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灵异小说 蛮妃宠

第155章痴

蛮妃宠 谢欣 7805 2021-02-23 19:01

  

  面对司离一连串的控诉和质问,齐悠远有点懵?

一双筷子举着老半天才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你们干什么吃的?就这么由着他?还让他去军营?你也不用脑子想想,本王怎么可能给他腰牌!真的假的分不清楚嘛?”

“真的!是真的!”司离抬头望着齐悠远道,“正因为是真的,属下才过来问殿下的。那周煊口口声声说他和殿下的关系非同一般,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够胡乱猜测的。”

“你看清楚了?”齐悠远皱眉。

“看清楚了!”司离回道,“属下反复确认过了。殿下的腰牌还是属下给要得,属下不会认错。”

齐悠远不禁转头看向了一旁正抱着小碗喝汤的花影。

花影吃喝的很投入,似乎在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觉察。

“花影!”齐悠远清了清嗓子问道,“我那日给你的腰牌呢?”

“啊?”花影双眼乱眨的连忙往袖子掏。很快就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子冲着齐悠远笑道,“这了!”

“你打开我看看!”齐悠远奈着性子道。

花影手里只是个小袋子,根本看不到里面。齐悠远一项严谨,看不到腰牌他自然无法安心。

“你不是说送给我了嘛?不能再要回去的。”花影一脸委屈的将小袋子捂在胸口紧紧的。

花影的心性有些单纯,但是她并不傻。她把那个腰牌给周煊之后就自己找了块形状差不多的木片放到了袋子里。之前她对那些齐国的侍卫都是亮的牌子,后来次数多了,就懒得将腰牌掏出来,只是对着他们举了举袋子就可以了。

反正那些侍卫也都认识她了,有时候她什么都不用出示也是来去自由的。

她没想到,周煊会拿着那个牌子去军营要钱。

要是让齐国小皇子知道是他给周煊的就不好了。

打死都不能让他知道小袋子里的牌子是假的。

“姑娘!”花影紧紧捂着胸口小碎步跑到韩玉颜面前央求道,“那日姑娘也在场的,他都说了送给我的。送了就不能再要回去的。”

当年她一心求胜,活捉了小王爷之后就交给了周王。

小王爷是太后的宠儿,小王爷被俘,太后和夏帝便有了纷争。最后夏帝没有拗过太后,用十座城池换回了小王爷,从此朝廷就节节败退了。

她只知道周王攻进帝京的时候,小王爷不知所踪。

至于姜牧云,因为小王爷被擒,姜牧云被当成重犯押解回京关入了死牢,至于他是如何逃出死牢,又如何出现在她逃命的路上她都不知道。当然,她也没问过。

她当年如何能想到,姜牧云会是她人生最落魄时候的救命稻草。

她拼死救护过又一直拼命效忠的王太子,如今的大周皇帝,却对她赶尽杀绝。

她爹和周王是堂兄弟,是大周立国后真正的皇亲国戚额。王太子登基后,她爹被封为战王,她哥被封勇毅侯,连她也被封为清平郡主。满门封赏,世人莫不羡慕。

她怎么都没想到,一直视他们一家为大周最大功臣的皇帝会对他们痛下杀手。当年她爹就说了,仗打完了,他们家就没有用处了。班师回朝的路上她爹还说等回到朝廷就请旨归还兵权,他们一家回乡下种种田。只是他们距离帝京还老远就接到了圣旨.....

“怎么了?”姜牧云将铁链一丢,“本将军最受不了女人哭,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就说!别哭啊!”

她哭了吗?

周盈举着满是鲜血的手抹了抹脸颊是湿的。

她真的要死了吗?脑子里一下子涌现出这么多的往事来。自从带着孩子逃亡开始,她只强迫着自己想着如何活下去,绝对不去想以前的事了。

她不能,不能这么就死了!

她要救孩子!

周盈手上的鲜血混着脸上的泪水在如雪的脸颊上留下宽宽的血印。

“哎!”姜牧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一条带着香气的丝帕裹着了她流血的手指,“虽然我叫你辣椒小美人,但是也不要把脸抹成辣椒啊!太吓人了,我给你擦擦!”

