从县里回去,气还没有消散,唐俊就给他打电话,他赶到村里的时候,内心的郁闷就再也遏制不住了,把自己最近遇到的苦竹筒倒豆子似的向唐俊说了一个通透。

“这就是典型的官商勾结!我跟你讲,凡云茶厂放这个话,背后就是陈锋怂恿的!而陈锋之所以当上这个茶叶办主任,也是这些商人通过各种关系推他到那个位子上了。

县里成立了茶叶办,他们便想办法搞各种专项扶持资金,这些紫金最终都要落到云马茶厂的那几个联盟茶厂里面,其他的中小茶厂可能最终就要彻底死掉……”张华十分气愤的道。

唐俊道:“张乡长, 现在关键是我们的茶叶是不是真的没有地方去了?如果凡云茶厂真的不收我们的茶叶了,我们就必须要替老百姓想办法了!

别的村我不管,我红鱼村茶叶茶叶算是支柱茶叶,如果今年红鱼村的春茶卖不出去,我们就算干再多的工作那也是白费。

老百姓收入没有了,我们搞什么脱贫致富?”

张华盯着唐俊,眼睛都充血了,嘶哑着声音道:“这就是霸凌,这就是赤果果的霸凌,云马茶叶可以威胁我们一级ZF了,这么下去,他们是不是以后还要威胁县一级ZF了?

唐俊你想想,他们是膨胀到什么程度了,才会这么干?他们要让老百姓的茶叶在山上老成树,就是为了对付我张华一人?

我看不是那么简单?他们就是要用这种威胁,让我们的茶叶产业永远受制于他们?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们乡为了引进一家联盟茶厂付出了多少?

我们的几任书记乡长,上门去求人家,求爹爹,拜奶奶,结果是什么呢?项目最终黄了,我们黄土坪还是后娘养的!

行,云马茶业我们指望不上了,我们要另起炉灶还不行,我们要发展走一条自己的路子就要被他们威胁,被他们霸凌,遭受他们打压,这他娘的是什么事儿?

我张华就是这个副乡长不干了,我也要替老百姓喊一声,我也要替我们雍平的茶叶产业放一炮……”

唐俊用力的喝了一口茶,眼睛看向张华,看到张华那一对红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很想问一句张华,事情搞到了这一步了他才说出来,如果早一点大家统一想过办法,不搞这么激烈,是不是要好一些?

现在事情搞得很激烈了,没有退路了,张华反正豁出去了要往死磕,唐俊想劝住他应该是不可能了!

年轻人啊,性情刚,干事情不计后果,但是要说张华这件事干得对不对?唐俊认为绝对是正确的,毫不夸张的说张华干了唐俊想干的事情。

但是唐俊要比张华冷静的很多,他虽然想干,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最好不要蛮干,因为蛮干一定会出事。

结果好了,唐俊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张华这边已经卯上去了……

“张乡长,你帮老百姓说话了是不错,但是老百姓一旦茶叶卖不出去,回头可能不仅不领情,反而会对此抱怨,到头来你两边不讨好,怎么办?”唐俊道。

唐俊这话直接把张华问懵了,现在张华最大的压力就在这里,因为只要云马系的茶厂不收老百姓的茶叶,老百姓的茶叶没有销路,不管这件事将来怎么发展,当下一定会给老百姓造成巨大的损失。

张华伸张正义也罢,还是云马系的茶厂要捍卫自己的利益也好,结果让老百姓吃亏,这件事有赢家吗?神仙打架,下面人遭殃,张华可能好心办坏事!

“文斌没有来,他应该是知道我来了故意的吧?”张华道。

唐俊道:“张乡长,你和文主任是不是也生了口角了?”

张华道:“文斌真是个书生,你道他跟我说什么?他说让去找孔凡云,跟他说明一下情况,道个歉。然后尽量把这个事儿先化解掉。

你说这件事怎么可能化解掉?孔凡云是个马前卒,他之所以敢这么干,背后一定是有人怂恿支持的!我这个时候过去服软,很可能让他们自以为得胜了,更加的得意忘形了,结果我们可能面临更大的损失,是不是?”

唐俊沉吟了好久,觉得这件事实在是棘手,不过眼下还是要和云马茶叶接触一下,究竟他们是什么态度必须摸清楚。

如果他们只是一时的意气,放话唬人,那危机可能还没有那么严重,如果他们是铁了心要让红鱼村好看,唐俊就不得不另外想路子了。

唐俊喝了几杯酒,仔细想这件事,他觉得可能事情真的不容乐观。

因为这件事现在张华已经完全处在了弱势,县里的茶叶办张华交恶,企业那边张华交恶,如果把这件事当成是斗争的双方,张华手中没有筹码。

要知道没有筹码是最可怕的事情,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人性中的恶,唐俊不能把村里的茶叶销路寄希望于凡云茶厂老板孔凡云的良心和道德上面。

唐俊在沿海工作了几年,得出的经验就是人的道德和良心是最不靠谱的,唐俊觉得自己必须要有准备,而最大的准备则是先要团结人。

现在村里都不团结,文斌都和张华起了矛盾,这种情况下工作根本没有办法继续。还有,乡一级的层面上,张华现在是单打独斗,唐俊必须想办法把钱朝阳,马建国他们拉到一起,只有大家一条心,才有可能把这个局面给稳住。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唐俊必须要找到一条如果双方梁子结死了,解不开了,老百姓山上茶叶怎么办?对方如果握着这个杀手锏,可能最终遭殃的还是自己这一方。

“张乡长,我让文斌去找凡云茶厂的人聊一下,把这件事探个底,必须要把对方的底细给摸到,要不然我们没有办法动!”唐俊道。

张华不说话, 在这个时候他不说话等于就是默认了。他不傻,这件事有多严重他比谁都清楚,对他来说,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