姜牧云一手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举着衣袖就擦她的脸。

周盈一只手被姜牧云用丝帕裹着,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已经碰到她脸颊的手。

姜牧云的手指坚硬细长,掌心有硬硬的茧,手是温的。

他的胸口在起伏,在她抓住他手的一瞬间,他的喉结剧烈的滚了滚。

面前的姜牧云是活的!

“哎哎哎!”香气扑鼻的折扇在两人面前挥了挥,“你们干什么?这怎么还牵上手了?真看对眼了啊?”

“殿下!”姜牧云一反手抓住了周盈的手腕,“咱们说好的,她若是选我,殿下不许抢的。她现在已经没功力了,殿下放心吧,我来和她谈!”

“行!”折扇一抽小王爷对着房中的少年道,“走!咱们喝酒去,这样咱们神武大将军才好和周国第一女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嘛!”

很快一屋子人呼啦一声就全走光了。

小王爷临走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关上了房门:“神武大将军就看你的了,你这美男要是得力,咱们很快就能凯旋了。”

很快笑声和脚步声都消失了。

阳光透过窗户正好照在两人身上。

周蕴垂头看了看被姜牧云抓在手里双手。再看她的手臂,衣袍,软甲。

她身上穿着暗红的盔甲,这是哥哥周阳的战袍。

她还活着?

如果说她现在是活的,那以后的那十多年的日子呢?她的家人,她的夫君,她的孩子......

她这是死了?

就算她死了,她见到的也该是她的家人,她的夫君,怎么会是姜牧云?难不成是因为她欠他的?死了要来还债?

面前的小美人微微仰着头,眉心微蹙,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一动不动的。

姜牧云的喉结滚了滚:“周盈,我给你说真的,本侯爷此次出征也是慕名而来。原本以为是你哥哥周阳呢,要不然小王爷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手啊。你......”姜牧云侧着头疑惑的看着周盈,“你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

当年她头部被小王爷打了一棍就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也和现在的情形一般。之后她就装傻,而姜牧云真的还将放了她。

她一个人在大夏的营地绕了好久。她装傻的跑到了小王爷的房里,用了美人计......

姜牧云松开了她一只手收手拍了拍她的脸颊:“你认识我吗?我和你说你不是周盈,你是我夫人!”

“啊?”周盈抬头又看了看姜牧云,“你是活着的吗?”

“是啊!”姜牧云顿时笑开了,拉着她受伤的手一把捂在了胸口,“你摸,我有心跳的呢!”

隔着丝滑的单袍,她能摸到年轻人温热坚实的胸膛。

没错,他是有心跳的。

不是死了,也不是幻觉。

是她重新活了?

还是从十五岁那个关键点开始活的?

她还只有十五岁还没有遇到她的夫君,那么就还没有孩子......

可是这怎么可能啊!

她的两个孩子明明就在雪山上的。

“我要去千里雪山!”周盈颤抖的说出了心里最大的痛,“你带我去千里雪山可以吗?”

“啊?”姜牧云一愣,胸口女孩子的手软软的让他心头痒痒的,“去雪山做什么?噢.......”姜牧云说着将周盈往怀里一抱,“你是想和我来一场风花雪月吧!”

周盈记得,那个时候姜牧云可没给她说过这样的话,她果然就是产生幻觉了。

“我想去看看王太子。”周盈看了一眼姜牧云。

若是连王太子都是真实的活着的,那么她现在就不是幻觉了。

“干嘛?”姜牧云脸上一冷,“不都说好了,先花前月下再风花雪月的吗?他现在可是金贵的很,放心吧,小王爷会亲自押送他去帝京的。”

这个就没错了。

当年,姜牧云和小王爷的确是打算将王太子押送去帝京的。

是她迷惑了小王爷弄清楚了王太子关押的地方,恰好周阳又带着人潜入了大夏营地才将她和王太子都救了出来,顺便把小王爷也带走了。

“那我要去见小王爷!”周盈说着话坐了起来,“我想要风花雪月的人是小王爷不是你!”

姜牧云手里刚拿到一朵洁白的花儿想要递给周盈听到她这么说将花朵往唇边一放,张口咬了一个花瓣,望着周盈眨了眨眼:“你可看清楚了!选男人还是英武一点的好!小王爷是俊美,但是本侯爷更英武强壮吧。”

“选夫君还是选个英武一点的好,孟煊太过文弱了,和你不般配!”

当年她选择嫁给孟煊的时候,她的哥哥就是这么劝她的。

但是她偏偏就是看上孟煊,她觉得男人就该文质彬彬干干净净的。成亲后,孟煊也没有让她失望,对她从来都是宠爱有加言听计从的.....

“好你个姜牧云!”随着一声吼,小王爷推门而入,“竟然敢背后说本王!我们可是说好的,若是她看不上你,本王就收了。小美人都说了要见我了,你居然敢拦着不让!谁给你的胆子?”

眼前的小王爷又换了一身淡金色的锦袍,整个人几乎和月光融为一体,站在鲜花丛中像是一个月光仙子。

小王爷生的俊美,若是换上女装,活脱一个大美女。其实她也就是当年被俘后见过几次小王爷。当时她一门心思的要救回王太子,根本没来得及细看小王爷。

那时,她进入小王爷营帐的时候也是一个月夜。

小王爷正在沐浴。

房里竟然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她进来之后就一直背对着浴桶坐着一声不吭的。

最终小王爷沐浴穿衣之后坐在了她旁边笑道:“小美人,姜牧云不要你了?你怎么跑本王这来了?”

她没有说话,一伸手抱住了刚刚沐浴完只穿着寝衣的小王爷:“我想嫁给你!但是我怕我爹和大王,还有王太子。你们不是说让我说服我爹的吗?那我先说服王太子行吗......”

她才刚回忆到这儿就见姜牧云豁然站了起来:“殿下您怎么能这样?这女人您还不清楚吗?哪个不是口是心非的!她越是这么说,就越证明她看中的人是我,不是殿下!”

“言为心声!”小王爷个头和姜牧云一般只是身形更修长些,站在姜牧云面前显得有些文弱,“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小美人都说了,她想要风花雪月的人是我不是你!”

“那是赌气!”姜牧云大吼。

“不是!”周盈一抬腿下了床,几步来到了小王爷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我说的是真心的,我还是喜欢王爷这样文质彬彬的。武将太粗鲁,我不喜欢!”

想想那段逃亡的日子,姜牧云是救了她,但对她始终都是冷冰冰的。他对她是有恨的。他总是反复的说她就是个白眼狼。当年他好心放了她,可她却劫走了小王爷,火烧营帐,害的他从大夏最耀眼的大将军沦为死囚犯从此陷入地狱。

“看着你这么狼狈我就放心了,我给你说,你这是恶有恶报!”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我会看着你活着受罪!”

“你们越是孤儿寡母的可怜我就越开心......”

诸如此类的话,姜牧云没有少说,她都听的耳朵起茧了。

可是当追兵来的时候,他每一次都是拼命的护送。

最后一次在雪山下,他一个人面对那么多追兵依旧对着她大喊:“周盈你记得,你活的越惨,我就越高兴!你一定要活下去!我不会让你们死的!”

其实那一刻,她心里甚至想冲过去和他一起拼杀的,可是一手一个孩子,她放不下!

心头一酸,周盈抱紧了小王爷的手臂,不再去看姜牧云。

再次醒来,周盈心里已经明白了。

她想要去救孩子就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处理完。这些或许都是她欠下的。

或许幻觉中的时空和现实是不一样的,她快一点,这样她的两个孩子就不会等的太久了。

“听到了!”小王爷顿时对着姜牧云挺直了腰杆,“你那不是英武是粗鲁!武夫!”

“我们走!”周盈拉着小王爷就往外走,“我想去你帐子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